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社工《封城日记》海外出版 曝光封城实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5日讯】继武汉作家方方之后,一名武汉社区工作人员的《武汉封城日记》日前在美国出版,书中曝光武汉封城实况,揭示中共极端防疫举措在武汉造成严重的次生灾害

武汉封城日记》曝光封城造成的次生灾害

近日,一位化名“风中葫芦”的中国作家,在美国博登书屋出版了反映武汉封城实况的《武汉封城日记》。这本日记是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初期,作者以武汉社区工作人员的身份,从第一人的视角,记录了武汉封城的实况。

11月4日,自由亚洲电台刊登了对这本书的整理出版者,身居海外的独立学者、武汉人张杰的专访。

张杰表示,日记是从2020年2月15日开始写的,作者把在武汉封城期间,天天穿行于大街小巷,为社区居民买药,买菜等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如实地记录了下来,具有史料价值。

张杰说,这些日记之前主要是在海外发表,“现在,我们觉得关于疫情的事情,需要一个说法,所以就整理出来”。

《武汉封城日记》重点讲述了封城期间,人们无法买药看病造成病情加重、甚至死亡等等次生灾害。书中提到,作者一天早上去帮母亲取重症药,结果排了一上午队,药房告诉他没药了,他气得当场骂脏话,不得不下午跑到另外一家药房取药。

作者还提到,有一次他看到商贩把一袋袋蔬菜放在小区门口等居民购买,上前一看,也就是一些白菜、萝卜之类的,居然一袋要80元人民币。武汉封城后,物价居高不下,但困难居民没有得到什么政府补贴。

张杰表示,造成这些次生灾害的主要原因是中共极权主义制度,“在封城之前是没有预案的,也没有经过法律程序,说封就封。那么老百姓生活怎么解决,吃什么,穿什么,都没有给出说法”。

日记中还提到,封城期间,有患癌症的老人被120救护车送去医院急救,结果三家医院不接收,然后家属联系社区,但社区司机怕感染,也不愿意出车,然后再打110求救。

日记中还讲述了一名政府官员值守小区出入口,有临产孕妇去医院结果被他拦住不能出门。作者说,像这种事情很多,中共政府总是在说武汉人民要做出牺牲,但他不认为这是所谓的牺牲。

张杰认为,中共这种说法是对武汉人民的侮辱。牺牲必须是自愿的啊。这实际是突然来的一种灾难,这是强加给武汉人的。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采取这种严酷的方式。没有必要关交通,也没有必要关超市,让生活正常,然后加强一些管制,戴口罩、消毒等等方面的管制,是可以有效地避免这种次生灾害的。”张杰称。

2020年5月18日,一名身穿防护装备的男子走过湖北省武汉市的商店。(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汉封城日记》的作者也讲述了武汉社区工作人员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他写道,有一次他一整天都在搬运物品,100份10元10斤的蔬菜,价值4万元的居民通过社区团购的各种物资,而这还仅仅是一个小区的。所有人一直忙到傍晚6点。

尽管社区工作人员每天疲于奔命,但居民仍有很多不满。与此同时,他们还受到来自上级的压力,政府时常派人去检查督导,一旦出现问题就可能受到严惩。

张杰说,这些问题不是社区工作人员的问题,而是中共体制本身的问题。他举例说,纽约市政府发放免费食品、医药,是多个机构共同承担。而武汉呢,却是把重责交给了社区。“社区有的几个人,有的十几个人,它怎么可能面对这几千个家庭呢?它当然做得不到位”.“老百姓的抱怨是合理的,但问题是在政府”。

日记中还提到,作者听到社区小保安非常严肃地讨论解决各种矛盾和问题的办法就是使用暴力,谁不听话,就抓起来暴打一顿。他们还有理论依据,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作者说,从这种种现象可以认清权力与责任的关系。

张杰表示,权力本身应该来自人民的授予,但在中国,人民没有选举权,基层官员听从上级指挥,人民的利益是放在后面的。

张杰直言:“有些人认为,中国人死得很少,中国人抗疫成功,其实他们不知道,有很多无辜的人死亡,包括我的朋友。他是一个尿毒症患者,他每周要去透析,但突然停了,最后他就死在家里。他妻子发信跟我说,百般哀求,百般哭告,但是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了。”

他最后批评说,中共在整个防疫问题上做得很不好,非常的野蛮,没有法律程序,没有经过事先的评估,突然采取这么一种极端的方式,造成了严重的灾难。

方方记录封城血泪史 多位公民记者遭打压

2020年1月23日,武汉突然宣布封城,整整封了76天。武汉作家方方自1月25日起,写下60篇封城日记,记录下了她在隔离期间所见所闻的人间百态,包括常凯导演一家四口的逝去,李文亮死后武汉人以电筒照亮黑夜并吹响口哨的祭奠,包括火葬场的运尸车日夜不休,出院患者核酸转阳,柳帆等一线医护九死一生。

方方控诉无数专家媒体沦为中共政府的喉舌,“‘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之后,方方在海外出版了《Wuhan Diary》(武汉日记),向国际社会揭示武汉封城期间的血泪史,该书已在美国、德国、日本出版。

武汉封城后,方斌曾多次直播街头的所见所闻。 (影片撷图)

除了方方之外,在武汉封城期间,中国有多位公民记者记录并向外界传递武汉疫情真象,都遭到中共当局打压。如曝光武汉医院有许多染疫患者死亡的武汉公民记者方斌,被警方闯入家中抓捕,至今音信全无;女性公民记者张展因传播疫情真象被判刑四年,在监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还有一些公民记者被消声,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

武汉封城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中国疫情仍在延烧,官方致力于封嘴、严控舆论,但民间怒气难消。

中国女权工作者、画家叶海燕曾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武汉解封之后,很多声音会流传出来,因为武汉人不是能把事儿放在心里的群体。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之后,经过细节的拼凑,这段历史会被还原,真相不会被掩埋。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夏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