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习颠覆接班制度 “五阿哥”争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10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传习近平颠覆接班制度,“五阿哥争位”谁占先机?“秘密建储”利弊解析,习近平抄上雍正作业?恢复党主席制,习近平五大主席集于一身?

【党媒“制造干货”造神习近平

今天是中共六中全会的第三天,还有一天这个重新瓜分权力蛋糕的游戏就要结束了。在开会之前,中共特意发表了万字长文,对习近平极尽美化之能事,这个信号已经清楚说明,习近平的连任之路几乎不会有悬念,一切都正在按照设计好的步骤在进行。

关于这篇文章,已经有很多评论解读,大体上都有一个共识:这是对习近平进行造神、拔高,树立个人崇拜的开始。我对此基本都认同,就不在这里和大家啰嗦了。我只补充一点,就是由于习近平19大以来的内政外交实际上搞得一团糟,但他要想与毛邓并列以三分法断代,必须得拿出点干货来,没干货,就只能制造干货,就只能反话正说,无限拔高。

如此一来,就造成了一种过于强烈的反差,反而给人一种“是不是在高级黑”的感觉。实际上,把错误翻新成功劳、把失败粉饰为政绩,这是中共传统,从毛泽东时代就一直延续下来的。

只不过像习近平这样,不得不把几乎每一件重大的所谓政绩,都要靠做翻案文章而来,靠“非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法创造出来,还是比较罕见的。

【新媒放风:习近平颠覆接班制度】

今天我们针对六中全会,想要重点和朋友们讨论的,是一篇高度疑似放风的报导,就是习近平拟定新接班人制度的传闻。

这个传闻实际上是由一家新加坡英文媒体报导出来的,时间是在11月6日,已经是4天前。刚开始并未引起太多关注,直到最近两天才开始发酵。

《海峡时报》是新加坡历史十分悠久的英文报纸,被视为新加坡英语旗舰日报,创刊于1845年,所以这样一家百年老店的报纸对中共如此敏感的话题进行独家报导,是值得我等吃瓜群众看一看的。

根据报导引述党内匿名人士的消息说,习近平准备在这次六中全会上确定新的接班人制度,原因是他认为旧的接班制度不合理,他不愿意让已经95岁的江泽民或将满78岁的胡锦涛来决定自己的继任者是谁。

报导说目前中共高层已经秘密敲定了一个政治继任框架,据说将在20大前确定,但有可能不会对外公布。

【放风三大关键信息】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框架呢?按照知情人的说法,就是习近平可能不会直接指定一个继承人,而是在明年20大提拔多个下一代领导人进入常委会,然后在一段时间内测试他们的忠诚度和政治敏感度。

比较引人注目的是,这篇报导直接点了5个可能被习近平相中的人选名字,分别是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中办主任丁薛祥、现任副总理胡春华、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与广东省委书记李希。

这是报导提到的第一个关键信息。

第二个关键信息,是报导说习近平不仅要推翻邓小平有关任期限制、集体领导等规则之后,还可能在另一个重大问题上背离邓小平,即他要恢复并出任党主席一职。

第三个关键信息,就是中共内部有意见认为,习近平应当接受与他同一年龄段的人继续留任政治局常委,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党内对他违反“七上八下”原则的批评。

那么要如何看待这样的一篇报导呢?首先,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一点,这很大可能是党内某个派系主动放风的消息,在中共这种全过程黑箱操作的体制下,相对来讲可以提供一个我们观察中共高层动态的窗口。

当然,这种放风往往都含有强烈的政治目的,有的是为了定点打击某些对手,有的是提前放风测试某个敏感问题的水温,也有的是借此说出不便于公开说的话等等,所以我们对这类信息大都是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的态度,需要谨慎观察。

就这个消息而言,在我个人看来,很难说它就是高层一个获得了共识的定案,因为未来还存在相当大的变数,但这很有可能是在高层被提出来并进行过讨论的框架,所以我们不妨暂时就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来简要讨论一下。

