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智库:澳洲证明与中共脱钩 经济仍可繁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1日讯】澳洲智库“伯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研究主任杰弗里·威尔逊(Jeffrey Wilson)本周在《澳大利亚向世界展示与中国脱钩的模样》一文中指出,“北京在试图报复堪培拉的做法至今遭到惊人的失败。”

这篇文章于11月9日刊登在美国刊物《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威尔逊表示,中澳经济关系迅速脱钩的事发点起于去年——澳大利亚要求对Covid-19(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来源进行独立调查,不料中共以战狼手段和贸易壁垒限制澳洲商品输入中国,并借此威摄其他国家勿与其作对。但中共当局显然在“威逼澳洲”和“警告他国”等方面都遭遇空前的失败。

“到目前为止,(中共)对澳州的影响出乎意料地小。如果这就是与中国脱钩的结果,那么从澳州的恢复力表明,该国与中国的脱钩成本远低于许多人的假设。其他与中国有分歧的国家也不会忘记这一事实。”

威尔森表示,长期以来,中澳的政治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不过两国的贸易仍年年增长。从2009年到2019年,澳洲对中国的出口增加了两倍,达到每年1,490亿澳元(约1,100 亿美元),其中大约一半是铁矿,其余则是煤炭、天然气和农产品,以及来自中国学生和游客的大量收入。

在2020年4月的独立调查事件后,中共接连对澳洲的煤炭、大麦、铜、羊毛、绵花、糖、牛肉、龙虾、木材、葡萄酒等一系列商品实施进口限制或禁令。铁矿石则是少数没受波及的商品,因为中国钢铁业极度依赖澳洲的铁矿石,此举完全是出于“自身利益”。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当时曾公开指责中共进行经济胁迫。

由于中国占澳大利亚出口比例将近40%,当时人们认为澳洲的产业将受严重打击。但事实上,制裁的效果出奇地轻微,原因是澳洲成功将贸易转移到其他国际市场。

以煤炭为例:中共在2020年禁止进口澳洲煤炭,中国公司因此只能购买俄国和印尼的煤炭。此举导致俄国和印尼的煤炭供应短缺,印度、日本和韩国反而去购买澳洲的煤炭以填补需求。更加上全球能源紧缩,使煤炭的价格提升,让澳洲的煤炭生产商今年的出口收入上升。

除了煤炭,许多澳洲产业也成功地进行了贸易转移。大麦被卖到沙乌地阿拉伯和东南亚,铜销往欧洲和日本,棉花转至孟加拉和越南,而龙虾透过香港进入大陆。

威尔森表示,“这不是中国(中共)第一次强迫贸易伙伴服从它的命令。中国(中共)曾在外交争端期间、对其他八个国家实施贸易胁迫,包括:加拿大、日本、立陶宛、蒙古、挪威、菲律宾、韩国和台湾。但中国(中共)这次对澳大利亚的大规模攻击是前所未有的。中国(中共)通常以制裁次要产品作为警告,如:挪威的三文鱼、台湾的菠萝,但澳大利亚是第一个受到主要经济商品被攻击的国家。”

但澳州与中国经济脱钩的成本,远远低于任何人的预期。澳洲财长乔许·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说:“我们的经济被证明具有显着的弹性。”

据澳州财政部估计,受中国贸易限制影响的行业在第一年的出口损失约54亿澳元(约40亿美元),但它们同时在其他地方找到了44亿澳元(33亿美元)的新市场。净损失仅占全国出口的0.25%。更重要的是,由于铁矿石价格飙升,澳洲对中国的矿产出口价值实际还增长了10%。

威尔森表示,“澳大利亚的经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事实:贸易脱钩并不自动意味着贸易崩坏。”

“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在与中国脱钩的战略影响方面提供了更广泛的教训。首先,各国政府不能再指望把与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分开;政治方面的困难很快就会遭到经济方面的威胁。第二,澳大利亚也证明了,中国(中共)的叫声比它的实际影响要大得多。”

“事实上,澳大利亚现在可能正在激励其他国家采取立场。5月,立陶宛退出了由中国和东欧国家组成的有争议的17+1集团,此后它同意在台湾设立代表处。”

“澳大利亚已经向世界展示了它可以对中国(中共)说不,并在贸易制裁和被迫经济脱钩的情况下仍然繁荣。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国家开始效仿。”

(记者陈北晨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