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胆战心惊的中国首富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7日,《2021胡润百富榜》发布。这是中国大陆民营企业家财富的排行榜。在今年的二月才刚刚发布过一次,然而,仅仅过去八个多月,这个“百富榜”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今年二月的“胡润百富榜”上,阿里巴巴马云第一、腾迅马化腾第二,还有恒大老板许家印第五,位列前茅,这象征着大陆企业家最强的超级阵容。

但是,才不到一年,在中共大陆当局推动“共同富裕”计划,以及对科技行业、教培整肃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被称为科技巨头的“二马”,马云马化腾的排名已经跌出前三,而许家印都掉到70多名了,差一点就掉出一百名之外了。

百富榜创始者胡润表示:“房地产行业第一次没有一位企业家进入前十。”这些以往叱咤一时的房地产富豪,在中共“共同富裕”的大棒横扫之下,股票跌跌不休,相当多的房地产股票几乎成为“仙股”(垃圾股),接近每一股一元的极限。

在富豪榜,最为风光的是已经在大陆风头盖过茅台酒的宁德时代,一个此前并不被人们熟悉,53岁的新能源汽车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创办人曾毓群的财富增长至去年的近3倍,增长了2,000亿,以3,200亿元排名第三。一个企业的财富,何以在一年多增长近3倍?我们在后面会提到,火箭一样上涨的财富,意味着什么。

在前10位企业家中,8位和新能源产业有关。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表示,百富榜上榜人数和总财富都比去年增长20%以上,主要原因是新能源相关产业的迅速增长,以及新的上市公司较多。

胡润百富榜  一度被称为“杀猪榜

2009年,大陆媒体曾经刊出一篇文章,说“胡润百富榜成杀猪榜 10年49名亿万富豪出事”,这正是中国富豪遭遇的真实写照。

胡润,一位来自英国的年轻人,在上海成立了商业评估机构。

1999年7月19日,胡润在上海发布了中国第一份 “胡润富豪榜”。没有想到,这份榜单后来变成了“杀猪榜”。许多登上这份榜单的中国富豪被抓捕入狱,其中,曾三次成为中国首富的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等罪名被判14年有期徒刑。中国首富,成了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前一段时间,被中共勒令中止与黑石交易的房地产大佬潘石屹,对于胡润富豪榜深恶痛绝,胡润曾经把潘石屹排到富豪榜,潘石屹找到胡润,你要把我排到这个榜,我就起诉你。后来胡润没有把他排到榜单里。

潘石屹兑现一半资产,到美国定居,而另一半被中共“共同富裕”。

中国私企与党曾经有过一段蜜月期。据《纽约时报》2015年两会前夕报道,胡润百富榜上中国最富的1271人里,203人(七分之一)是两会代表,他们的资产总和近3万亿元人民币,超过奥地利经济总产值。2017年“两会”5100名代表中,个人财富超过20亿元以上的“富豪代表”有209人,他们的个人财富综合总和3.5万亿元人民币(约5100亿美元),相当于比利时、瑞典或波兰等国家年GDP总量。

根据华盛顿一间追踪政坛资金的机构CRP中心的数据,美国国会全部535名议员、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和美国政府所有内阁部长的财富总和还不及中国“两会”最富有的十八名代表的财富总和。所以,有评论人称,“两会”是中国的“亿万富翁俱乐部”。

但是,现在似乎密月已经结束了。

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20年10月发布的报告,中国近年来对私营部门的信贷下降,以及对国有部门的信贷上升。2013年,银行信贷的35%流向国企,57%流向私企;2014年,60%流向国有,34%流向私营,其余流向外资或合资企业。到2016年,国重民轻这一趋势更加严重:83%流向了国有或国有控股公司,而只有11%流向了私营企业——据彼得森报告说明,2016年是可获得中国官方数据的最后一年。

《福布斯》亿万富翁榜

被中国大陆企业家熟知的另一个排行榜,是《福布斯》财富榜,这个榜单与“胡润富豪榜”有什么不同?

