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不还昧良心 债主投胎来讨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5日讯】前世今生,一直是令人感到好奇的话题。这里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我们县城医院的故事。

那时,我还在县医院混日子,医院的妇产科住进了一个年轻的孕妇。这个孕妇已经到了预产期,各项检查指标都很正常。

孕妇的丈夫老王和3、4个哥们开着一家砖厂,属于是很能挣钱的那种。

老王送老婆来的时候,开着当时很少见的桑塔纳。孕妇送来了,老王就把砖厂的活给了几个同事,安心在医院陪护,专心等待老婆生产,因为是第一胎,再加上公婆都很上心,所以产房里一直围满了家属。

可是,明明已经过了预产期,孕妇仍没有生产的迹象。因为老王手里有钱,所以他给老婆申请了高级病房,有专门的医生护士为老婆备产。

可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老婆依然风平浪静。那天晚上,等待接生的大夫护士们,实在是顶不住了,于是就回宿舍休息。临走时撂下一句话:啥时候有事了,就去叫他们。

那晚是腊月初九,之所以我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第二天是我生日,我还在寻思要不要请假,带上妇产科最好看的小护士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打牌。

就在我去找小护士商量的时候,小护士急匆匆从产房里面跑了出来,差点和我撞个满怀。 见到我,她皱了皱眉头说:“老王的老婆正在生产,奇怪的是,我们打了催产素,宫口已经开了十指了竟然还不生。”

我说:“那还等啥?直接剖了呗!”

小护士说:“正在安排老王去请刘主任。”刘主任是妇产科的一把刀,据说经她每年接生的孩子手挽手,能绕地球很远。

可是老王却焦急地说:“我不知道刘主任的宿舍在哪呀。”

“刘主任的宿舍我知道,出了产科一楼,往右的月亮门里第二层楼上第三个门就是。”

老王直接就扯上我说:“你和我一起去!”

带着老王刚走进月亮门,忽然莫名地起了一阵大雾。

当时正是腊月,正是华北地区雾霾盛产的季节,起雾是正常的。

可是这场雾很奇怪:一来是来得太快,像是我们忽然钻进了幕布里;二来这场雾实在是太大,用伸手不见五指形容都有点轻,我甚至以为我的眼瞎了。

老王也害怕了,在黑暗里喊了我几声,并摸索着找到我的手,我们这才感到一丝安全。

我定了定神,大声咳嗽了几声,因为我们楼层里外安装的都是声控灯,平时跺跺脚都能亮起来,可是这次我几乎把心肝肺叶子都咳嗽出来了,灯也没亮。

按理说我们已经到了楼层门口,而且门口就有一盏灯啊。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身边竟然有亮光透出来,只是这亮光很奇怪,因为隔着亮光,我分明看到了一间屋子,这间屋子里有好几个人在商量着什么。

我凑过去一看,里面有五六个人,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他们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喝着茶,有的还看着报纸。其中的一个小伙子,26、27岁,长得挺帅,他的眉间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红痣,他刚站起来,看样子要走了。

在看报纸聊天的几个人,都站起来送他,说:“你去的是哪家?”

红痣男皱着眉,有些不悦说:“去老王家,这家伙太不地道,他刚开砖厂的时候,因为无钱经营,就向我借了八千块钱。因为是同学,我也没让他写收据,可是我死之后,我老婆儿子孤儿寡母的的,生活也不容易,他不仅没有还钱的心,还屡次调戏我老婆。”

几个人愤愤然,说:“这样的人真是畜生,你到了他那边一定把他霍霍死。”

红痣男朝着那几个人摆摆手,笑了笑,告辞走了。

红痣男推门出去,这里的雾气瞬间就像是被风吹散一样,马上无影无踪。

我揉揉眼,这里哪还有那间屋子?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我不禁感到一阵寒意。

就在这时,刘主任噔噔地从楼上下来,老王嘴甜,赶紧上前说:“刘主任,我家老婆正在生产呢,请您这高手赶紧过去!”

