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云南王”谭甫仁被暗杀之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70年12月17日凌晨,当时的云南省革委会主任、昆明军区政委谭甫仁,和他的妻子王里岩,在昆明军区大院内的家中,双双被枪杀。谭甫仁是中共建政后被暗杀的级别最高的高官和将领。

毛泽东派谭甫仁到云南

据中共上将陈士榘之子陈人康在《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一书中讲,1968年2月11日晚,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紧急召见谭甫仁。毛在跟他谈了吴三桂被康熙皇帝封为平西王镇守云南的往事之后,说:“你要做平西王了,执掌云南边地,封疆大吏哟!”

毛之所以选择谭甫仁镇守云南,是因为毛确信谭是以毛为首“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从井冈山时期开始,谭就一直跟随毛“干革命”。从当团政委起,之后几十年里,谭长期在军队搞政治工作。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谭当过第15兵团第44军政委、广西军区副政委、武汉军区第二政委、工程兵第二政委、昆明军区政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第九届中央委员。

1966年文革爆发后,云南局势一直很混乱,两派群众组织“炮派”和“八派”打得不过开交,甚至发生激烈武斗。

中共中央不得不在北京开办“云南学习班”,将两派1000多人集中到北京“学习”。

1968年1月,毛泽东调时任工程兵政委谭甫仁,主持“云南学习班”。期间,昆明军区编造了一个离奇故事,说云南有一个“滇西挺进纵队”,受“国民党云南特务组”指使,趁文革之机,在云南到处抓人、打人、杀人,企图搞乱云南。原云南省委书记赵建民,是实施“国民党云南特务组”计划、支持“滇西挺进纵队”的幕后黑手。

中央文革小组接到报告后,将到北京汇报工作的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抓捕,“隔离审查”。

1968年5月19日,毛泽东正式任命谭甫仁任昆明军区政委。6月17日,又任命谭甫仁为昆明军区党委书记。6月底,中共总理周恩来在中南海约见谭甫仁,再次对如何解决云南问题作了指示。

1968年8月11日,谭甫仁和“云南学习班”的代表分乘4架伊尔18飞机,从北京飞抵昆明。

谭甫仁在云南杀气腾腾

谭甫仁抵达昆明后,先是领导“夺权运动”,成立云南省革命委员会,谭被毛任命为云南省革委会主任(相当于省委书记)。然后,谭根据毛的部署和指示,紧锣密鼓开展“划线站队”、“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一次又一次掀起追查所谓“滇挺分子”和“国民党云南特务组”特务的高潮。

陈人康在《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中谈到了谭甫仁主政云南时讲的一些杀气腾腾的话。

谭甫仁要求当地干部:“(阶级敌人)有一千抓一千,有一万抓一万,有十万抓十万,有一百万抓一百万,你们不要手软。不要受两个百分之九十五的框框的约束、限制”。

“我在个旧地区讲了一次话,一夜之间就揪出了九百九十多个坏人。有人问,可不可以拉出去游街?游街后能不能把这些人下放劳动?我说游街可以,下放劳动也可以,戴白袖套也可以,让群众识别嘛!”

陈人康的书中记载:“根据有关统计,云南仅下关市一地,追查‘滇挺’分子运动中就打死、逼死700多人,打伤、致残1000多人。据云南省委落实政策办公室统计,曲靖和昭通地区,受‘滇东北游击军’假案牵连的干部群众多达六十万人,仅曲靖就有二十九万三千一百九十三人,其中二万多人被批斗,二千多人被关押,四千多人被打伤,二千多人被打残,二百多人被逼死,一百多人被打死……”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被迫害?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所谓“滇西挺进纵队”,是靠造假造出来的大冤案。