前美国国务院中国顾问余茂春在今年初,参加一场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的听证时说,“在美国,我们祝贺那些跻身《福布斯》亿万富翁榜的人士,而在中国,成为胡润富豪榜的一员,就如同上了将受打击的名单一样。”

余茂春,不断提醒人们中国还是马克思主义主导的政党,因此无论是经济、政治都充满了意识形态的特征。

余茂春谈到中国的经济,他说:中共这个马列思想领导的共产主义专制政权,利用剥削内部廉价而又庞大的劳动力,来融入全球自由市场体系,而中国的劳动力没有得到有意义的劳动保护,也没有权利组织任何机构为自己争取福利。

余茂春说,实际上,“中共是建了一个庞大的、国家规模的血汗商店,让全世界买单”。

除了普通老百姓这些基本劳动力,那些中国的民营企业富豪,只不过是给中共打工的高端劳动力,同样是被剥削者。马云最近屡屡遇麻烦,他曾经的一句话最近在网上又流行起来,就是:中国的富豪没有一个是善终的。

两年十倍的中国首富

尽管“胡润富豪榜”是这样的危险与动荡,但是,每年一度的富豪榜,有的人避之唯恐不及;有的人却想尽办法挤到上面。

还有的人,是被时代的浪潮推到了胡润富豪榜,他不上也得上。

就在胡润富豪榜宣布,新能源成为中国企业家财富增长的主要原因,一个不为大众了解的宁德时代,闯入了人们的视线。

新能源是指两种,一种是替代石油,一种是替代煤炭,替代石油的是锂电池、氢能源,替贷煤炭是风能、光伏、水电。宁德时代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锂电池生产商。

宁德时代创办人曾毓群以火箭般的速度,成为富豪榜第三名。

下面是几个来自大陆媒体的报道:

“两年十倍!宁德时代超越茅台”

“万亿宁王彻底火了!净利暴增130% 超越茅台成公募第一重仓股”

“新能源究竟有多火?卖方已给出宁德时代40年后营收预测!”连四十年之后什么样,分析师都算出来了。

看一看中共的十四五规划,以及对于气候组织承诺的减炭排放计划——到2030年,新能源初步形成规模,到2060年,基本实现化石能源退出历史的舞台。从2021年到2060年,差不多40年,人们已经把宁德时代看成是完成的减炭运动的核心角色了,为宁德时代计划好了未来40年的道路——你只能赚,不能赔。

石油一向被视为国际社会的战略资源,而中共已在无形中,抢夺新能源资源,目前全球的近一半与新能源相关的矿产被中共收购。

几乎所有的国家机构,都在开始敞开大门,服务于领袖的宏大目标:

中国工商银行,最近称未来数年将投入3万元人民币,用于新能源;

所有的投资机构,抬起了宁德时代的“八抬大轿”,包括刚刚进入中国,美国最大的投资机构贝莱德热捧的宁德时代,像对待“好莱坞一样的明星”。

这个在股市上,已经拥有市值1万亿元的宁德时代,实际收入有多少呢?宁德时代2020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当年全年营收为503.19亿元,净利润为55.83亿元。把四十年之后的收益都算进来了,别说四十年,四年以后什么样,谁又能知道呢,这不是泡沫又是什么呢?

在八零年代,中国的春节晚会,著名的相声演员马季,曾经说过一句红遍大红南北的话:“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

被宁德时代超越的茅台

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宁德时代超过了茅台,有一种身不由已的滋味。

一年三倍

两年十倍!

这是正常的发展速度吗?

宁德时代超过了茅台,茅台是十几年来都是中国股市“头牌菜”,韩国有三星电子、台湾有台积电的芯片,荷兰制造了光刻机,但是泱泱大国,连一个油笔芯上的小圆珠都是进口的。但中国股市可以说唯一最坚挺的就是茅台酒了。

做为宁德时代的前任,茅台酒在历史上,其实有着一段令人辛酸的故事。茅台酒一直是中共的国宴用酒。

在《炎黄春秋》上曾经报道过,1989年秋天,《茅台酒厂志》的工作人员进京请老首长贵州省第一省委书记周林写序时,78岁的周林向酒厂来人问道:“1958年,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有天晚饭后,我同毛主席散步,主席叫我回去把茅台酒搞成年产万吨,要保证质量的事,你们写了没有?”

