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儿童不应接种COVID疫苗

大纪元专栏作家Paul E. Alexande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儿童对SARS-CoV-2病毒的自然防御在很大程度上使他们幸免于难。所以我要问,我们为什么漠视这些防御,而使孩子们处于危险之中呢?

有些温和的、非后果性病毒可以为孩子们带来能够对抗SARS-VoV-2病毒、其它冠状病毒和呼吸道病毒的先天免疫力。为什么我们要给孩子接种针对无害病毒的疫苗呢?有些孩子很可能因先前接触过(无症状或轻度疾病)和其它冠状病毒(比如普通感冒)所导致的交叉反应/交叉保护,而获得免疫力。我们为什么要给这样的孩子接种疫苗

许多儿童很可能感染过COVID,但是恢复过来了,因此他们是免疫的。那么为什么不去评估他们的免疫状态呢?考虑他们的年龄、强健的先天免疫力和这种从COVID感染中恢复的可能性,我们不应该为他们注射疫苗。

吉尔特‧范登‧博舍(Geert Vanden Bossche)博士写道,儿童与生俱来的免疫力“通常/自然地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他们,并提供一种群体免疫力,因为它稀释了人群一级的传染性CoV‘冠状病毒’压力。而大规模疫苗接种则使它们成为更具传染性的变种。患此病的儿童/青少年大多发展为轻度至中度疾病,因此他们可以继续发展广泛和长期的免疫力来促进群体免疫力。”(注:有些病毒会演化出抵抗疫苗的变种,而接种疫苗可能会加快演化过程。)

这是一个潜在的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疫苗不会给儿童带来任何好处,只能带来潜在的伤害。因为没有适当的中长期安全数据,这些疫苗最终可能会伤害成千上万的孩子。以下是几项研究,这些研究有助于证明儿童必须被视为“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并且不得接种这些疫苗。

不同的免疫反应

耶鲁大学(Yale)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在2020年9月18日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的一份报告显示,儿童和成人对SARS-CoV-2感染表现出不同的免疫系统反应,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儿童感染COVID-19后的症状和死亡率要低得多。

耶鲁大学一篇有关这项研究的新闻文章说:“自COVID-19爆发以来,科学家们已经观察到,感染该病毒的儿童的情况往往比成年人好得多。”

研究人员报告说,“两个分子的水平免疫系统,白细胞介素17A(IL-17A)和干扰素伽马(INF-g),与患者的年龄密切相关。前者有助于在早期感染期间调动免疫系统的反应,后者则打击病毒复制。分析显示,患者越年轻,IL-17A和INF-g的水平就越高。这两个分子是先天免疫系统的一部分,是一种更原始、非特定类型的反应,通常在感染初期被激活。”

不同的生理

宿主细胞的ACE2受体是病毒入侵的渠道,而ACE2受体在幼儿鼻内粘膜上较少(可能在上呼吸道中也较少)。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儿童一开始就不太可能被感染,或传播给其他儿童或成人,甚至得重病。

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了充分的数据,证明这个生物分子装置(ACE2)根本不存在儿童鼻腔内。参与这项研究的科学家来自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和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通过避开这种自然保护,疫苗进入肩部淋巴肌。疫苗的信使RNA(mRNA)和脂质纳米粒子(lipid nanoparticle)以及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可以释放到血液中,然后可能损害血管内壁并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这些发现来自以下文献:Varga等人2020年《柳叶刀》(The Lancet)、Nuovo等人2021年《诊断病理学年鉴》(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中,绪方贞子(Ogata)等人2021年《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雷等人2021年《循环研究》(Circulation Research)。

与其它常见原因相比,COVID-19造成的死亡率较低。

统计学家威廉‧布里格斯(William Briggs)根据儿童死于COVID-19的风险,审视了为儿童接种疫苗的理由。他指出,根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截至10月22日的数据,自2020年1月以来,经诊断,542名0岁至17岁的儿童的死亡与COVID-19有关(每100名儿童死亡0.0007人;132名1岁以下儿童死亡)。

正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马蒂‧马卡里博士所大声疾呼的那样,这并不能说明死亡是“(和COVID)有因果关系的,还是偶然的”。(作为比较),从2020年1月起,1,043名0-17岁的儿童死于(普通)肺炎。

布里格斯写道:“我们没有好的肺炎疫苗。但是,通过让孩子们在社交上永远保持距离,感染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一个人死亡就已经‘太多’了的话,那么你就不能让孩子接触任何有疾病的人,因为他们可能会感染肺炎。”