驻昆明部队某部为了宣传“滇挺”的“罪行”,将制造的假案变成真的,举办了所谓“‘滇挺’罪行展览”。这个展览,使用的图片都是假的,解说词危言耸听地说:“在大黑手赵健民之流一手操纵和指挥下,‘滇西挺进纵队’攻占了下关,只杀得清白的苍山被鲜血浸透,碧绿的洱海被鲜血染红。寿康坡成了死人坡,西洱河成了血水河。”这样一个假展览,竟在全省13个专区、州、市,60个县、区,3个农场,1个林业局巡回展出,甚至送到北京展出。

1978年9月8日,云南省委、昆明军区党委联合发出《关于为“滇西挺进纵队”政治假案平反的通知》,将上述造假事实全部推翻。

据1986年9月群众出版社出版的《历史的审判》一书记载,围绕追查“赵健民执行国民党云南特务组计划”的假案,云南全省共制造了一万五千多起冤假错案。云南当时的总人口2300万,因为这些冤假错案直接受到迫害的就有138万7千多人,占全省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六。其中被打死、逼死的1万7千多人,被打伤致残6万1千多人。

谭甫仁夫妻双双被暗杀

谭甫仁受毛泽东之命到云南,因为手握“尚方宝剑”,敢想、敢说、敢干,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支持一派,打击另一派,大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把整个云南搞得血雨腥风,一片红色恐怖。

谭甫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1970年12月17日,他到云南两年4个月零6天之日,竟然成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据当年参与侦破指导小组工作的王广沂在《春城枪声——谭甫仁将军被害案侦破始末》记载:当天凌晨5点左右,一个杀手潜入昆明军区大院中心32号楼谭甫仁的住所,先枪杀了谭甫仁的妻子王里岩,然后向谭甫仁连开五枪。第一枪从谭的外衣射入;第二枪从谭披的衣服内侧射入;第三枪击中谭的右后腹部,弹头贯穿腹部打在走廊墙上;第四枪击中谭的上臂外侧,弹头卡在骨头内;第五枪从谭的右太阳穴射入,由左上脑射出,弹头飞向院墙外,谭当即倒在血泊之中。

谭甫仁被暗杀时出现了一连串的意外情况:一是他本来有五个警卫,但在案发前,有三名警卫被抽调出去参加野外拉练,家里只有两名警卫。二是一名警卫在听到枪声后,吓得躲在床板下不敢出来。三是另一个警卫正在另一房间跟谭的老保姆通奸。四是谭家对面军区司令部机关食堂养的一条狗发案前两天突然失踪了。

这些意外情况给杀手作案提供了可趁之机。

暗杀谭甫仁的人是谁?

据王广沂的《春城枪声》介绍,经过长达七年的调查,最后确认是昆明军区保卫科副科长王自正。

在谭甫仁主持“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时,昆明军区收到一封检举信,说王自正,原名王自政,河南省内黄县人,富农出身。1947年在其家乡参加过其堂兄组织的“还乡团”,枪杀了武拐村武委会主任。这封信最后被上报给昆明军区政委谭甫仁,谭决定对王实行隔离审查。

1970年4月,王被隔离审查,关在原西坝战俘管理所,王在被审查期间,对于被检举的问题,“承认了又推翻、推翻又了承认,反反复复”,“审查了七个月也结不了案”。

在此期间,王是否受到酷刑折磨,我们不得而知,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心中充满了对谭甫仁的恨。

1970年12月17日,王自正从他被隔离审查的地方,偷偷跑到谭甫仁家里,实施了暗杀行动;然后,又偷偷跑回被隔离审查的地方。

期间,他跟一个13岁的小孩马苏红照过面。后来,这个小孩出面指证王自正后,王成为重点怀疑对象。1970年12月30日午夜,当专案组准备抓捕王时,王开枪自杀。

结语

从谭甫仁死亡的具体原因看,他是王自正枪杀的。但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中共上将陈士榘之子陈人康在他的书中写道,他的父亲说:“谭甫仁死于错误的文化大革命”。这个看法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没有极“左”的文化大革命,如果谭甫仁没有在云南执行极“左”的文革路线,如果谭甫仁没有把那么多人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或许他不会死得这么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