在《毛泽东的私人医生》一书中写到,毛泽东并不喜欢饮酒,但到苏联访问时,茅台酒是做为国礼馈赠的。在毛的眼中,苏联虽然有钢铁,但是却没有物华天宝的中国大地出产的茅台酒。

真正喜欢喝茅台酒的是周恩来,说到这里,每个中国人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周恩来豪气冲天,千杯不倒。周恩来曾对美国总统尼克松说,长征时期,他曾用超过1两的杯子喝下25杯茅台酒。

1959年,贵州省第一省委书记周林指示茅台酒厂说:“要保证茅台酒的生产,既要抓钢铁生产,又要抓茅台酒生产”,“对于你们(茅台酒厂)来说,钢铁是元帅,茅台酒是皇上。”

在1959年至1961年间,茅台酒生产了2079吨,是正常年份11.5倍!三年大饥荒,茅台酒三年十一倍,现在的宁德时代,两年十倍。大跃进的历史,看来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这三年十一倍是怎样实现的?

在1950年左右,茅台酒的年产量,合计在60吨左右,所以在正常情况下,3年最多也就出产180吨。但是在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的三年里,茅台酒的产量放了卫星,三年11.5倍。

以1960年为例,茅台酒原料告急,贵州从全省各县调集原粮117万斤支援。这样还不够,又从四川省江津县调来70万斤。这都是老百姓的口粮啊!

粮食就意味着生命,在我们今天看来这个不算什么事情,但是在历史上,却是一幕让人不忍目睹的悲剧:当时的贵州省实际上是个什么情况呢?仅举紧急调粮支援酿造茅台几个县为例。调粮10万斤的铜梓县,1960年一年间非正常死亡41734人;同样调粮10万斤的习水县3年死亡42624人,死绝499户;调粮29万斤的毕节县三年死亡53990人;金沙县死亡5.5万……死亡最惨烈的的湄潭县到1960年4月就已经死亡12.2万人,占全县农村总人口的20%左右。死绝户2938户,离家逃荒4737人,孤儿4735人……

在1949年前的茅台酒又是什么样呢?

茅台酒的产地仁怀县,1949年前,战事、天灾、人害,几乎年年都有。当地老人回忆,远的不说,民国时期青黄不接的事情,每个村子都遇过,普遍贫穷是事实。而普遍饥饿、大面积死人的事情,没听说。

1937年,中华民国贵州省政府颁布“违背酿酒处罚规则”。其中,在天灾粮食困难期间禁止以粮食煮酒,“对违禁酿酒者,除将酒没收变价及封禁器具外,并依酿酒量,按当地酒价,处以2倍以上4倍以下罚金,再犯者,处以4倍以上8倍以下罚金”。(《贵州省志·粮食志》,第55页)

我们打开这一段被尘封的历史,从餐桌上的百年国酒,寻找历史的真相,洞察人性与魔鬼之间的战争。灾难与痛苦,总是让人不愿面对,但是共产主义带给人类的灾难,却是绝不可以淡漠的,造物主赐给我们一切,珍惜生命,就是在珍惜造物主赋予我们的恩典,也就是在珍惜我们自己!

富豪榜上的8位新能源大佬

话题,又回到中国富豪榜,《纽约时报》10月29日报导称,全球领导人正聚集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为期两周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中共近期放宽煤炭开采,使得中国新增煤炭产量超过整个西欧一年的开采量。这给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造成了巨大损失。

尽管中国政府,在新能源光伏、风电,以及替代化石能源的锂电,不惜本钱,早早布局,但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对于电力需求,不得不为重新采煤大开绿灯。不过,从习近平当局对于新能源的重视程度,期望以绿电称霸的野心,有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今年10月份的胡润富豪榜中,前10位中国富豪企业家中,8位和新能源产业有关。胡润富豪榜,被视为中国经济的指挥棒。

正值中共六中全会,以及明年的二十大权力交接的关键时刻,中共既想谋取未来气候变化带来的新能源领导权,又要顾及国内的政局安定。

因此,一边大举挖煤,让老百姓过冬;一边在资本市场上,让宁德时代等未来气候变化中的“红色军团”大放卫星,两年十倍,超越茅台。

在胡润富豪榜上的这8位新能源产业富豪,是不是“鸭梨”山大?一场新能源的“大跃进”,几乎已经是1960年时代的钢铁大跃进、粮食大跃进的重演,到底将会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什么?中国广大的民众,到底能从这样的举国体制中得到什么?可能是需要我们大家去思索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链接: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