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迫害 刘亚芹含冤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2日讯】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亚芹,因信仰遭受两次非法判刑,累计7年。狱中遭受各种酷刑,出狱仅5个月,于2021年10月31日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刘亚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苏秦背剑”式吊铐,每天21小时被强迫坐在很小的小凳子上,并固定姿势体罚50多天和遭暴力殴打等多种酷刑

刘亚芹,女,1952年出生,老家是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安区。

修炼法轮功以前,刘亚芹患有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胸部一高一低。刘亚芹犯病时张嘴窜喘,喘气时都疼痛。她还患有腹膜炎、盆腔炎,走几米路都困难。

刘亚芹反复治疗没有好转,右小腹鼓包变成结肠癌,在哈尔滨住院26天。刘亚芹出院回家后,又全身浮肿、浑身乏力,排尿困难,一年365天都在病痛中熬煎,苦苦挣扎了十多年。

1996年12月4日,刘亚芹有缘修炼法轮功。刚炼功没几天,刘亚芹的身体就奇迹般地消肿了。修炼法轮功仅3个月,她所有的病全都好了。

2000年2月,刘亚芹和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和平上访遭绑架。鹤岗市兴安区新建派出所李来金将他们劫持回鹤岗,非法关押迫害共5个月。

2002年4月,刘亚芹遭兴安区新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兴安分局某局长用文件夹抽打头部。并遭兴安区法院枉法冤判4年。

2002年10月,刘亚芹遭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查出有结核病。鹤岗第一看守所警察走后门,违法将她强行收监。在七监区,刘亚芹拒绝做奴工,被逼遭受码坐酷刑折磨。

2003年11月,哈尔滨天寒地冻。监狱长、狱政科科长肖林、七监区监区长康亚珍、副监区长崔艳等,指使狱警和刑事犯将刘亚芹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带到户外冻,刘亚芹被冻6天,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冻8天。

2004年7月,在监区长康亚珍、崔艳等人的指使下,刘亚芹等法轮功学员遭受多种酷刑迫害。白天,狱警和犯人将刘亚芹的手用手铐铐在双层床的二层床栏杆上,铐得双臂酸、痛、麻木,每分每秒都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和巨大的痛苦。晚上恶人把下面那张床的床板掀起来,将她一只胳膊穿过床绕回来,两手扭到后面再用手铐背铐上,手被手铐勒成了茄子皮般的黑紫色。

因拒绝戴名签,拒绝穿囚服,刘亚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遭受了更惨烈的酷刑迫害。她们双手被一上一下反扭到后面用手铐铐紧,狱警和犯人恶狠狠地将她们两臂掰开,再抱起来吊到高处,脚不沾地,身体悬空,全身重量悬在双手上。这种酷刑被称为“苏秦背剑”。手铐越铐越紧,两臂断裂般剧痛。有人被吊休克,扔地下往身上泼水,苏醒后再吊起来。

刘亚芹被吊起来后,痛得汗珠像大雨点一样大,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有一段时间,狱警林佳不让刘亚芹睡觉,睡觉就用矿泉水瓶里的水往脸上、眼睛上猛喷。刘亚芹还被双手扭到背后用手铐铐在水房,在墙边罚站,一夜一夜不停的煎熬、折磨。有个犯人,一连往水房地上泼了30多盆凉水,使环境更加潮湿、阴冷。

2006年,刘亚芹结束4年冤狱。

2014年,刘亚芹往老家鹤岗邮寄几朵小莲花,又遭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绑架,非法拘留2个月零2天,被取保候审。

2018年7月,刘亚芹坐公交车遭警察绑架,后被鹤岗市兴安区检察院、法院构陷,遭枉判3年并处罚金3000元人民币,又被劫持到黑省女子监狱迫害。

一进监狱,刘亚芹就被分到“攻坚组”,由5名刑事犯包夹监控迫害。刘亚芹被强迫体罚,坐20釐米见方、20釐米高的小凳子上,双膝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

刘亚芹又被强迫坐在60釐米见方的地砖内,两脚及小凳子不能出地砖,不能眯眼,眯眼就用自来水浇,稍有不慎就拳打脚踢。每天深夜2点才让睡觉,4点半起床。

七八月份夏天,被逼坐小凳子,不到三天臀部就被硌烂,这样在酷刑中痛苦煎熬了50多天。

2021年1月17日下午,一组集体洗漱时,因为同情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遭遇被牢头狱霸搧耳光,拳打脚踢,胸部被打的青紫一片,呼吸都疼痛,很多天才恢复。

明慧网原文:遭黑龙江女子监狱残忍折磨 刘亚芹被迫害离世

(文字整理李晓梅/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