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全会公报泄习近平下一步动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3日讯】中共六中全会发布公报,正式通过党史上第3份历史决议,将习近平确立为比肩毛邓的地位。该公报基本确认了早前媒体热议的毛邓习“三段论”,并暴露出习近平下一步的动向。

11月11日闭幕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了所谓《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并决定于2022年下半年召开中共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二十大)。中共二十大将确定中共下一届领导班子,其中包括习近平是否连任。

六中全会决议两大看点

习近平主导通过的这份决议,最大看点有两个。

其一,与1945年毛泽东清洗党内对手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1981年邓小平纠正毛泽东文革路线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不同,习近平主导的历史决议完全没有否定他的任何一位前任、包括其死对头江泽民,通篇都是对中共及历届党魁的称颂。

其二,习主导的这份决议,将习近平的历史地位提升至不输毛泽东,至少超越邓江胡的高度。

与之前流传的三段论略有不同,习主导的决议将党史划分为四个时期: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邓、江、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习)。

公报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予以肯定,并让毛独占两个党的历史时期;而且,只字未提例如文化大革命和“六四”大屠杀等他们的任何过错或争议。

不过,公报的绝大部分篇幅都是在歌颂习的功绩,并使用“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等表述,暗示了习近平超越历届前任的历史性成就和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六中全会公报全文提及毛泽东7次,邓小平5次,江、胡各一次;而习近平的名字出现了17次。

另外,公报对国际形势和港澳台问题着墨甚少,其中主要是称颂中共的治港成绩。

决议泄露习近平下一步动向:攘外还是安内

90年前,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毛泽东在夺取中国政权的过程中,最怕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如今,习近平面临类似的难题。

习的困境体现在六中全会公报中的文字并不多,主要就一句:一年来“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各项任务极为繁重艰巨”。

但实际,国际上,从战狼外交、“一带一路”恶评如潮,到美英澳组建围堵中共的新印太联盟“AUKUS”;在国内,从可能激发社会动荡的房企债务危机、停电危机和失业浪潮,到暗藏生死搏杀的党内激斗,习近平已深陷危局。

是首先解决内忧,还是外患?六中全会公报透露了习的下一步动向。

1931年,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在《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声明中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战略,主张剿灭共产党的武装分裂叛乱,从而集中全国之力抗击日本侵略。但在政治对手和国内舆论的掣肘下,蒋未竟全功。毛泽东趁侵华日军极大消弱抗日主力国民党军队之际,最终夺取了政权。

习近平最大的内忧:政治斗争

对习近平而言,六中全会召开当天的党媒头版评论,影射了他最大的内忧。

11月8日《人民日报》头版评论称,党在新形势下面临许多“严峻挑战”,并引述习近平话语指称,“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反腐没有“铁帽子王”。

尽管六中全会公报对习歌功颂德,但即将执政10年的习近平,任期内唯一亮眼的政绩只有一个,即他和昔日亲密战友王岐山发动的反腐败运动。

习在2012年底发起的反腐败斗争中,公开查处了包括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苏荣、杨晶等1名正国级、6名副国级、2名军委委员级、数十名正部级、数百名副部级高官。

其中,绝大多数落马官员被认为隶属于习最大的政治对手江泽民派系。在中共体制内,正国级和副国级官员并称为“党和国家领导人”。

2015年初中纪委和党媒曾发文怒批“铁帽子王”,一度被外界视为,习近平将拿下江泽民和曾庆红这两个最大的对手和贪腐官员最大的后台。但其后并无下文。

2018年3月,习近平修改中共宪法,取消了对自己连任的限制。此举被外界视为习近平与江泽民派系达成妥协。

自那时起,习的反腐斗争再未触动任何一名“党和国家领导人”。不过,海内外频传习近平遭政敌刺杀的消息。

2020年、2021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以及曾经担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傅政华先后突然落马。两人都被视为是江派的刀把子,参与镇压法轮功和其它人权迫害;投靠习近平后,继续获重用。

孙力军被习当局通报的罪名包括“政治野心极度膨胀”等罕见用语,被解读为曾经参与反对习近平的政治斗争,甚至是政变。

在2021年10月傅政华落马前后,习当局又披露了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等其他落马政法官员与孙力军“搞团团伙伙”的部分内情,其中对王立科的表述是“从未对党忠诚老实”。

同时期,陆媒“网易新闻网”引述中共内部《早会通报》称,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长罗文进与邓恢林等人策划暗杀“国家主要领导人”。中纪委同年9月也发文表示,这些政法官员“还想谋取更大的政治权力”。

