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钥】惊悚遭遇 让二镖师不敢再干保镖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6日讯】“五岳之外,尚有山尊;至人之上,亦有圣人。”(南北朝‧傅昭《处世悬镜》)此段话的意思是:五岳够高的了,但世界上还有比五岳高的山脉;至人在道德方面的修养已经够全面了,然而,在他之上还有境界更高的圣人存在。

清朝时候,四川有一位地方官,做官多年,颇有积蓄,离官后打算携带家财还乡,但因为担心路途中群盗频频出没,迟迟未能成行。正在发愁时,他的表弟曹某到他家作客。曹某拳脚功夫素有名声,百敌当前面不改色。曹某的到来让官员大喜,他让家人置酒为曹某接风洗尘。酒席间,官员盛赞曹某的武艺过人,并说打算请曹某护送自己返乡。

席上有蔡氏二客人,一兄一弟,听了官员的话后,问道:“令表弟的武艺能不能表演给我们看看呢?”

官员看了看曹某,曹某慨然应道:“行!”

于是,酒席立即撤下去,空出地方来。曹某提起两把大刀起舞,刀光闪闪,令人眼花缭乱。满座宾客都赞叹不已,唯有蔡氏兄弟一言不发。

官员特地问蔡氏兄弟:“贤昆仲看了,以为如何呢?”

蔡兄回答道:“钧座面前不敢直说。”在官员追问之下,他仅仅回答说:“曹兄是钧座的表弟,敝人不好说。”

当事人的曹某听了,怒声说道:“这是什么话?你们批评别人容易,有本事也露一手让大伙瞧瞧!”

蔡弟说道:“阁下这般武艺,连自己的命都难保,还敢当保镖,真是不可思议。”曹氏越听越是不服,一定要蔡氏兄弟露两手,给大家评评武艺究竟如何。

蔡兄吩咐自己的仆从:“去把我们的兵器拿上来!”

仆人立马取来一枪、一刀、一盾,放到蔡氏兄弟面前。只见蔡氏兄弟两人抱拳对着在场的人说了声“献丑了”,便一人持枪,另一人持刀和盾上场了。

他俩枪来刀往,纵身跳跃,轻如飞鸟,瞬间节奏转急,身影如飘风骤雨,满座宾客,目不暇接,分不清哪个是兄哪个是弟。一场激烈的打斗持续了好长时间方才结束。

曹某看得心悦诚服,并对蔡氏兄弟说:“以贤昆仲的本事当保镖的话,当可得到重金报酬,何必在幕府中寂寞度日呢?”

在宴席上,两兄弟道出了当年当镖师的一段惊悚往事。 (shutterstock)

这时,听得蔡弟说道:“愚弟二人从前正是干保镖出身的。”接下来,他娓娓道出一段往事:

当年京师有三十万银要护送到苏州,镖行里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后来有人说:“这件事非蔡家兄弟不可!”我俩人在京师多年,家乡在南方,当时也想借此机会回家探望,便同意接镖。我们一行人押镖从京师进入山东境内,被大雨困住了,滞留在一家客店里。

当时闷得发慌,偶然从客店向外闲望,对面客店楼上有一位在窗口读书的少年,也正望向我这边。

那少年看着我手上的烟,说了一声:“好烟,这是真正的南中特产。”

因为途中无聊,我借机便到对楼和少年攀谈。我奉上一包烟说:“本人吸的就是这种烟,请笑纳。请问小兄弟如何称呼呢?”

少年没有回答我,反问道:“兄台准备去什么地方?”

我告诉了他保镖的任务。少年听了摇着头说:“近来这一带绿林土匪很多,前面的路很不平静!”

就在这时,楼下有一个大胡子路过。他肩上背着数十贯钱,忽然在湿滑的路上失足跌了一跤。旁边的一些孩童见状都笑了起来。

大胡子一声没吭慢慢爬起来,理好钱背回肩上,继续往前走。少年目不转晴地注视着这个过路人,直到他走远。我感到奇怪,便问:“小兄弟为何这样打量这大胡子?”

少年一哂,说:“兄台难道还不知道绿林中的暗号吗?虬髯胡子,就是江湖盗贼。他刚才不是真跌跤,而是在发暗号,告诉他同党,这个客店里有钱财和保镖,让他的同党注意盯梢,以便得机行窃或抢劫。兄台干保镖这一行,难道不知道这些么?”

当时,惶恐不安的情绪漫上我心头,显然我们干这一行是太嫩了。

几天后,终于天放晴。我们一行准备动身出发向南行。

动身的这天早晨,对楼少年出现我们住的客店。他带着一壶酒,一只熟鸡,直接坐到上座,一边喝酒一边吃鸡,并大大例咧地对我们说:“小弟今天是特地来看看兄台的武艺特长的,请兄台演示一番可好?”

于是我们兄弟俩取来惯用的枪和刀盾,使出看家本领,表演给他看。少年看了我们的功夫后,说道:“兄台现在的水平,保命还可以,要想保住这批钱财就难了。”

我俩心慌,急问道:“那怎么办呢?”

少年答道:“看来咱们是有点缘,那就让小弟送你们一程吧!只是在路途上,一切都要照小弟我说的去做才行。”我俩答应了,便一起出发了。

开始走出数里路,少年迳说:“没有问题,不必担心。”

ー天后,少年说:“明天要早住店,而且一定要住在一个有楼房的客店里,只能我们一行人住,不能有其他人同住。”

我们照办了。当晚,少年命令我们把所有装银子的口袋都放在楼房中,并且约定:“兄台昆仲二人各带兵器守在前后门楼上,小弟独当一面,再让一个仆人跟着我。听见有动静时,不要轻举妄动,小弟叫你们过来时才过来。”

这天晚上,我们兄弟一前一后守着门,一直没看见有盗贼前来,但似乎听见院子里有刀剑格斗之声。因为没有听见少年叫唤,我俩不敢贸然行动。天快亮的时候,那少年才叫我们,说:“现在总算平安无事了,小弟已经将来人收拾了,剩下的盗贼也退走了。”

我俩大吃一惊,不敢相信。少年领我们到后院中,只见地上到处血渍流淌。少年又说:“二位各自保重,前面的路上再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小弟也要与兄台告别了。只是最后有一句话送给二位:今后再不要做保镖了。”说完,瞬间不见了踪影。

少年走后,我们找来跟从他的仆人,问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仆人说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动静,少年只是对灯默坐。近三更的时候,屋瓦嘎嘎作响,而少年却不见了。随后马上又听到院中有刀枪格斗之声。不久,少年又回到座位上。这样来回反复几次之后,忽然有一个人闯入楼上房间,到了灯前,只见那人满脸大胡子,像个刺猬,一下子少年与大胡子都不见了。不久少年又回来,只听楼下有人大声喊叫:“楼上究竟是何人?”少年回说:“是九郎在此!”楼下一片哀叹声,说道:“为什么不早说呢?让我们弟兄白白受到伤害。”随后一切便安静了。

蔡弟说完了惊险的保镖往事。这时,蔡兄接口说道:“我们到如今都不知道少年郎究竟是什么人。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不敢做保镖了。今天阁下的武艺连愚弟二人都不知,怎能护送重金远行呢?”

曹氏听了默然,唯唯告退。世界之大,境界层层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满招祸!@*#

资料来源《十叶野闻》

─点阅【人生之钥】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