冷峻疏离的批判者──布隆吉诺Agnolo Bronzino(上)

作者:郑英男、周锦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3日讯】布隆吉诺Agnolo Bronzino,1503年─1572年)是佛罗伦斯画家,诞生于一个屠户家庭,出身卑微,他是彭托莫(Pontormo)的弟子,受到彭托莫启蒙且师生情谊深厚,彭托莫是“矫饰主义”的先驱,而布隆吉诺则是“矫饰主义”的发扬者,也是第二代“矫饰主义”的著名人物兼诗人。此外布隆吉诺效法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前缩技法”(fore-shortening)(注1)却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强烈风格。作品以绘制肖像为主,宗教画数量不多,师承彭托莫的神韵与品味,但笔触细腻精致,结构性强,偏爱冷色调,明晰简洁带着光泽具侵略性的色彩与锐利的轮廓线条,具有一种神奇的犀利感。他的笔下的人物大都极其冷峻,专注地追求一种超越时间与人性的典雅与拘谨,不带一丝感情,坚实严肃,表现出高不可攀的傲慢形象,这种疏离的气氛与文艺复兴盛期人物形象的亲和力,形成强烈的对比。整体画风充满谜样的色彩也和他的老师彭托莫那种强烈的感性大异其趣,也因此在佛罗伦斯的贵族圈广受好评,甚至担任托斯卡尼大公、美第奇家族(注2)科西莫一世(Cosimo I de’ Medici)的御用画师。

以下就举不同类型作品为例作赏析。

布隆吉诺为权贵所作的许多肖像画中,应以美第奇家族的《艾莲诺拉与其子的肖像》最为著名。

《艾莲诺拉与其子的肖像》(Eleonora of Toledo with her son)1545年,油彩‧画板,115 x 96 cm,乌菲兹美术馆,佛罗伦斯(Florence),意大利。(公有领域)

画中人物是托斯卡尼大公科西莫一世的夫人艾莲诺拉(注3)。她的衣着端庄、细致、繁复且充满变化,前身整片的金丝突出线纹图案,凸显了画面构图的装饰特性。在华服(注4)与发网的照衬下,艾莲诺拉却有着一张冷郁沉静的脸庞,透过内敛沉稳的用色与明暗处理,精致且工巧的勾描,将人物“理想化”正是布隆吉诺最拿手的技法,下方搁置在裙摆上纤细修长的左手,显得光洁优雅,像是一件精致的瓷质工艺品。背景令人窒息的深蓝色反映了贵族世界的“任重道远”与“神秘难测”。

画中左边儿童是艾莲诺拉的小儿子乔凡尼,他的脸部显得丰满又柔软,与母亲大理石般的肌肤形成对照,却也传承了母亲那种冷静、沉着的气质,显然从出生起就注定须早熟地承担起加诸在他身上的种种责任。两人后来均死于疟疾,“云烟般无常的荣华与生命”令人不胜唏嘘。

贵族男女冷峻的神情本身就深具身份的代表性与仪式性,对贵族而言,生命就像是一场一场权力角逐的盛筵,隐藏起喜怒哀乐,永远得展现最完美的那一面,别让敌人轻易地视穿你。透过布隆吉诺的肖像画我们不难发现:“外貌不只是心灵的镜子;也是掩饰性格与内心真正意图的面具”。

注释:

注一: 前缩法(fore-shortening)的技巧是一种当描绘到深入画面空间与观者本身形成直角的物件时,刻意缩短物件比例,以符合观看角度或观者视觉经验的技法。

注二:十五世纪佛罗伦斯的美第奇(Medici)家族,原是托斯卡尼地区的农民,后来以药材事业起家,成为佛罗伦斯的钜贾和银行家(佛罗伦斯自中古末期以来,有着“银行城”的美誉,各银行家在欧洲的商业重镇均设有分行,而且每家银行在罗马城也都有代理人。正因为如此,佛罗伦斯继热那亚而成为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金融中心,类似今日美国纽约是国际金融中心一样,拥有跨国银行、企业进驻,并且主宰各国经济的命脉),经营放债、生产、投资与进出口,富可敌国。这个家族不仅长时间地统治着佛罗伦斯,而且强有力地庇护和资助了文艺复兴运动,为欧洲历史的进步作出了贡献。与一般企业家不同的是,美第奇家族对古希腊哲学的研究与对于雕塑、绘画、建筑的鉴赏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准,美第奇的封建宫廷和贵族集团更是当时艺术活动的赞助者,甚至透过资助艺术达到宣扬家族荣耀、个人财富与博学广识的目的。像是利比(Fra Filippo Lippi)、吉伯提(Ghiberti)、多纳太罗、波提切利、布鲁内列斯基、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人的建筑,雕塑与绘画作品,都是在美第奇家族庞大财势庇护下完成的。白手起家的美第奇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于上帝的关照与自强不息的奋斗,成功地将财富、权势与艺术三者结合起来,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艺复兴文化,改变了历史。

史家乔凡尼‧维拉尼(Giovanni Villani,1275年—1348年)说:“美第奇家族在自由的名义与民众的支持下,成就了霸权”,这是个贴切的说法,科西莫‧美第奇曾以银行家身份贷款给政府,资助战费,促使佛罗伦斯战胜卢加;并且折冲尊俎地致力于与米兰公国的和平联盟,共抗强敌威尼斯。以商逼政,使得威尼斯─那不勒斯、米兰─佛罗伦斯形成国际均势,稳定了政局,也累积了可观的财富。美第奇的商业帝国轰轰烈烈地维持了150年(沙威特‧美第奇(Salvestro de’Medici)→乔凡尼‧美第奇(Giovanni di Bicci de’Medici)→科西莫‧美第奇(Cosimo de’Medici)→罗伦佐‧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科西莫一世(Cosimo I),甚至透过“联姻”使家族的影响力遍及欧洲的其它国家,左右政局。1492年罗伦佐去世,1494年,法军入侵意大利,佛罗伦斯人趁机发动革命,推翻美第奇家族的僭主体制,建立“平民共和国”,统治者是宗教改革家:萨伏那罗拉(Savonarola),萨氏看出意大利在财富和衰败的宗教信仰下日益堕落,便起而反抗。美第奇家族被驱逐出佛罗伦斯,直到1512年,“共和国”被推翻,才重新掌权。

注三:艾莲诺拉出身名门──西班牙的亚拉冈家族,父亲是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总督Don Pedro Álvarez de Toledo。1539年基于政治与权贵利益的考量,她嫁给当时的托斯卡尼大公美第奇家族(Medici)的科西莫一世(Cosimo I),为他生了十一个孩子,其中五个是儿子(Francesco, Giovanni, Garzia, Ferdinando, and Pietro)。私底下的艾莲诺拉有幽默感,爱赌博,也是一个旅行家,尽管艾莲诺拉因为身为西班牙人,在佛罗伦斯最初并不受到爱戴与欢迎,但终究还是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她提倡奖掖艺术活动不遗余力,同时也是许多当代最著名艺术家的赞助者。

注四: 艾莲诺拉生前最爱的一套礼服,也是她的殓服。

@(待续)

——转载自《艺谈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60

(点阅【艺谈】系列文章)

(点阅【冷峻疏离的批判者──布隆吉诺Agnolo Bronzino】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