中共透过朝野舆论释放出的这些讯息,被外界解读为,习近平将与江派生死搏杀的党内斗争半公开化。

最具诱惑力的外部挑战:台湾问题

尽管中共面临国际上的各类严峻挑战,但对习近平而言,其中能够变现为历史功绩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统一台湾的“大业”。

2021年10月9日,习近平在中华民国国庆日“双十节”前夕宣称,完成统一的历史任务“一定要实现”。习在当天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上说“坚持和平统一”,但依然未放弃对台用武。

外界通常认为,真正阻挡中共武统台湾的障碍是美国政府的态度。两者近期已经在政治、外交甚至军事上展开了激烈的非直接对抗。

2021年10月初的四天内,中共派出149架次军机扰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随即敦促北京停止对台湾的军事、外交和经济胁迫。

10月11日,解放军发布抢滩登陆实战演练视频。10月14日至15日,加拿大军舰与美国军舰联合穿越了台湾海峡。

10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电视节目中承诺防卫台湾,白宫随后澄清说,美国的对台政策并未改变。

不过,10月27日,拜登向包括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内的亚太18国领导人,重申了美国对台湾的承诺“坚如磐石”,并表示关切中共的“胁迫”行为。

与此同时,中共也加大了针对台湾的军事演练的频率,并透过试鸣防空警报、发放战备应急包等展开舆论宣传,将备战行为和紧张态势扩大到民间。

分析:六中全会后习近平的首要目标

六中全会之后,二十大之前,习近平的首要目标是拿下虎视眈眈的党内敌手,还是优先解决外部挑战,甚至完成比肩毛泽东的统一大业?

台湾政大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李酉潭认为,习近平最优先的目标是内部斗争。与不少分析人士的看法不同,他认为,“习近平都不一定能连任。所以在二十大之前,他的首要目标是政治斗争。”

李酉潭说,“中共的内部和外部挑战已经结合在一起。从中美贸易战到打压香港人权,再到疫情扩散全球引发与国际社会的冲突,还有国内破坏环境来发展经济等等,内外交迫之下,中共的未来不会是坦途。”

他认为,“内政外交联动之下,随时可能激发共产党内部的权力斗争。对习近平而言,政治斗争远远大过经济,大过民生,也超过外部的挑战。因为中共政权的实质就是暴力加谎言,无论六中全会上怎么说,中共二十大前,政治斗争还是暗潮汹涌。”

李酉潭表示,习近平在压力下可能采取邓小平模式,“就是他有可能采取垂帘听政的模式,让出总书记等位置,自己保留军委主席,退居幕后掌控权力。”

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颜建发也不看好中共政权的未来。他相信习近平在六中全会后面临内外挑战,“他虽然没有否认前任,但把前任的人马都打下来了”。

他表示,习的很多做法让人难以理解,“他停发中国护照,限制中国人出去。还有对房地产、文化教育、娱乐事业一刀切等等。这样拖到明年底,中国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形势会很低落,肯定拉不回来了。”

颜建发认为,在外部挑战中,习近平最看重与美国的关系,“不过中共在国际上越来越孤立,它面对的不是一个美国,而是整个国际社会。”

不过,旅澳法学家袁红冰曾对大纪元表示,他认为台海战争一触即发。袁红冰说,中共六中全会确定习近平“毛泽东第二”的党内地位,习近平才有安全感,他才能以这样的地位发动台海作战。

时事评论员唐敖则认为,“六中全会公报显示,习近平为谋求连任再次与对手妥协,其势仍岌岌可危。”

他分析说,六中全会前,江派头目曾庆红侄女曾宝宝的花样年陷入债务危机,江派大员中共前常委张高丽遭网球名将彭帅指控性侵,“这些明显是习在敲打对手。然而公报肯定了江泽民的成绩和地位,这说明习最终与江派妥协,使用的是软硬兼施的手段。”

唐敖认为,“习近平在六中全会上为自己树立的地位越高,统一大业对他的诱惑力就越大。”“唯一的问题是,过往教训让习清楚江派的妥协并不可信,所以他当前的首要目标应该是解决内斗、谋求连任。”

但他表示,中共近期针对台湾的军事胁迫和内部宣传等高调行为,虽然并不符合制敌机先的战争规律,并被外界视为是习近平寻求连任、展示强硬形象的政治秀,“但客观上看,这些行为本身并未降低其原本的意义,那就是为武力攻台做准备”。

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只有一处提到台湾问题,用语是“坚决反对‘台独’”。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