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从历史角度回顾COVID-19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中国武汉市首次出现COVID-19以来,疫情已经持续了两年左右,时间足够长,可以让我们从历史的最初记录开始,更深入地探讨此次大流行的教训和影响。

虽然历史学家们将在未来几十年里讨论疫情的后果,但在此时,我们可以就疫情对中共和世界的广泛影响得出五个结论。

中共隐瞒真相

首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被迫承认,一些今天已经透明的事实将被视为真相。中共隐瞒了COVID-19的起源和易传播性,隐瞒消息,使得COVID-19得以传播。

世界卫生组织(WHO)是这一骗局的同谋,给该组织带来永久性的耻辱。中共谎报病毒起源,并在不同时间将病毒起源归咎于美军、意大利或其它国家。无数国家的政府和媒体也参与了这些宣传。

此外,中共镇压了中国国内试图说出真相的人。这些人仍未得到世界的适当关注,在某些情况下,未得到他们应得的荣誉,当然包括诺贝尔奖。

COVID-19告诉世界,中共奸诈狡猾,具有欺骗性,它所腐蚀的世界卫生组织也是如此。由于不可信赖,只要是中共执政,中国给世界的形象就会是一个骗子。

COVID-19对世界人口、经济、政治的损害

第二,这次大流行展示了病毒作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强大作用,即使是无意的。病毒给世界人口、经济和政治带来了沉重打击。

大流行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和患病,扰乱了家庭和生计,产生了一系列次级效应,包括严重的孤独感导致自杀率上升、吸毒,阻碍了年轻人接受教育、以及在养老院照顾亲人。

疫情严重破坏全球经济,动摇了全球化的基础,证明了由于制造业集中在中国,经济变得有多么脆弱,尤其是药品、原料、医疗设备和个人防护装备(PPE)。

大流行的政治影响,包括削弱了川普(特朗普)总统连任的机会,并确保他对中共的强硬政策埋下的种子,未能在拜登政府开花结果。

也许最持久的影响是对民主国家的影响。疫情表明,当局将以牺牲个人权利为代价,利用公共卫生来加强政府的权力。

COVID-19扰乱全球供应链

第三,病毒引入了一个长久以来被认为已经解决的问题: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想法。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显然是愚蠢的。同时,制造业的重新平衡(避免只在中国生产,而在印度和其它国家生产,或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生产)是否是永久性的,或者说,是否忘记了大流行的教训,制造业在很大程度上回归中国,这还有待观察。

记忆是短暂的,而利润的诱惑不可抗拒。因此,包括个人防护用品在内的制造业回归中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中共对全球的工业家和政治家们保持着巨大的影响力,这为制造业回归中国铺平道路。关键制造业回归中国,在今天可能是不可想像的,但如果这种势头不保持住,未来将是如此。

学到的教训很快被遗忘。

2021年8月4日,在武汉市的一个检测机构,实验室技术人员穿着个人防护设备,对待检测的COVID-19病毒样本进行检测。(STR/AFP via Getty Images)

COVID-19:生物武器?

第四,该病毒的疑似来源(可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引起了世人对解放军(PLA)生物武器研究的关注。

由于军民两用的问题,解放军的计划总是隐藏在暗处,很容易隐藏。也就是说,为民用目的所做的工作,如对功能增益的研究,也可能具有军事意义。撇开解放军在其设施中的研究不谈,中国民用研究实验室的规模和能力表明,解放军从民用研究中获得了可观的好处。

其它国家尚未理解,为什么解放军对生物武器有如此大的兴趣。此外,他们仍然还未理解为什么中共军队会寻求发展这些武器,以及会如何使用这些武器。

现在是世界向中共施压的时候了,揭露其生物武器计划的真相。历史告诉我们,解放军从 COVID-19疫情中吸取的教训是,无论对世界人民造成多大的灾难,生物武器都可以实现中共的目标。

下一次爆发

第五,鉴于COVID-19的巨大影响,世界有理由对下一次爆发感到担忧。以下问题是最重要的。从现在起,中共的病毒威胁将搅乱世界的公共卫生、经济、政治和贸易。

COVID-19爆发后,全世界可以想像,未来一种神秘的疾病──中共的COVID-X──将对全球卫生、市场、贸易、运输和政治前景产生重大影响。没人想再经历一次。

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COVID-19给世界各地几代人带来了痛苦的共同经历。那场战争和COVID-19的遗产意味着,中共就像二战前的希特勒一样,拥有一个强大的工具来操纵并推进其目标──恐怖经历的重演让人害怕。

中共有一个机制,可以威胁或利用另一次疫情,迫使各国服从它的命令。未来大流行的威胁已经成为北京控制权力的动力。为了巩固其合法性,中共将辩称,它必须继续掌权,因为只有它才能采取必要的严厉措施,遏制未来的COVID-X,从而拯救世界。但前提是中共选择这么做。由于只有中共能够阻止或促进其在全球的病毒传播,显然,世界其它国家最好照中共说的做。因此,北京有了一个新手段,可以从其它国家和国际组织那里得到它想要的东西。

现在可以了解COVID-19的历史影响了。可悲的是,COVID-19悲剧的最后一幕还没有上演,因为中共意识到它拥有一个多么强大的武器:未来大流行的威胁,由此引起的全球恐惧,以及利用这种恐惧来帮助其掌控权力,同时使世界受制于其决定的能力。

作者简介:

布拉德利‧A‧塞耶(Bradley A. Thayer)是“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的创始人之一,他与人合著《中国如何看待世界:汉族中心主义和国际政治中的权力平衡》(How China Sees the World: Han-Centrism and the Balance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一书。

原文:COVID-19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