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假、硬、僵——评中共六中全会公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3日讯】11月11日,六中全会公报被中共机器如期炮制出来。如果评论这篇党八股,笔者就三个字:、硬、僵。

先说“”。第一个假,当前中国危机深藏、国际清共潮起、内斗激烈、当局施政无方,中共可谓末路狂奔,但公报对此视而不见、只字不提,闭着眼喊一年来,“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取得了新的重大成就”。当然,这也是中共的老把戏,无论什么情况都喊“形势一片大好”。

第二个假,全面歪曲中共历史和中国历史,喊“党和人民百年奋斗,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事实上,中共这百年正是中国历史最黑暗的一段。试问,哪朝哪代杀了这么人,饿死这么多人?哪朝哪代能管到你家只准生一个孩子?而五千年正统文化也被中共毁于一旦,社会堕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再就中共党史而言。1978年中共第二份历史决议,还对毛泽东三七开,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这次公报呢,只强调毛泽东的所谓政绩,完全没有提到毛泽东在执政后期制造的悲剧——即使中共内部,也视此为倒退。

次说“硬”。有评论说,六中全会公报“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全篇没有新的内容”,都是这几年“反反复复宣传的内容”。为什么不断重复呢?一方面,硬性洗脑,以此规范全党全国人的思想;另一方面,体现当局的强势和强硬:对内,谁也别要来与当权者扳手腕,是习当家;对外,“中共模式”,美国、西方、各色人等都给看着、学着、跟着,别说三道四,跟别想改变我。

举个具体例子。相比上一届六中全会、以及通过第二份历史决议的十一六中全会,这次罕有提到香港问题,为其倒行逆施的香港政策强行张目,竟称:采取一系列“标本兼治的举措”,为推进“依法治港治澳”、促进“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打下了“坚实基础”。

摆出如此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势,中共根本不在乎天下人的寒心,而是要天下人死心,并以此作为党内“团结”的基石:我就一条路走到底、走到死。所以,中国人和世界要想活下去、活的好,只有解体中共一条路可走了。

再说“僵”。“僵”指“僵死”的“僵”。死亡的气息之一就是僵,不灵活、僵化、僵硬了,这也是当今中共的一大特征。笔者之前写过《中共早已脑死亡》、《“百年党庆”与“僵尸效应”》等等文章,谈过的不再说,这里只谈两点。第一,意识形态是中共的生命线,但恰恰意识形态早就僵死了。毛泽东提出了“新民主主义论”、“农村包围城市”,邓小平好歹也有“猫论”、“摸着石头过河”,但到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等而下之、越发不成样子了。中共丧失了对现实的敏感性和意识形态调整的能力,自我封闭,只能往走老路上走了。第二,朝中无人。中国从不缺乏人才,但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很难从社会上吸纳人才,有人才也被压制、摧残。这从王沪宁当了三朝党魁的主要智囊这件事情上看的分外清楚。同时,王沪宁占据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这个职位长达18年。

再以这次六中全会议程为例。即使要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也完全可以通过“百年党庆”的形式来搞,根本没必要为此专开一次中央全会,还有那么多急务、那么多重大政策问题等着解决呢。而且,这样的事情并非这一回。比如,2019年10月,延宕了一年多、各界瞩目的四中全会终于召开,却不干实事(当时经济风险、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三大问题突出),专门务虚,搞个《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问题,2013年11月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在讲,6年后再次重炒。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也够“僵”了。

总之,“假”、“硬”、“僵”是六中全会公报的三个特征,充分暴露了当局的重心失衡和中共政局的危险,与其说是习近平时代的全面到来,不如说是中共末路狂奔的具体体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