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飞行员接种疫苗后现胸痛 医生吁停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5日讯】美国飞行接种疫苗后出现严重胸痛等症状,美国陆军资深军医特丽萨·朗(Theresa Long)表示:“我相信COVID疫苗对士兵的健康和军事准备的威胁比病毒本身更大。”他们应该停止飞行

在美国,联邦航空局(FAA)禁止飞行员在接受中共病毒疫苗注射后48小时内飞行。根据飞行种类的不同,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建议每次注射后飞行员在48至72小时内不可飞行。

特丽萨·朗是位于阿拉巴马州拉克堡的美国陆军航空卓越中心(USAACE)的高级外科医生,11月2日,她在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逊(R-Wisconsin)举办的圆桌讨论会上发言。并声明她是在联邦法律《吹哨人保护法》(Whistleblower Protection Act ,WPA)的保护下发言。

特丽萨·朗回忆说:“我在诊所看了5个病人,其中两个在接种疫苗后数天至数周内出现胸痛,随后他们被诊断出患有心包炎,并做了心肌炎的排除检查。”

第三位飞行员接种疫苗后,感觉像喝醉了一样,24小时内长期疲劳。这位飞行员告诉特丽萨·朗,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喝了很多咖啡,试图“唤醒自己”,并继续飞行,直到他意识到这种状况无法消失。

因为接种疫苗的不良反应,特丽萨·朗让3名飞行员停飞并向指挥部报告了她的担忧,随后她遇到了麻烦。“第二天我的看诊被取消了,我的病人的病历被调出来审查,我被告知不需要再看急诊病人,只需为健康的飞行员进行飞行体检。”特丽萨·朗说。(相关视频请点击这里。

尽管有30年的军旅生涯,但特丽萨·朗表示她有理由对医疗机构持怀疑态度。她说由于医疗错误,在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她遭受了痛苦的并发症。

特丽萨·朗对医学及其错误的怀疑态度促使她在5月的陆军医疗领导课程上提出了关于COVID疫苗接种的问题。“我们只有12名现役士兵死于COVID,但我们却要把整个战斗部队的健康风险放在一种我们只有两个月安全数据的疫苗上?”

特丽萨·朗在研究中共病毒疫苗的不良反应时感到惊恐,她认为士兵被强迫打疫苗,这违反了医疗道德,包括《纽伦堡法典》(Nuremberg Code)。

“病人有权对他们的医疗服务提出第二意见。如果官僚们规定没有不同的意见,会发生什么?”特丽萨·朗说,在军队中,飞行外科医生只能就一名飞行员是否适合飞行或应被停飞提出建议。最终,是指挥官承担风险,做出接受或拒绝飞行外科医生建议的最后决定。

特丽萨·朗在圆桌会议上强调,最终,美国人才是承担风险的人,“······医学并不完美。医生们也不完美。这种疫苗也不完美。然而,我们正强制要求每个美国人登上一架由不适合驾驶飞机的官僚和行政人员驾驶的飞机”。

11月2日是空军接受中共病毒疫苗的第一个最后期限。超过33.5万名空军和太空部队监护人必须在2日之前完全接种疫苗,空军警卫队和后备队的最后期限为12月2日之前。根据空军的数据,截至上周末,仍有多达1.2万名现役空军士兵和太空部队监护人没有接种疫苗。

空军已经解雇了40名军人,现在正准备惩罚其他数千名未能在官员规定的最后期限前接种疫苗的人,有批评者认为这将破坏美国的自卫能力。

(记者李昭希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