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管轶教授呼吁检测抗体的访谈为何被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19日,病毒学家管轶教授在汕头接受了媒体的专访,该访谈在11月7日发布,随即在大陆网络热传,但很快这个访谈遭当局删除。

那么管轶教授在访谈中究竟谈了什么敏感话题?当局又为何要急匆匆的删除这篇访谈呢?

关于事件的主角管轶教授,许多读者可能并不陌生,现年59岁的他有“病毒猎手”之称,是香港大学新法病毒性疾病学教授,港大和汕头大学联合病毒学研究所的所长,同时也是中共卫健委高级别医疗小组的成员。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武汉封城前,正是赴当地考察疫情的他在第一时间发出警告说,武汉疫情的爆发规模将会是SARS的十倍起跳,并建议马上封城。当时这听起来确实危言耸听,但一年过后,全球感染新冠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3亿,足见管铁教授的先见之明。

在10月份接受采访时,管轶教授再次给中国敲响了警钟。他指出,COVID-19病毒已经完全适应了人类,就像甲型流感病毒长期在人类中流行一样。要实现病毒“清零”的目标,估计没有机会了。

管轶教授还提出,打疫苗之后,一定要检测体内有没有COVID-19的抗体产生。他表示,“我们不要再动不动就全员核酸检测,我觉得,检测抗体比较重要。不要害怕触碰,这个老虎屁股应该去摸一下,早晚都得摸的。”

尽管管铁教授没有指名道姓的点中国政府的名字,但他的发声针对的是中共的防疫政策则是显而易见的。

自从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中共一直实施以清零为目标的防疫政策,而且是全世界迄今为止仍在继续实行这一政策的极少数国家之一。为了实现群体免疫的清零目标,中共还一直在力推疫苗接种,甚至变相强打疫苗。据媒体报道,截至8日,中国大陆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233,849.3万剂次。当局建议完成全程接种6个月的人群可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目前已完成接种加强针3797.3万人。

但清零政策的结果却明显差强人意。从云南边陲的瑞丽小城到上海迪士尼乐园,这一政策让许多民众身心疲惫、不堪重负,但是新一轮疫情依然蔓延多省。截至11月8日,中国大陆31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62例,本土病例43例,分布在八省11地。而且,许多确诊者都打过国产疫苗,有些人还不止打过一次。

全国范围内的疫情延烧不可避免的提出了两大问题——一个是清零政策还该不该继续实行?一个是国产疫苗到底管不管用?

不言而喻,管铁教授对前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对后一个问题他没有明说国产疫苗不行,而是强调要做抗体检测来验证国产疫苗的有效性。

如果是在一个民主国家,管铁教授公开发表这样的观点,不用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决不会受到政府的干预和禁止,但在大陆现行的政治气氛中,则无异于是在“妄议”官方的政策,那还得了!

在大陆,疫情防控至始至终都不是也不可能是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而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过去是这样,现在仍然是这样,将来还是会这样。具体而言,清零不仅是中共标榜其所谓制度性优势的一块招牌,也是其强化维稳的一种极权手段,而国产疫苗的效果更是关系到党国的面子。试想,如果放弃清零中共还怎么吹嘘其制度优势?抗体检测结果如果不理想中共的脸又往哪搁?

显而易见,无论是否认清零的必要性,还是呼吁检测抗体,管铁教授的这番言论在中共眼里都是在公开跟自己唱对台戏,都对维稳构成了威胁,它能容忍吗?当然不会。由此可见中共的专制与虚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