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干五”和“小粉红”的觉醒心路(3)

整理: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直从小都是接受的爱国爱党教育,唯物进化论深入我心,所以其实很长很长时间都是小粉红一个吧。

后来大学,虽然读的是理工科,但和一帮经管的人住一起,他们喜欢看南方周末和21世纪经济,然后开始知道一些社会阴暗面,但也仅仅如此,还是爱国爱党的,毕竟心里觉得再阴暗也是我的祖国,我的祖国是不容侵犯的(不好意思,当时真这样想)。

毕业进入通信行业,开始深入接触了解到了这个行业里面的一些黑暗,特别是某不只是500强的民族骄傲企业,那狼性手段让人觉得很无耻,但在媒体上又是正人君子一派。从学校到社会,开始认识到社会一点点阴暗和残酷。但不好意思,还是爱党爱国小粉红,心里还是觉得比较是自己的祖国,有缺点还是可以接受的,社会进步就好。

后来开始有机会出去海外转转,有时候只是短期,只是一次机会开始在海外接触到一些不同的信息,我就开始翻看不同的历史,开始有不同的认识。也尝试去了解了64的视频,但是很抱歉,即使看了,也对当时党的作为不满。我仍然觉得那个已经过去了,改革开放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同时当时的学生领袖也有各自的问题,不是那么的纯。好吧,我承认我的粉红还是那么的顽强。只是这个时候我开始有些变化,就是不再那么相信墙内的东西了。

再后来,14年,占中,有所了解,但不认同,即便翻墙出去了,还是觉得他们是港独。

2019年,反送中,从开始的不关注到后面新闻越来越多,加上我不太信cctv,就尝试出墙了解下,只是很遗憾前期很多时候,翻墙后仍然掉入他们的外宣坑,在FB上 youtube上甚至有段时间我还变成自干五 ,维护国家统一。 只是慢慢的我还是开始发现有点不对。

直到那次,李嘉诚在慈山寺的讲话,我自己觉得挺好,是处理这个事情的很好的办法。然而却被政法委等包括中央等一顿猛批。我感觉zf怎么了,我开始有更多的反思。我在想我是不是太盲目支持他们了,他们说的港独都是我从这些媒体上了解的只言片语和媒体的解读,为何我不去直接找一份完整的讲话和文章,于是我去找了。三观开始崩塌,这段时间经历了一段满痛苦的时间,我花了很多时间在 youtube的各个不同的频道上去探索,痛苦地思索,辨别,才发现我几乎没有什么常识和辨别能力,发现自己的这方面的思维几乎没有什么积累,于是拚命补课,慢慢地也开始集中在几个频道上,而不是那么地盲目乱看了。渐渐地我开始了解香港的抗争,了解 gcd的邪恶,但也是如此我开始变得痛苦,难以接受发生的事情,特别是看到香港人被打压被枪击的时候,我忍不住找个地方哭,然后这些压抑没有足够的释放和处理,也演变成和身边家人的冲突。

我曾经怀疑,是不是真相让我痛苦,我是不是应该停止去了解所谓的真相。有阵子我试图回避这些信息,既想翻墙,但又刻意回避一些,似乎好那么一阵子。只是当国安法出台,有天午睡的时候,我发现我默默流泪了。我逃避了一辈子,结果又如何,为何我不尝试着去面对,试着像香港人一样站起来做个真正的勇士,去面对去抗争。想到这里,我心里似乎换了一片天空,我开始换一种方式去思索,我开始想以我的条件可以做些什么,我列了一些,似乎能做的还不多,只是我想,虽然我不能走出街头抗争,但是我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做抗争,比如我可以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了解痛苦背后的原因。

我开始意识到痛苦是和共产党从小教育的思维方式有关,这种思维方式不仅成了脑袋里面一堵看不见的墙,同时也造就了很多的烦恼。我开始明白,要摆脱共产党长期的教育的洗脑不是翻墙,或是成为反贼就能解决的。其实需要一定时间的一点点清洗,重新组合正确的思维能力才可以。我开始更多地接纳自己的当前状态,开始一点点走出来。而写东西就是在帮助我去整理思维,在帮助我一点点走出来。”

“我倒一直不是粉红,但我曾经是个坚定的偏红岁静,不会NMSL,不会无脑挺共,但整体支持共产党统治,认为稳定压倒一切。

后来修宪事件让我开始思考,再后来一个意外学会翻墙,一个蔡英文的视频瞬间让我三观尽毁,成为坚定反贼。”

“学生时期政治课上关于资本论的内容就让我感觉马克思这个人不太对劲,他的论点有点鬼扯。我很喜欢看电影,随着时间的推移观看了大量西方的影视作品,逐渐明白了西方的影视作品如此吸引我的核心因素:不是俊男靓女,也不是炫酷的大场面,而是内容富含中国影视作品中普遍缺乏的人文精神、对个体自由和权利的歌颂。再后来因为想了解更多西方资讯而接触了翻墙……从此成为一名坚定的精神反贼!”

“我父母都是自由派的企业家,然而我从小就偏执地相信政治历史书上那些屁话,觉得父母在国外接受的教育太反动才导致对中国有极大的偏见。但上了大学以后闲暇时间暴增,因为家里有资助一所希望小学,就自告奋勇去那给小孩上课,和当地镇民交流的过程中知道了上访无门这件事,当自己主动开始查其它地区的上访情况才发现原来全国都是默认的在刻意迫害访民,所谓以民为本扫黑除恶都只是政治游戏。以点破面,逐渐了解的其它方面的溃烂之处越来越多,对这个粪坑彻底失去了感情。替弱势群体讲话还受到粉蛆的污蔑和辱骂,让我完全清醒了,直接选择肉身翻墙,远离那个恶心的环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