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王愉贺:中共畸形防疫政策下 悲催的“时空伴随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6日讯】持续多日的瘟疫已经攻入中国超过20省份,超过800人受感染。在中共严格的铁碗清零政策下,诞生了一个悲催的名词,“时空伴随者”。下面我们连线记者王愉贺,请她做一个介绍。

中共国家卫健委11月5日通报,11月4日新增确诊病例78例。自从陕西省10月17日率先通报内蒙古旅游团新增确诊病例后,中国这轮疫情已经波及20个省,本土感染者达到873例。

官方坦言,已出现不同基因序的病毒。《新华社》5日报导,黑龙江黑河疫情存在多条传播链,且与国内已有输入和本土病例的病毒序列均不同源,黑河疫情仍处于发展期。

即使截至 10 下旬,中国已有 76% 的人口完整接种疫苗,但仍无法阻止此波疫情。11月5号,中国“御用专家”钟南山更表示,非常有必要打第三针“加强针”。引起民众不满。

上海市民 郑先生:“很多人打了两针,三针还在发(病)。你老是这样封也不是办法,老百姓的自由什么都没有了。”

多家国际媒体报导,疫情升温下,中共的铁腕“清零政策”受到质疑。

零容忍防疫下,还催生了数以万计的“时空伴随者”,名词听起来浪漫,但实际意思却相当悲催。

各地的定义不一样,拿成都比喻,“时空伴随者”是指本人的手机号码与确诊者号码,在同一个范围的时空网格,共同停留超过10分钟,且最近14天任一方号码累计停留时长超过30小时以上为“时空伴随号码”。

时空网格范围是800公尺乘800公尺,大约是90座国际标准足球场。若感染者14天内到过某地,与其有过交集的人,无论是身体上擦肩而过,还是通讯信号上的漂移,都可能莫名其妙会沦为“时空伴随者”,绿色健康码也会变成带有警告性质的黄色码。

这时候,此人必须主动向社区报备,在3天内进行2次核酸检测,检测要间隔24小时以上,获得阴性结果前不得外出。

有网友嘲讽写道:“我吹过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拥,我走过你走过的路,这算不算相逢”。

但此次疫情最难过的云南瑞丽市居民,可能笑不出来。瑞丽自去年9月以来已经四次封城,《华尔街日报》报导,一名瑞丽的母亲绝望地发帖说,她2岁的孩子已经经历了100次测试。另一名瑞丽居民表示,在隔离中度过了半年,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还有当地民众告诉《路透社》,过去经济富裕,但现在“有饭吃就好了”。

民众苦不堪言下,就连专家钟南山都承认:“不认为可以彻底消灭这个病毒,它可能是长期存在的”。但中共仍坚持不合理且无效的清零政策,外界认为,这与其维持政权合法性有关,同时也是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季奥运和中共的“六中全会”与“二十大”。

新唐人记者王愉贺、明玉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