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北京14名独立候选人为何宣布停止参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14名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区县人大代表选举的公民11月1日宣布,在恐惧和压力之下,考虑自身自由与生命安全,决定停止参选行动

10月15日,14名北京公民宣布参加区县人大代表选举。14人中有已经第三次尝试独立参选的野靖环、王秀珍,也有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事件的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刘二敏等人。他们在参选宣言中表示,作为“长期生活在最基层的公民”,他们“深感普通百姓与政府、人大、法院、检察院等部门沟通的困难”,他们希望能成为“所有选民都能随时找到”的人大代表。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写道:“我是中国‘709案’家属,在为‘709’维权这六年中,我的孩子被从学校赶出来四次,三次办护照被拒,每次租房都被逼迁……我深感与公检法司沟通的困难,想找人大代表请他们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人大代表,现实中根本找不到人大代表。”

不过,此后的竞选活动不仅无法展开,而且候选人面对种种恐吓和压力,10名候选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或者不让离开居所小区,甚至不让出门,或者被请到派出所喝茶,有人深夜被警察从家中带走旅游,有人直接遭乡政府威胁,有些派出所对参选人发出警告,凡此种种。退选声明写道,“我们万万没想到,这第三次的独立候选人参选行动,虽然不像2011年第一次被人民警察暴力镇压,也不像2016年被人民群众暴力镇压,但是,这次却让我们感到了恐惧……在这样的恐惧和压力之下,为了我们14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我们宣布停止独立候选人的参选行动。”

在中共国,选举制度一向采取金字塔式的逐层递选方式,区县人大代表选出市级代表,这些代表再选出省级代表,省级代表最后选出全国人大代表。而基层人大代表每隔五年举行一次选举,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是中国各级人大选举中唯一采用直选方式的选举。按说区人大代表选举是非常基层的和草根的,参选者根本无法按自己的意志有所作为,但即使是这样无用的草根选举,仅仅是独立候选人这种身份就能让虚弱的中共感觉自己的权力受到了挑战。这正是当局想方设法对其进行恐吓和打压的原因所在。

不久前,习近平高调宣称中共的民主是“全过程民主”。但这次仅仅只持续了半个月就在压力与恐惧下夭折的独立参选尝试,却无情的拆穿了中共“全过程民主”的西洋镜,再次证明中共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分享由它垄断的权力。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在推特平台上评论说:“从公民宣布参选,到当局限制参选人行动并警告选举人不得接近参选人,到参选人被迫宣布停止参选——这就是全过程,民主的全过程,中国的民主的全过程。”

中共的“全过程民主”其实是全过程都不民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