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北京咄咄逼人促使美国变得强硬

拜登保卫台湾的新承诺是优先考虑和保卫盟友的趋势的一部分/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拜登总统公开承诺保护台湾不受中共的影响,这进一步推动了小布什和唐纳德‧川普(特朗普)之后的趋势,也增进了美国对台湾作为一个主权和民主国家值得捍卫的理解。拜登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这一观点。

通过1972年至1982年的三个公报和1979年的《台湾关系法》,美国已经适应了北京70年咄咄逼人的本性。台湾的政治多样性和现在的民主制度,代表了世界上唯一的主要由华人构成的国家,其公民能够成功地参与民主。因此,它成为中国和新加坡的光辉典范。如果这两个国家从专制主义转向民主,它们也能取得类似的成就。

鉴于过去70年政治格局的变化,中国共产党的力量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具侵略性,而同时台湾已经从专制走向民主,美国的法律和政策必须朝着明确承诺保卫台湾的方向发展。为了保证台湾在国际体系中的安全,国际社会还应承认台湾是联合国的平等主权成员。

拜登在10月21日发誓要保卫台湾免受中共的军事入侵,他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他和我们的盟友必须做得更多。拜登的政策必须通过行政命令和立法成为美国的政策,使台湾的自由红线即使在拜登的总统任期之后,依然保持效力。这不仅对美国自身对中共的长期防御至关重要,而且对我们盟国的防御也至关重要。

台湾的防御对于作为美国条约盟友的日本的防卫至关重要。如果中共攻击台湾,日本可能会支持美国在台湾的防御。今年,日本30年来首次在年度防卫白皮书中全面应对台湾面临的威胁。

日本防务分析师表示:“中国(共)和台湾之间的总体军事平衡正向有利于中国(共)的方向倾斜,而且这种差距似乎在逐年扩大。人们应注意一些趋势,如中国(共)和台湾力量的加强、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以及台湾自己发展其主要军事装备。”

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正寻求按照台湾和北约的标准,将国防开支从目前占GDP的1%提高到2%,以帮助遏制中共。这应该增加到至少3.7%,这是美国2020年的国防开支水平。

2018年7月17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湾桃园军事基地举行仪式,委托美国制造的新型阿帕奇AH-64E攻击直升机。(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哈佛大学法学院和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教授表示,中共在东亚过于咄咄逼人,损害了自己的国际形象。

克拉斯卡写道:“中国(共)在东亚霸权目标的战略正在推动美国和日本达成共识,即台湾安全对地区稳定至关重要。”

由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组成的新的澳-英-美安全条约(AUKUS),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威吓中共,一旦中共攻击台湾,新条约就可能会启动。条约成员国愿意与澳大利亚分享核潜艇推进技术,这充分表明了他们的关系紧密。台湾最终可能加入AUKUS新条约,但台北目前声称不寻求这种技术。

英国国防参谋长(Chief of the Defense Staff)尼古拉斯‧卡特爵士(Sir Nicholas Carter)10月20日表示,AUKUS并不是排他性的,它专注于工业发展,并可能在某个时候将日本、加拿大和新西兰包括进来。台湾的加入也将给AUKUS提供一个明确的使命和重要性,而那远远不只是成员之间的军事技术共享。

如果北京成功吞并台湾,将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并会增强中共的相对力量。所以,保护台湾,就像保护我们最亲密的盟友一样,符合澳-英-美安全条约成员的国家利益。同样,寻求台湾最终独立和国际承认也符合我们的利益。这种承认包括拜登保卫台湾的誓言等“错误”。如果这种努力最初被视为错误,就至少不太可能激怒中共开战。它们以后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和立法被强化到美国的政策中。

2019年4月23日,中共海军094型战略核潜艇“长征15号”在山东省青岛市附近海域参加海军阅兵式。(Mark Schiefelnein/AFP via Getty Images)

因此,扭转中共相对实力不断增强的趋势至关重要。这将要求增加对能够威慑北京的高科技军事平台和导弹的国防开支。

克拉斯卡写道:“我认为日本、台湾、欧洲(或美国)在国防上的支出都不够。20世纪60年代,国防支出占GDP的9%。我们都应该花5%,台湾应该达到10%。”

台湾是军事上小而意识形态上强大的制衡者,因此它的存在不仅对亚洲有影响,而且对民主理念在国际上的生存也有影响。台湾的盟国可以通过立法来保卫它,并且立法对中共实施经济制裁,如果它侵略台湾的话。

但是,尽管拜登最近承诺在军事上保卫台湾,美国仍然被战略模糊的政策所束缚。记者和政策狂们声称拜登在这个问题上多次失态。白宫、五角大楼和国务院也发表了声明,声称美国没有改变对台政策。这些都证明,美国在如何应对中共攻击台湾的问题上,依然存在着困惑。

然而,正如《纽约时报》的大卫‧桑格(David Sanger)所指出的,拜登保卫台湾的承诺,很可能是因为随着北京实力的增强,美国强化了对中共的立场。

桑格表示,拜登的承诺“可能反映出,华盛顿希望强化对中共的措辞,以对抗中共扼杀台湾的新能力。这些能力使中共可以采取一些更微妙的行动,比如,切断海底电缆、互联网连接和液态天然气运输,而不是彻底入侵。

休‧汤姆林森(Hugh Tomlinson)和迪迪‧唐(Didi Tang)在《伦敦时报》(The Times of London)上写道:“白宫是对的:拜登总统实际上并没有改变华盛顿是否会保护台湾免受中国(共)攻击的政策……他所做的接近于放弃长达数十年的战略模糊政策,即美国保卫台湾只是一个假设,但从来没有明确被表述过。”

战略模糊性有一个很宽的范围,而不是“非黑即白”的。拜登多次宣布他打算在军事上保卫台湾,他正在推动政策朝着不那么模糊和更加致力于台湾民主防御的方向发展。

但是,美国帮助台湾自卫的承诺仍然是不够的。克拉斯卡指出,美国经济和军队必须作出变革,才能在全球范围内保持其防御力量。

为了保持其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美国应该采取供应方经济政策,实现4%至5%的经济增长,超过中共正在实现或将要实现的目标。美国及其盟国也应该在对中共进行网络攻势的同时,有意识地与中共脱钩。最后,西方和日本必须调整军费开支与雄心,包括重点发展能够控制全球公地(包括海洋和领空、网络空间和外层空间)的部队。”

因此,美国必须有能力保证台湾和未来所有战场的和平,而且在此过程中不失去我们那些最大的城市。这需要更强劲的美国经济来增加国防开支,以及重新平衡美国军队,首先是陆军。这些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交火中至关重要。它们可以保证我们走向高科技平台,并保证未来对中共和俄罗斯的军事威慑。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eijing’s Increasing Aggression Only Toughens US Polic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