刘主任一边走一边说:“我刚才心神不宁的,预感着你老婆该生了。”

几个人走到产房门口后,我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支着下巴假寐,顺便再回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在这时,我忽然就感到身边有个人快速地走进了产房,不是幻觉,因为我还看到那人因为是走得急,身后还卷起一张小小的纸片,打着旋,慢慢飘进屋里去。

就在这时,产房里传来一阵嘹亮的哭声。

小护士走出来朝我笑笑说:“生了生了。”继而皱着眉说:“这小小的孩子,眉间竟然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红痣。”

我忽然想到了那个红痣男,以及他说过的话。

生了一个儿子,老王很高兴,毕竟是有后了。

我挤进去,看到那个粉嘟嘟的婴儿,脑门中间果然有一块红痣,长的位置和大小与我在雾中见到的那个人,几乎一模一样。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想必在高兴之余,老王也有一丝美中不足,因为这块痣长在面部肯定影响美观,到将来能不能讨上老婆都是问题。

在我们这里,有一个祛除痣的民间办法,那就是用死人的手指轻轻抠脸上的痣,嘴里还要辅助性地念道:某某某你要走,把我儿子(女儿)的痣拿走,黄泉路上你喂狗,省得狗咬你的手。念三遍之后,再往痣上面吐几口口水。这老办法,还是很灵验的。

据说,我生下来满脸的黑痣,像是从煤窑下面刚上来的刚果人一样,奶奶就让我死去的爷爷把我脸上的黑痣,拿到黄泉路上喂了狗,要不我也不可能这么帅。

我知道这个法子,老王自然也知道,他的心眼比我还多,不然也不会借钱不还,是吧。

于是他也找了一个躺在棺材里的尸体,抓着死尸的手,在他儿子的红痣上面使劲搔了搔,还把咒语念了好几遍,唾液吐了满脸。

效果很明显,老王的儿子小王的那块痣很快就没了,而且完全不留痕迹,比起韩国的整容技术不知好了多少倍。

就在老王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时候,小王的那块痣又回来了。还是老地方,还是旧模样。

老王感到很奇怪,就找了一个著名的大师瞧了瞧。

这个大师一般人都知道:他叫葛秦鉴,嗯对,就是我们共同的大伯。

大伯说:“这块痣叫做索债痣,黄泉路上的恶狗也不吃,太腥气,人家又给吐出来了。于是这块痣就留在了小王的脸上。”

我曾私下里把我在雾中的所见所闻,偷偷告诉了大伯。

大伯笑着说:“父母跟子女有四种缘,分别是报恩、报怨、讨债、还债。这孩子这辈子就是来索债的。”

果然,自从小王出生后,老王恨不得把孩子含在嘴里,捧在手里,要星星摘星星,要月亮摘月亮。

可是,这小王是隔三差五地生病,医院几乎被他家承包了。老王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都被小王霍霍了。老王经常说:娶了个祖宗生了个爹。

老王在此期间怀疑小王的八字有问题,于是找了先生批了八字。

据说,那位先生看了小王的八字呵呵笑了。

八字这问题,一直有人问过我。八字这事,其实是对前世的一个总结,有这一句话叫做: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大伯在为人看病的时候,有时简单地只看一下八字,就知道前世累计的业债大不大,然后直接决定这病有救还是放弃。

老先生说:“等他索清了你欠他的债,他就该走了。”

小王上学时,学校门口有一个煎饼摊位。

小王很喜欢吃,隔三差五地买,夹肉是5元一个,可是这个摊位做得并不出众,但小王就认准这家了。

九岁那年,小王忽然害了一场大病,几乎花光了老王所有的积蓄,但是仍然没有保住小王的命。

小王在临死前说:“还想最后再吃一次学校门口的煎饼。”

老王去买煎饼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当年自己赖了人家八千块钱的同学的老婆。

老王哭着说:“我家儿子在你这里吃了整整八年煎饼,这最后一个就赠给我吧。”

等把这张煎饼送到床前,小王嗅了嗅忽然说:“吃了这个煎饼,我就替你还清8000元的债了,可是这个饼里,怎么没有人情味?”

老王这才跑回去把帐结了,回来的时候,小王这才含笑走了。

这件事,一个是昧了良心的老王,一个是前来索债的小王,他们之间的因果报应,是这么巧合。

我见证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说,天下事吉凶祸福都有原因,而这些报应都是均等的、平衡的,没有丝毫的差错。

众善奉行,诸恶莫作。

让我们在这纷纷扰扰的世界,保持着初心,坚持着自己的善举。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