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干五”和“小粉红”的觉醒心路(4)

整理: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促使我从小粉红变成反贼的原因是狗屁不通的航班政策。我预定了回国的航班,第一次被无故取消,我认了,改签到下个月的航班。第二次被取消,是因为两周前的航班检测出了超过5例的新冠阳性。这个时候我才开始认真研究这个所谓的“五个一”政策,我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航班出问题,需要取消后面的航班,预定了航班的人可以说是毫无理由地受到牵连。

所以我完全能够理解有网友因为游戏被封杀开始觉醒,我也是这么觉醒的,而且觉醒之后,发现了越来越多原先觉得合理但现在觉得完全不能忍受的事情。

举例:

1. 为什么台湾一定要回归?之前: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回归和普通老百姓有关系吗?再说台湾有自己完整的政体,发展得还比中国好,凭什么回归?

2. GDP世界第二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人均这么低还好意思

3. 明明人民当家作主,为什么现在处处受到摆布,稍微抱怨一下轻则被删评论,重则寻衅滋事,人民是国家的根基,国家都不爱自己的人民,当韭菜割,怎么能要求人民爱国呢?

4. 为什么中国基建这么强,但整个国家的城镇建设却没有丝毫美感?当我到了国外之后,看到了很多当地充满艺术感的建筑和街道,我才明白中国人的审美是真的特别糟糕,这也是促使我肉翻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是95后, 广州人, 觉醒花了很长的时间.

高中, 学校打压粤语开始严重(现在更严重),当时老师还能偷偷用粤语教,冥冥中感受到什么。

高中, 政治课, 教哲学, 先介绍了一下唯物主义唯心主义, 然后就直接写唯物主义是正确的, 没有任何的论证,老师也是直接灌输,当天放学我在公交车里气气气气气,冥冥中感受到什么。

高中,语文老师教唯物辩证法, 教事情有两面性,要独立思考,对我很有启发(不过我现在已经推翻唯物辩证法了,一会再说)。

大学,去了香港读书。2014年,刚开学就雨伞革命,我表示一脸懵逼, 非常不明白不理解,也觉得是港独。

大学,我决定不跟其他内地生混在一起, 而去跟local一起玩, 2014-2019一直跟香港同学有深入交流,融入这个社会(最关键)。

大学,英语课学习了批判性思维(关键)。

大学,自己看youtube看64纪录片,3小时那个(开始觉醒)。

反送中, 早期, 觉得和平没有,暴力也没用, 都没用。

反送中, 中期, 每天有人被自杀, 我气气气气气, 决定一定要做些什么帮忙,于是走向文宣方向(完全彻底觉醒)。

反送中, 后期, 每天看大量youtube时政节目, 了解香港政治光谱, 本土派, 泛民派, 建制派,快速提升自己的文宣等级, 做文宣以及支持黄丝经济圈,也总结自己的觉醒经验(非常多经验), 现在自己也是一个本土派(体制外抗争)。

至于唯物辩证法,我现在觉得就是bullshit,唯物辩证法用的最好的就是胡锡进, 每天找到1%的角度来叼飞盘,忽略99%的错误。”

“我觉得我也是在一天之内转反的,一切来得就是如此之快!

其实在之前我也会翻墙看些新闻,之前还在膜乎混迹过一段时间,但仅仅是当作娱乐而已,从来没有真正深入思考这一切。对待周遭发生的事情,大概只是麻木的态度,在转反之前,我感觉的生活一直充斥着无解的痛苦,这浑浑噩噩的生活,竟然麻痹了我二十年!

