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新一轮博弈 中俄在阿富汗角逐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身处“帝国坟场”中的俄罗斯和中共,乐见美国撤军,这两大玩家刚刚接手了一个危险的泥潭,饱受不稳定和不确定的经济前景的困扰。

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Zabiullah Mujahid)表示,塔利班政府希望加入“中巴经济走廊”(CPEC),这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枢纽和旗舰项目,连接中亚和伊朗油田。

俄罗斯和中共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证明了西方的衰落,和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地位的下降。这对于渴望取代美国成为全球大国的中共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对美国的宿敌俄罗斯来说,美国的衰落将是冷战梦想的顶点。俄中两国都利用喀布尔的沦陷恐吓各自的敌人,警告乌克兰和台湾,美国不是一个可靠的朋友,国力在不断下降。

尽管中共和俄罗斯都不喜欢美国军队驻扎在他们的边境上,但美国的军事存在维持了秩序。这两个国家现在都在忙乱地决定如何应对(美国撤军的)后效应,以及他们所肩负的新责任,比如:如何遏制阿富汗的许多威胁,包括恐怖主义、毒品和难民危机。

北京担心新疆的恐怖活动可能会增加。同样,俄罗斯在过去几十年遭受了多次伊斯兰恐怖袭击,深知不稳定的阿富汗可能会引发更多麻烦。制止鸦片流入或流经俄罗斯领土是另一个安全问题。

俄罗斯还担心中亚诸国可能发生暴力事件,这些国家历史上一直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这种日益严重的不稳定和安全威胁,为俄罗斯增加在中亚的军事存在提供了机会。

俄罗斯和中共增加了在塔吉克斯坦的军事援助和兵力。此外,在上海合作组织(SCO)框架下,俄罗斯还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在喀布尔沦陷前不久,上海合作组织与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举行了一次会议。CSTO的成员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以及观察员国阿富汗和塞尔维亚。

SCO今年9月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首脑会谈,讨论的主要议题是如何解决阿富汗问题,但实际上并没有制定出明确的对策。

尽管中共和俄罗斯似乎没有一个简明的阿富汗路线图,但似乎CSTO将维持中亚的安全,而中共将加强自己的边境防御。同时,中亚地区能否继续保持稳定,取决于阿富汗能否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避风港,能否将恐怖主义限制在阿富汗境内。

人们担心的是,袭击可能从阿富汗发动,或者激进主义可能扩散到中国、巴基斯坦、中亚诸国和俄罗斯。

在喀布尔沦陷之前,中共和俄罗斯都接待了塔利班领导人,并且都在那里保留了大使馆。七大工业国集团(G7)要求塔利班尊重和扩大人权,中共和俄罗斯对此投了弃权票。两国还派代表出席20国集团领导人阿富汗问题峰会,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会议上推动美国取消对塔利班的制裁。两国还都要求美国为阿富汗的重建支付费用。

除了扩充他们的军事姿态、在世界组织中支持塔利班之外,中共和俄罗斯还直接与塔利班接触。20国集团峰会结束后,塔利班领导人获邀参加莫斯科的一个会议。

在阿富汗,中共加强对塔利班施加影响,在提供援助的同时,也提出了强有力的意见和建议;而俄罗斯似乎回避这类协商。中国公司探索在阿富汗进一步投资的方案,重启两个停滞不前的采矿项目,以及与中国的空中运输走廊。

中共官方媒体CGTN最近发表一篇报导,吹嘘“一带一路”对阿富汗和中国,在能源、自然资源和商业服务方面的合作带来的好处。2016年,中阿政府签署了《中阿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阿富汗是否能升级真正加入“一带一路”,以及中共的投资是否流入,取决于塔利班是否能维持这个国家的稳定。

有证据表明,城市居民拒绝接受塔利班统治的合法性,并可能抗议——此举几乎会招致暴力。与此同时,阿富汗的武装冲突已经持续了43年。少数民族和地区民兵,以及被解散的阿富汗军队,可能对塔利班发动武装叛乱。

几十年来,塔利班成员都是叛乱分子,为推翻政府而战。现在塔利班成立了政府,目前还不清楚大部分或全部塔利班派系,是否有能力或愿意进行这一过渡。

另一个问题是,塔利班在多大程度上想改变他们的国家状况以讨好中共?塔利班需要“一带一路”的投资,而阿富汗拥有中共想要的大量矿产和资源。然而,尽管阿富汗将从此类投资中受益,但“一带一路”的经验表明,中共将受益更多。

虽然阿富汗矿产的潜在收益可能达数万亿美元,但开采这些矿产并不是中共向矿山注入资金这样简单。中共还必须为基础设施、道路、电力供应、加工、运输和后勤的建设提供资金,使采矿变得可行。此外,矿产是塔利班手中的王牌,也是他们唯一的经济资产。他们似乎不太可能轻易放弃这些。即使塔利班同意,中共也需要保证其投资不会受到恐怖袭击。

中共呼吁不再将塔利班列为恐怖组织;而在俄罗斯,情况则更为复杂。俄罗斯的一些声音同意中共的观点,希望看到塔利班不再被列为恐怖组织。然而,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不同意这种说法,他反复指出,阿富汗新局势构成了重大安全风险。

为解决阿富汗问题于2017年召开的“莫斯科模式”(Moscow format)会议,包括中共、巴基斯坦、伊朗、印度和阿富汗参加。该平台旨在制定俄罗斯和中共将如何协调的纲要。目前,预计俄罗斯和中共之间的合作将主要集中在安全方面,因为俄罗斯缺乏参与大规模投资和援助计划的资金,中国或多或少将独自承担资金的责任。但这些资金流入的数量和时间将取决于塔利班维护一个国家稳定的能力,几个世纪以来,没有哪个世界大国能够稳定这个国家。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The New Great Game: China and Russia Competing in Afghanistan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