【“五位阿哥争位” 胡春华靠边?】

第一个关键信息,也就是陈敏尔等“五位阿哥争位”的消息,这当然只是开玩笑,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这个消息涉及到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现任7位常委中,如果按照过去党内“七上八下”的帮规严格执行,那就只有李克强、栗战书和韩正三人退下,汪洋、王沪宁和赵乐际都不到年龄,而且也只干了一届常委,完全有资格留任。(远见快评

所以,如果要想实现五位阿哥进京,习近平还要干掉这三人中至少两个人才行,但如果对方年龄未到,而又挑不出什么大毛病的情况下,想要强制拿下不能连任,这个难度其实非常大。

如果习近平真的能做到,那么目测其中汪洋和赵乐际相对比较危险。前者是团派大员,多次被放风说他是党内搞垮习近平之后的继任者,这当然犯了大忌讳。而赵乐际一直都不受青睐,与一直为习近平提供全套政治化妆服务的王沪宁相比,受宠的成色要差了不少。

此外,我们观察一下“五位阿哥”的情况就会发现,陈敏尔、丁薛祥和李强、李希4个都是习近平亲信死党,唯一的例外就是胡春华,他是胡锦涛隔代指定的人选,是前朝政治遗产的一部分。

胡春华的入选,反映出习近平多少还是念着一点胡锦涛当初裸退放权的情分,但也就那么一点而已。胡春华或许能够进入常委,但想要执掌中枢恐怕有点勉为其难。我们都知道,隔代指定接班是邓小平首创,他率先指定了胡锦涛,结果就成为党内默认的帮规延续下来,于是江泽民照猫画虎指定了习近平,而胡锦涛也照例指定了胡春华。

习近平既然要颠覆隔代指定的模式,势必要打断这根链条,胡春华这个极具象征性的人物就不太可能担任总书记和总理这样的一二号角色了,而是更有可能接替汪洋去执掌政协。

而在剩下的4人中,实际上陈敏尔与丁薛祥的“圣眷”明显高出李强和李希。也就是说,所谓的“五阿哥争位”只是一个表象,是习近平式全过程民主的一个装饰品而已,他真正想要的,就是像毛泽东那样,谁是继承人自己一句话说了算,同时也能够像邓小平那样,即便自己退居二线了,万一发现接班人不合心意,开个会举手之劳就可以换人。

【秘密建储:习近平抄雍正作业?】

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这个新的接班人模式,实际上也是新瓶装旧酒,很像是在抄雍正皇帝的作业。

我们都知道,雍正皇帝在历史上最有名的一项政治遗产,就是首创了秘密建储制度。这个制度最大的特点,是并不遵循历代主要采用的嫡长子继承制度,而是皇帝在世时不立储君,不宣布谁是继承人。

皇帝要做的,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写一份遗诏封入密匣内,一般放到皇宫(故宫)乾清宫正殿一块题为“正大光明”匾额的后面。将来天子驾崩之时,再由王侯宗室、顾命大臣等人当众开匣公证,立诏书所定之储君为新的皇帝。

秘密建储是雍正吸取了康熙晚年出现“九王夺嫡”的教训才建立的制度,其好处是不立储君,也就没有了储君成为众矢之的的危险,各位皇子阿哥只能努力表现自己去赢得皇帝的欢心,这样对皇帝来说也相对安全,有助于最高权力平稳交接。

而弊病就在于,所谓的秘密建储,实际执行中很难做到真正秘密,比如雍正八年曾将传位密诏密示鄂尔泰、张廷玉两人,目的当然是希望他们心里有数暗中巩固继承人地位。类似的情形在乾隆朝和嘉庆朝都出现过,就是皇帝属意哪位皇子,时间长了其实大家都能看出七七八八。

但既然形式上是秘密建储,皇帝就无法在保密的前提下重点培养储君,这必然导致继承人没有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权力,其总揽朝政的能力锻炼会受到限制。

