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国如何才能慑止中共核武扩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核武扩张是2021年全球战略态势的一个突出特点。这也成了拜登新政府的一大难题。从近十个月的表现来看,拜登政府似乎有两副面孔:一面是强硬姿势,一面是战略后退

以下四件事,凸显了拜登政府应对中共核武扩张的强硬姿势。

——11月1日,美军战略司令部(STRATCOM)启动代号为“全球雷霆22”(Global Thunder 22)的大规模战略核武年度军演,主要是验证美军核武战备与战略吓阻能力。美军战略司令部的职责包括战略威慑、核作战、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全球打击、导弹防御以及分析和锁定目标。拜登政府延续核武年度军演,显示其仍然坚持追求核武优势地位。

——10月31日,以智库名义成立的北京大学“南海战略态势感知”(SCSPI)平台在微博发消息说,包括1架WC-135W核物质侦察机在内的5架美军机当天一早现身南海上空。WC-135W专门用于侦测核爆,有“不死凤凰”(Constant Phoenix)之称,现身南海非常罕见,上一次在南海行动可追溯至2020年1月。这显示拜登政府密切监控中共核武动向。

——9月27日,据《路透》报导,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命令表示,白宫决议暂停运送核原料给中国最大国有核能企业广核集团(CGN)。中止出口的项目包含放射性物质及氘。此举进一步收紧美前总统川普2018启动的禁运措施(停止向民间核能科技公司出口,防止被用于军事或其它未经授权的活动)。广核集团2019年已被美国列入黑名单。这显示拜登政府对中共核工业能力设限。

——5月28日,拜登政府向国会提交的2022财年国防预算,核武库现代化是其中一个重点,以威慑中共核武器扩张。

这种强硬姿态,是拜登政府与中共进行“战略竞争”方针中的“竞争”一面的反映。3月3日,上台伊始,拜登政府发布《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方针》(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把应对中共的挑战列为八大战略优先事项之一,认为中共是唯一具备经济和军事等实力挑战现行国际体系的国家。

但是,拜登政府“战略竞争”还有另一层用意,就是全力避免“竞争”转变为“冲突”,要为美中“竞争”设置“护栏”。这就从上届政府“新冷战”立场上后退了。具体到应对中共核武扩张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政策目标和战略,都在进行大的调整。

虽然拜登政府的“核武态势评估”(NPR)报告,预计最快年底前才会发布,但从如下三件事情中似乎不难窥见其战略上的后退。

——据传拜登政府拟在最新的《核姿态评估报告》(NPR)中纳入“不首先使用”(NFU)核武器的政策。10月31日,意大利二十国(G20)峰会之际,英国和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德国和英国对此表达担忧。事实上,冷战以来,美国的核武政策一直维持模糊状态,意味美国不排除先发制人,而这也赋予欧、亚盟友“核武保护伞”的安心感。要是美国“不先使用”核武,并仅在特定情况下动用核武,盟国担心美国只将核武器的威慑适用于自己,也就是只有美国遭遇直接袭击或在遭受袭击时发起核打击予以报复,“这等同为中(共)国和俄罗斯送上大礼。”

——10月5日,美国国务院公布核弹头数据,称截至2020年9月30日,美军拥有3750枚现役与非现役核弹头,比前一年少55枚,比2017年同个时期少72枚。这是前总统川普禁止公布这项数据后,美国4年来首度公布核弹头数量。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说:“提高各国核弹头库存量的透明度,对禁止核武扩散与裁军的努力至关重要。”但是,中共一贯搞核武器不透明、军事不透明。中共不仅无视美国此举释放的善意,反而会认为美国愚蠢可欺。

——2月3日,俄美双方互换外交照会,《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延长五年。上届政府曾将该条约续约与中共参与美俄军控谈判挂钩(中共一口回绝)。拜登上任之初即延长该条约,固然有空出手来应对中共的考量,但自己手无长物,这个考量恐怕是落空了。

拜登政府一面强硬、一面战略后退,这能威慑中共吗?很可能没有威慑中共,反而把自己和盟友给迷惑了,从而造成自己遏制中共核武扩张意志力的衰弱和盟友的离心离德。

众所周知,威慑战略要发挥作用,取决于三个条件:第一,实力;第二,决心;第三,可信度。如果有实力而无决心,或者有决心而无实力,这是吓不了人的;即使你有实力和决心,但我不相信,我仍然会我行我素;只有三者兼备,才能威慑。

对美国而言,核武器实力不成问题,世界第一,中共差之甚远。美国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投掷核武器的国家,从这个角度讲,如果美国有足够决心,可信度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决心。

拜登就任总统以来,中共对美采取强硬态度,咄咄逼人,从某种角度讲,这是在打击拜登政府的意志力,是一场空前的心理战。尤其,借美国从阿富汗狼狈撤军之事,大力宣扬美国的衰弱和不可信,动摇拜登政府、美国人民、台湾、盟国等等的抗共决心。

中共在2021年的核武扩张,在一定程度上是虚张声势,因为中共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国力来支撑其核武器追上美国,而且中国经济的衰败走势早使中共胆战心惊。但中共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政权,而是有着特殊的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详见《九评共产党》),它敢赌博,它会疯狂,它会利用一切手段来试图摧毁对手的抵抗意志。

因此,对拜登政府、对美国来说,应对中共的核武扩张,最重要的,是认清中共的本质。对付中共不能采取君子之争的方式,而是要意识到这是正邪之战。只有认清中共,有了强大的觉醒和坚不可摧的意志,才能制定出适当的目标和战略,先进、庞大的核武库才能发挥威慑的作用,中共才不敢轻易冒险,核武扩张的把戏才会自己收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