回想之前的生活,我感觉自己一直沉浸在现实的梦幻中,比如说暗恋同班女生多年而不可得的痛,和家里人各种矛盾冲突的痛,和外部世界难以融洽的痛,等等。我日复一日地被这些伤痛折磨着,我一直在寻求带给我这些痛地源头究竟在哪,它掩藏地如此之精妙,让我很自然地认为这一切的原因都在我自己,‘弱者’就该被自然选择淘汰掉,我的道路已经被预设为在自我埋汰中走向灭亡。

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啊,每次听霍洛维茨弹的拉三第一乐章激昂的那一段我都感觉有一股力量要从我的心里冲破我的躯壳。就凭着这股劲我依然还选择活着。

真正开始走上正轨可能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开始读一些哲学的入门书籍,开始有一些独立思考的倾向。但是后面又在古典音乐和传统美学的世界里兜了一大圈,甚至有一段时间对葡萄酒种植和酿造感兴趣。那一整年都很难受,我现在称之为蒙在鼓里的难受。直到上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选了一门课叫《逻辑与批判性思维》,最开始我跟进这个课跟的相当认真,一直坐第一排,然后作业也做的很积极,但是这个老师作为哲学院的教授竟然不给任何论据就在课上对毛腊肉大舔特舔,我那个时候其实还不了解腊肉那么多破事,但是本能地反感尬舔这种行为,然后没讲几节课就让同学做无关痛痒的pre水时间,于是我早早地就回家了。回家之前去图书馆借了很多西方哲学书,在其中一本书上看到下面这段话:‘人类意识到曾经窥见过真理,在这样的意识中,现在人类到处只看见存在的恐惧和荒诞,现在人类明白了奥菲莉亚命运中的象征性,现在人类认识到了森林之神西勒诺斯的智慧:人类感到恶心。’

我时常感受到一股黑色的欲望从心里升腾起来,它从地狱而来,张牙舞爪,妄图冲破我单薄的躯体,但最终都是消退了,只留下淡淡的忧伤。现在答案找到了,这种欲望就是恶心。是的,我对我所处的这个环境感到恶心,我找到了,这就是困扰我这么多年无解的难题,现在我能用语言表达出来了,我很恶心,我真的很恶心。你们都在说这盛世如你所愿,但是我只能感受到彻头彻尾的恶心,而且这份恶心早已写到我的基因里了。

但是,仅仅是对恶心的认识还不够我解开谜题。在这之后我还陆陆续续地读了一些书,这中间对我影响最大地首先是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虽然他现在已经是赵家人的笔杆子了,但是在这本书里他对当年官商勾结导致一些人一夜暴富的现象多少做了点直接和间接隐晦地描写,这些真的让我很吃惊,在这之前我真的以为那些钱就是他们凭自己本事赚的,并且对此深信不疑。另外一本是余华地《活着》,这本书很火,但是我之前一直抗拒读这本书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是那次是一个契机我答应了一名网友一个下午把这本书读完然后分享感受。书很薄,两小时就读完了。读完却有些许震撼,福贵这条命可真硬啊。思考并没有结束,我在想,难道福贵就应该承受这些吗?难道福贵在挺过这些之后仍然选择活着我们仅仅对这种精神大加赞扬就结束了吗?难道每个中国人仅仅追求一个活着就够了吗?……疑惑越来越多,直至形成一个无法终止的头脑风暴。那一刻我感觉我真的受够了。那天晚上我开始疯狂地搜索跟自由,人权,贫富差距相关的词汇,我发现墙内什么也找不到,仿佛一片荒漠。于是我赶紧找了个梯子,我搜膜乎,发现已经被封了,于是我想到了以前逛膜乎的时候听说的品葱,我找到了我想要的平台,一夜之间我变成了反贼。

来品葱已经一段时间了,翻了大家之前的评论,这些对我真的很受用,也是通过品葱我才了解到编程随想的博客,在通往自由这条路上,永远有一个更大的世界等着我们。我最开始也是想着怎么赶紧肉翻,但现在我转变想法了,肉翻肯定是要的,索多玛迟早药丸,但是在肉翻之前,我希望通过安全的交流让更多的人醒悟过来。什么样的人都有,不是每个人都会醒悟,也不是每个醒悟的人都会选择良善这条道路,但我依然坚信每个人都是值得拯救的。醒的人每多一个,匪共就越早崩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