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国营商环境恶化 外企高管纷出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7日讯】两天前,媒体曝出字节跳动的创办人张一鸣,已经卸任了公司董事长职务,而在今年5月时,张一鸣已经辞去了CEO一职,其实,在中共今年不断加强的各种监管措施之下,和张一鸣一样,选择退出领导层的科企老板们,为数也不少。而且,中国营商环境的日益恶化,也让越来越多的知名外企选择退出中国。在中共对内严管的同时,中国的贸易大环境也在变化,有30多个国家宣布,将取消中国“普惠制”关税优惠待遇。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科企面临监管压力 字节跳动大调整

张一鸣的继任者,是字节跳动的联合创办人梁汝波,在去年12月时,梁汝波才刚刚接替了张一鸣辞去的CEO职务。

11月2日,梁汝波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宣布,字节跳动将进行一次重大的组织调整,公司业务将被重组为六大板块。这是梁汝波出任CEO以来,采取的第一波重大举措之一,也意味着字节跳动从5月份开始的领导层交接已经完成。

根据这个调整计划,抖音板块将正式成为字节跳动的旗舰,内部地位超然于其它业务之上,将会整合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以及搜索、百科等业务,未来将负责国内信息和服务业务的整体发展。

在这一波人事变动之前,10月份时,字节跳动已经传出过要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估算起来会有3到7万名员工受影响,而字节跳动也已经对外界证实了消息属实,但属于公司正常业务调整。不过,根据职场APP上的员工反馈,有包括应届生在内的大量员工被裁员。

业内人士认为,今年游戏和教育两大行业受监管影响太大,可能是导致字节跳动商业化裁员的原因之一。

另外,梁汝波也在内部信中表示,周受资将不再兼任字节跳动的首席财务官(CFO),而是集中精力担任TikTok的首席执行官。

今年3月,字节跳动从小米集团挖来了善于操盘上市的周受资担任公司CFO,外界认为,这是字节跳动加速IPO进程的强烈信号。

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有知情人透露,字节跳动原本考虑将全部或部分业务,在美国或是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并在去年12月完成了一轮被认为是IPO之前的融资,该轮融资对字节跳动的估值为1,800亿美元。

之后,字节跳动曾被中共网信办和证券监管机构约谈,并被要求解决“数据安全风险”问题,在今年3月份时,张一鸣决定搁置今年在海外上市的打算,并认为这是更明智的做法。

而现在,周受资在担任CFO仅7个月后就突然卸任,也显示字节跳动的上市进程确实被搁置。

随着上市进程的受阻,字节跳动也面临着股东们的抛售套现。据彭博社消息,持股15%的最大外部投资者海纳国际集团(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近期以4,000亿美元的总体估值,出售了字节跳动5亿美元的股票;而另一股东也以3,600亿至3,700亿美元的估值出售了字节跳动的股份。

有交易员透露,字节跳动在7月份时的市场交易估值,还高达5,000亿美元,但到了10月份,已经下滑到3,600亿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股东们还要急切套现,显示对字节跳动的未来存在担忧。

今年以来,随着中共加强反垄断和数据安全监管,字节跳动和其它中国大型科技公司一样,也面临着极大的压力。

今年8月,中共发布了严格的网络游戏新规,禁止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在周一到周四期间玩网络游戏,而在一周的其它三天和公共假期,也只能在晚上8时到9时之间玩网络游戏。也就是说,在一年大部分时间里,未成年人每周只限玩3小时的网络游戏。

随后,字节跳动也在9月采取了新措施,严格限制14岁以下抖音用户的使用时间,将每天使用的最高上限设定为40分钟,并且限定在早上6时到晚上10时之间,其它时间无法使用。

实际上,字节跳动这一波关于人事和规则等等的调整,还只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个缩影,因为在监管压力下,最近几个月,中国一些最知名科技公司的创办人,都退出了公司的日常运营,像是在线零售商拼多多、短视频平台快手科技,还有电子商务平台京东集团的创办人等,都先后辞去了公司的CEO或者董事长职务。

而受到中共监管措施冲击的,也不只是中国的科技公司,外资公司也不能幸免。

中国营商环境恶化 或掀外企高管出走潮

雅虎(Yahoo),就是最新一家宣告退出中国大陆的美国科技公司。从11月1日起,雅虎的全部服务,都不再向中国大陆地区提供,原因就是,中国成为一个“越来越有难度的营商和法律环境”。