“(用同样的逻辑,我们也可以说)孩子也不得进入任何汽车。一年内,大约有3,091名0-17岁的儿童死于车祸(435名儿童年龄在0-4岁之间,847名在5-14岁之间,6,031名死于车祸的人中,30%在15-24岁之间)。将这3,000例汽车死亡乘以约1.75倍(因为COVID的死亡数据是来自21个月的,而车祸数据来自12个月),我们可以估计,在同一时期内大约5,250名儿童死于车祸,是COVID致死率的10倍。”

每年,美国约有500名儿童死于季节性流感,但是从未有过强制接种疫苗。

布里格斯总结道,“根据任何现有证据,没有任何理由为儿童提供强制性疫苗。”

不同的免疫系统

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的斯图亚特‧魏斯伯格(Stuart Weisberg)博士及其同事(以布拉玛‧库马尔[Brahma Kumar]和哥伦比亚大学同事2018年的研究工作为基础)认为,儿童更容易对抗病毒的原因是他们的T细胞相对幼稚(注:T细胞是一种主要的免疫细胞)。他们认为,由于儿童的T细胞大多未经训练(注:即儿童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感染),因此它们可以更快速、更灵活地对SARS-CoV-2等新型病毒做出免疫反应,从而获得有效的强有力反应。

2021年8月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期刊上的研究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这种天然生物/分子保护的理解。研究表明儿童上呼吸道的预激活(原位)抗病毒先天免疫力能够控制早期SARS-CoV-2感染。

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新闻(Genetic 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 News)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儿童呼吸道里的免疫细胞为病毒传感做好准备(预激活),所以儿童对SARS-CoV-2感染的早期抗病毒反应比成人强。”

接种疫苗或自然感染会驱动B细胞的形成、组织分布和克隆演化,这是体液免疫记忆的关键。(注:B细胞是另一种主要的免疫细胞)。2021年5月发表在《科学》(Science)期刊上的研究证据表明,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从儿童中取回的血液中含有可与SARS-CoV-2结合的记忆B细胞,这些B细胞在儿童早期接触普通感冒冠状病毒的时候会起很大作用。马特乌斯(Mateus)及其同事在2020年10月的《科学》杂志上关于T细胞记忆与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称为交叉反应/交叉保护)的报告支持了这一点。

最后,几乎没有风险,也没有数据,或证据,或科学研究证明儿童有接种COVID-19疫苗的理由。这些疫苗是否会穿过儿童的血脑屏障,而进入大脑?我们不知道。没有这方面研究。如此鲁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没有合理的医学理由的情况下,都同意了这一举措。

根据科学和19个月收集的所有数据,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使儿童面临接种COVID-19疫苗的风险。将健康儿童置于危险之中以保护成年人是不合逻辑的、不合理的、反常的和鲁莽的。我们没有适当的安全数据。

我们的重点应放在早期治疗和测试(血清抗体或T细胞测试)上,以确定在患者知情和同意的情况下,谁应该接种疫苗。人人接种是不可取的,因为研究表明,对现有的从COVID感染中痊愈的人来说,疫苗对自然获得的免疫也是有害的。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们最终可能会伤害我们的孩子。制药公司的责任保护应该取消。(注:现有法律对制药公司在发生疫苗事故之后所负的责任有一定的保护。)不仅仅是我们的孩子,政府官员和疫苗公司也必须承担(疫苗事故的)风险。不要碰我们的孩子,除非你百分之百地确定药物或疫苗是安全的。这些疫苗尚未被证明安全。由于COVID-19对儿童的风险接近零,他们不需要这些疫苗。

他们相当于已经接种疫苗了。别碰他们。

作者简介:

亚历山大(Alexander)博士拥有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的硕士学位和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流行病学硕士学位、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循证医学硕士学位以及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循证医学和研究方法博士学位。他曾发表关于COVID-19早期治疗,并和其它COVID相关科学出版物。世卫组织-泛美卫生局(WHO-PAHO)前COVID大流行证据综合顾问(2020年),和川普(特朗普)政府中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COVID大流行政策前高级顾问。目前,他与来自美国、加拿大和其它地方的多个国际COVID-19研究小组合作,并在技术上提供支持。

原文“Children Are Essentially Immune Already so Don’t Touch Them With These COVID Vaccin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