习近平为什么要抄这个作业呢?实际上其背后真正的原因在于,他要获得更大程度的独断,要最大限度排除一切可能对他的权力掣肘的因素。

不管秘密建储的利弊争议有多大,这个制度最核心的意义在于:它实质上废除了东宫制度,废除了“皇太子”及其东宫整个扈从的权力体系,也就废除了太子及其亲信、党羽、僚属等组成的政治集团对最高权力的牵制或威胁。

一句话,这个制度彻底废掉了真正意义上的“太子党”,杜绝了第二权力中心的出现。

这,可能才是习近平亲自部署抄雍正作业的深层原因所在。从这个角度来看,《海峡时报》这篇放风文章,更像是习派人马放出来测试水温的举动。

【恢复党主席 又抄毛泽东作业?】

我们再接着说说第二个关键信息,也就是习近平可能恢复并自任党主席职务的说法。

这个“党主席”可能有的朋友不太熟悉,党主席的全称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这是存在于中共1945年七大到1982年十二大这个期间的最高负责人职务的正式职称,也简称中共中央主席。党主席的职权,是领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工作,这也意味着这个职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的最高决策者。

毛泽东从1945年开始担任这个党主席,在文革中,他斗倒了刘少奇,废除了国家主席和国防委员会,使得党主席成为党政军三大系统事实上的最高统帅,然后他就一直担任这个职务到病死为止。

1982年9月,中共召开十二大,邓小平以完善集体领导制度的名义,修改中共党章,不再设立党主席,只设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并规定,总书记职能只是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同时主持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工作。

大家看到了吧,从“领导政治局”到“负责召集政治局会议”,这个规定上文字表述的变化,代表了对总书记权力的大幅度限制。

我们都知道,邓小平搞什么集体负责制,其实也是挂羊头卖狗肉,他自己实质上依然是终身执政。虽然表面上修改党章废除了党主席,又将国家主席、总书记和军委主席分开由3个人担任,但实际上他这个军委主席才是真正的最高决策者,甚至在最后时期他连军委主席都不是了,依然可以隔空警告时任军委主席的江泽民说:谁不改革谁下台。

习近平似乎一向不喜欢这种装模作样幕后垂帘的做派,他是比较喜欢霸王硬上弓那一路的,不想扭扭捏捏惺惺作态,而是明火执仗地直接来,就是要独断独行,看你们能奈我何。

所以,习近平如果真的在六中全会成功恢复并自任党主席职务,接下来他只需要把邓小平当年的动作照做一遍,在明年20大之前修改党章,把党主席领导中央政治局的职能重新改回来即可。

【5大主席集于一身 习近平早有铺垫】

事实上,为了这一天,习近平早有铺垫。在2019年3月20日,人民网就曾经特别刊登题为“1943年3月20日毛泽东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一文,强调毛泽东在这一天确立了党内的领导地位,从此统帅党中央,令中共在革命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

而更早的2018年3月,就已经有风声传出,习近平将在二十大时修改党章,把党章22条中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改成中央委员会主席,同一条款中“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的工作”,改为“中央委员会主席代表中央委员会,是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主持人,也是中央书记处工作的主持人”。

这个改动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此后的每一个五年任期中,只开7次中央委员全体会议的休会期间,所有重大决策就都由主席代表处置了,这等于重新在制度上赋予了习近平一人独大的地位。

也就是说,一旦习近平恢复了党主席,我们很可能会看到空前绝后的一幕,习近平将集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主席以及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这五大主席于一身,此前的“小组治国”将正式升级为“主席治国”。

一旦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海峡时报》爆料说党内有意见认为,习近平应当接受与他同一年龄段的人继续留任政治局常委,这种意见的本意就是想要阻止“五位阿哥进京进常委”,目的就是不想让习近平搞秘密建储,不想让他继续扩权,要争取维持一个有“太子党”存在的局面,这样对习近平可以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就像在车辆明显开始漂移失控的时候可以踩踩刹车一样。

当然,以习近平“总加速师”如此给力加速的背景下,他对极权无度的追求,对中国人民来说,也许不一定是坏事,因为谁都知道嘛,踩着油门玩漂移急转弯那结果多半就是翻车。也许天要亡中共了,就让习近平心想事成也未可知。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