这之前,微软(Microsoft)旗下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LindedIn),刚刚在10月中旬宣布退出中国,而领英也表示,退出原因是鉴于“在中国面临更具挑战性的运营环境和更高的合规要求”。

虽然雅虎早在2013年就开始关闭在中国的主要服务,例如电邮、资讯和社区服务,但是它的正式退出还是在提醒人们,随着中共收紧对数据安全、隐私和互联网内容的监管,外国公司在中国运营的挑战越来越大。

而在雅虎撤出的同时,11月1日,中国的《个人资讯保护法》也开始实施。据BBC报导,这项法律规定了应该如何采集和保存数据,包括可能对一家公司实施高达年度营业额5%的罚款。

十多年前,雅虎曾经因为和中共政府分享数据,而导致至少两名中国异议人士被监禁。其中,记者师涛在2005年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被判刑10年,原因就是雅虎的中国部门向中共政府提交了相关资讯。

而在今年3月时,领英曾表示,将暂时停止中国境内的新会员注册,知情人士透露,中共的互联网监管机构,要求领英管理人员加强监管内容,并要求在30天内完成。而最近几个月,领英通知过几位关注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学者和记者,提到他们的个人档案在中国被过滤,理由是其中包含被禁止的内容。

《华尔街日报》引述专家的分析认为,新推出的有关私隐和数据安全的法规,增加了在中国运营的不确定性和合规成本,一些企业宁愿退出也不愿意应对额外的商业风险。

此外,中国严厉的疫情管控措施,也让外企在中国的经营变得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多的西方高管计划撤离中国。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这其中就包括美国商会在上海和北京的两位会长。

上海美国商会的会长吉布斯表示,自从全球疫情爆发以来,让企业高管及其家人进出中国一直非常困难,而严格的隔离措施,包括罕见的母亲与孩子分离事件,吓坏了一些外籍人士。

根据上海美国商会最近的一项调查,在受调查的338家中国会员公司中,超过70%的公司难以吸引和留住外国人才,而主要问题就是和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

此外,外国人数十年来享受的税收优惠待遇的取消,以及中国城市生活成本的上升,也是导致外企高管离开的原因。

另外,在8月30日,总部位于成都的西南美国商会也被迫暂停运营,被认为是中国“助长对外国企业越来越敌视的投资环境”的“最新例证”。

32国取消“普惠制”待遇 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除此之外,中国的贸易大环境也在开始发生变化,10月底,中国海关发布公告,证实欧盟、英国、加拿大等32个国家,从12月1日起取消对中国的“普惠制”关税优惠待遇(GSP),对输往这些国家的货物,不再签发“普惠制”原产地证书。

“普遍优惠制度”(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是指已发展国家在最惠国(Most Favoured Nation,MFN)税率基础上,对发展中国家及地区的出口产品,给予的进一步的进口关税减免。

普惠制自1978年实施以来,先后有40个国家给予了中国普惠制关税优惠,但是到了2010年,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却依然坚称是“发展中国家”,并享有税务优惠。

从2014年起,瑞士、日本、俄罗斯、哈萨克、白俄罗斯等国家,先后宣布取消对中国的普惠制待遇。截至目前,仍给予中国普惠制待遇的国家只剩下挪威、新西兰、澳洲3个国家。

这些已发展国家,重新检讨对华关税政策,其实并不令人意外,除了因为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经不同以往,产品也具备了一定的竞争力之外,更因为,中国虽然声称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接受已发展国家的发展援助,但是,又向非洲等其它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援助。

而且西方国家最初给中国优惠待遇,也是期望经济发展后,中共能够遵守国际贸易中的公平竞争规则,但是直到现在,中共依然对企业提供出口补贴等,以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此外,中共也不执行国际贸易协定中对人权、劳工和环境的保护,而这些标准都直接影响到生产商品的成本。

各个国家都认识到,在国际贸易中,中国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对手。所以,美国多位议员早前就曾经提出《中国贸易关系法案》(China Trade Relations Act),以撤销中国的永久最惠国待遇(PNTR)。

而在目前,众多国家取消了中国的“普惠制”待遇,对中共来说,也可以说是一种警告。虽然从短期来看,撤销“普惠制”待遇,对中国整体出口贸易的冲击有限,但可能会导致一些劳动密集型和低利润的产业加速撤离中国。

北京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孙立平,9月份时在一个视频中透露,外资企业正在纷纷撤离中国。他提到,在过去5年间,从中国转移到越南的外资企业就达到了2万家。而从我们刚才的分析来看,中国的营商环境日益恶化,确实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
编辑:蔚然、宇文铭
粤语配音:Ada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