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文革幸存者:警防美国红卫兵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1日讯】“他们只是反复高呼毛泽东的口号,‘造反有理’。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暴动’。”范弗里特女士说。

对于美国当前的文化事件,(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能教给我们什么?

范弗里特女士说:“(CRT理论说,)你生为白人,那么你就是压迫者,你生来就是有罪的。”

在本期节目里,我采访了席(习)·范弗里特(Xi Van Fleet),这位弗吉尼亚州的母亲,公开把“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简称CRT)的泛滥与她亲身经历的中国文化大革命相比较,这成为头条新闻。

范弗里特女士说:“文化大革命的恶果是全社会都被彻底的破坏。”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席(习)·范弗里特,很高兴你能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范弗里特女士:能参加你的节目,感到非常荣幸。

文革来源:毛担忧失去权力

杨杰凯:非常感谢你这么说。自6月以来,我一直在关注你,当时你在劳登县公校董事会(Loudoun County school board)里(作证),你走到麦克风跟前,就你所看到的当下一些倾向,讲出震撼人心的话,这些现象让你想起了,你在中国经历的一些往事,实际上那是文化大革命。

我很想深挖一下整个事件,这次采访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可以更深入地探讨你过去及现在所看到的,以及后来实际发生的事情,因为你有这样的背景,你来自共产中国。

范弗里特女士:是的,我来自共产中国,我在共产中国长大,26岁时我离开中国,到了美国。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还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我的整个学生时代,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

之后,我被下放到农村去干农活,接受农民的再教育,就像很多、很多城市(知识)青年一样(上山下乡)。因此我一直都说,我对文化大革命有充分的体验。

杨杰凯:这很吸引人,暂且先不谈。然后我猜你下乡几年后,整个政策实际上都变了,对吗?

范弗里特女士:是的,谢天谢地!我到农村的第三年,邓小平上台了,他说,我们要开始通过考试选拔让年轻人上大学。以前不是通过考试,而是靠行为上表现良好,靠党领导的选拔。那么现在他说,要靠你的能力。所以我就通过考试、上了大学,学习英语专业。

杨杰凯:不如让我们先谈谈什么是文化大革命,然后再进入今天的话题吧。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然后你再告诉我,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你有什么感受?

范弗里特女士:是的,搞清楚为什么会发生文化大革命非常重要,我也是很久以后才明白。在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前,毛泽东已经推行了很多灾难性的政策,其中之一导致了大饥荒,大概4000万人被饿死。

所以中共党内有一些批评,质疑毛的领导地位,毛感到他的绝对权力受到了质疑,这就是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动因,基本上是为了清除他从上到下的政敌。(要清除的)头号政敌是中国(中共)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一直(清除到)到基层地方政府(的异议者)。

他们都需要被清除,毛想把自己的人安插到每一级政府里面,这就是他让群众参与的原因及手段。然后第一个就是发动红卫兵,是那些在大学里被洗脑的年轻人。文化大革命从北京开始,之后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红卫兵大部分是学校中的孩子。

但是美国在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杨杰凯:很吸引人。我的问题是,你说大约10年前,你开始看到(在美国)事情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你不喜欢,你很担心。那么,你又看到了什么?

范弗里特女士:我得仔细想一想,但有一个例子人让我记忆犹新。那是关于特伦特·洛特(Trent Lott)的,实际上发生在1990年代初期。我想特伦特·洛特当时是共和党参议员,他被取消了,因为他说了一些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的话,所以他不得不辞职。

我想这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然后我也没有再多想下去,但那是我记得(碰到的)第一个(被指责为种族主义者)例子,让我直接想到了文化大革命。

杨杰凯:说得好,好的。

范弗里特女士: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杨杰凯:那么,我们就稍微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因为对很多人而言,他们听了你的演讲后,也许其中一些人已经明白(美国的情况)与文化大革命类似之处。但是对于很多人而言,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

你给我讲过,(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有很多人死亡,一些人被残酷杀害,还有没完没了的批斗会,人们被游街示众,就像你描述的那样,把头发剃掉,作为不符合党要求的一个反面教材。

对很多人而言,(中国文革)这些事情看起来比如今(美国)发生的事情更极端。那么,这(美国的情况)和文化大革命到底有什么不同?

范弗里特女士:我觉得,这些例子或故事可能有些极端,但这正是我们发展的方向。一件事我已经注意到了,那就是人们感到很害怕,非常害怕。我看到了这些现象,特别是在我的工作场所,存在一种“正确”的说话方式、“正确”的理念。让其他不同意的人觉得,如果他们说出自己的观点,可能会有被指责为种族主义者的风险。

“种族主义者”本质上和“反革命”成一回事

这就像中国的一个词“反革命”,适用于(打击)所有人。所以,(在美国)任何东西或任何保守的价值观,都不能公开分享。

杨杰凯:你是说,(在美国也)有了这个“反革命”的说法,一旦你被贴上这个标签,那就完了?

范弗里特女士:嗯哼(肯定的)。

杨杰凯:你是说,“种族主义者”这个词本质上(和“反革命”是一回事)……

范弗里特女士:是一回事,是这样的。因为它(“反革命”这个词)不再有任何意义,这就像如果你不符合党的要求,或者如果党的领导人想撤你的职,不管怎么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反革命”没有明确的定义。

“种族主义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按照我的理解,是一种个人行为,一个因为种族而歧视别人的人。但在过去的几年里,其含义发生了变化。任何不认同左派意识形态的人,都成了种族主义者。其中一些(说法)可谓荒唐可笑,但“种族主义者”已成为一顶大帽子,就像“反革命”一样,可以套到所有人头上。

而在中国,实际上他们(中共)有两种“反革命”。一种是(根据)你今天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们就说你是(现行)“反革命”;另一种叫做“历史反革命”,就是(根据)你以前做过什么、说过什么。

那麽现在在美国,我看到了同样的事情,因为种族主义者,也成了一顶可以给所有人戴上的大帽子。我们也看到,有人因为说了些与种族主义完全无关的话,而被称为种族主义者。我们还看到,有人因为他们以前说过和做过的一些事情,而被称为“种族主义者”,就像(中共的)“历史反革命”一样。

就像弗吉尼亚州州长诺森(Northam),现在被称为“种族主义者”,因为过去他上大学时,曾戴黑面具扮演过黑人,这就相当于中国的“历史反革命”。。。

杨杰凯:那么,自从6月以来,你被美国人和美国以外的人所熟悉后,事态有什么新进展?我是说,显然你已经参与了很多活动。10月后,你看到事情有了什么变化?

家长们疫情中首次看到孩子教室 开始醒悟

范弗里特女士:我认为好的迹象正在出现。我认为,最终家长们将会醒悟,这与COVID有很大关系,因为当家长们第一次能够通过Zoom(一种视频聊天、会议软件),看到教室里发生了什么时,他们确实感到非常震惊。

如果你还记得,劳登县Zoom(视频)会议上出现的第一个视频画面是,一个历史老师与一个黑人学生交谈,向他展示了一个黑人女孩和一个白人女孩的照片,问他都看到了什么。

黑人学生说,“两个女孩。”“不,你真正看到的是什么?”“两个女孩,她们在做什么事情。”“不,答案是,你应该说这是一个黑人女孩和一个白人女孩。”基本上,他真正想要教给人们的,首先是辨别肤色。

这件事情被曝光了,并疯狂传播,这就是它(家长们愤怒)的开始。然后家长们开始密切关注教室里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感到愤怒,这就是为什么家长们去找学校董事会。现在,公校董事会会面成为全国各地的战场,因为家长现在正在采取行动。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