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败家子是怎样把家败光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3日讯】晚清的首富是盛宣怀。他清末官员,秀才出身,官办商人、买办,洋务派代表人物,著名的政治家、企业家和慈善家,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中国商父”“中国高等教育之父”。

大家津津乐道的是他斗倒了胡雪岩。其实,许多人不知道,他还生了一个败家子,民国最大的败家子。这个败家的儿子叫盛恩颐,他娶了当时总理孙宝琦的女儿为妻,但沉溺赌博,奢华无度,纸醉金迷,曾经一夜间赌输100套房产,晚年更是落得一个凄惨的结局。

苏州留园是盛宣怀留给儿子的私人宅院

清朝末年,工业发展迅速,诞生了中国两大超级富商,一位是有着“红顶商人”胡雪岩,另一位则是“中国实业之父”盛宣怀。这两大家族几乎把控了整个国家的财富命脉,然而竞争无处不在,在李鸿章的支持下,盛宣怀最终挤垮胡雪岩,成为了“官办商人”。此后,一家独大的盛宣怀在清末已无对手,经商之路一帆风顺,不仅创造了巨大的家族财富,更是创造了11项“中国第一”。

盛家事业巨大,但人丁并不兴旺。盛宣怀一生娶过三位夫人,但最后的继承人只剩下了盛恩颐这个儿子。这个儿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小不知“钱”为何物,只要他想要,家里都会满足。被誉为“中国四大名园”的苏州留园,就是盛宣怀留给这个儿子的私人宅院,可见当时对于这个儿子,盛宣怀是多么喜爱。在商海打拼多年的盛宣怀怎会不知“富贵传家,不过三代”的道理,对于这个日后接管盛家商业帝国的继承人,他更是悉心培养。

民国初年,为了让盛恩颐得到最好的教育,盛宣怀将他安排到英国伦敦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两所名校读书。在盛宣怀眼里,学习西方知识总比私塾要实用得多。然而,这世上的事,却未必事事都能遂心。一到国外,从小被宠溺惯了的盛恩颐,此时怎会甘愿塌下心来读书?

他不仅没有将书读好,还染上了很多坏习气,吃喝玩乐不说,更是学会了赌博,俨然一副败家子的模样。在他看来,人生有限,财富却永远也花不完,又怎会将时间“浪费”在读书上呢?

1916年,盛宣怀在上海病逝,按照其生前遗嘱,将一半财富作为慈善基金回馈社会,另一半则留给家人。就算一半,留在盛家的财产也是富可敌国,何况,源源不断创造财富的公司,都在盛家人手上。留给盛家的财产,落在了盛恩颐手上。知子莫若父,躺在病床上的盛宣怀又怎会不知盛恩颐根本不足以撑起这份家业,但是他别无选择,只能寄希望于儿子未来能够发愤图强。

临终前,盛宣怀将儿子叫到身边,一再叮嘱他一定要将家业传承发扬,切不可败光家财。但事与愿违。对儿子教育的忽视,盛宣怀有没有后悔过,我们不得而知,但他若知道盛恩颐未来的所作所为,想必一定会心如刀割。

24岁的盛恩颐接掌了汉冶萍公司总经理

盛宣怀去世后,年仅24岁的盛恩颐接掌了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这是一家由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组成的超级联合商业体。

管理这样一个庞大的商业体,盛恩颐本应忙得不可开交,然而刚刚上任的他却忙于流连风月场所,对公司的事完全不放在心上。

尽管在母亲庄夫人的严词喝令下,盛恩颐开始处理公司事务,但他并非老实坐在办公室里,而是躺在烟榻上,边抽大烟边看文件。对他来说,批阅文件是应付母亲的督促,享受奢华自在的人生才是他应该过的生活,在奢靡无度这一点上,盛恩颐在上海是出了名的。

为了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盛恩颐购买了当时上海第一辆奔驰汽车,后来还是觉得过于低调,又将汽车全身镀上一层纯银。因为在家中排行老四,盛恩颐特意将车牌号定为“4444”,这样所有看到车牌号的人都会知道,是盛家四爷来了。

纸醉金迷 沉醉于赌博

此外,作为盛家独子,虽然父亲生前已为盛恩颐定了亲,并迎娶了北洋政府总理孙宝琦的千金,但他却不以为然,又在外养了多房姨太太。而他对每个姨太太出手也很阔绰,除了每人配一套花园洋房和进口轿车外,司机、厨师、佣人更是应有尽有。

由于盛恩颐每晚过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白天常常要睡到日上三竿才会起床。当时,刚刚从美国留学归国的宋子文,经人介绍成为了盛恩颐的英文秘书,有时为了找盛恩颐签署文件,他不得不在盛家一等就是半天。

诚然,这世上并非只有一种价值观,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不也是一种人生态度,自己的财富自己挥霍,他又没有影响到别人,快乐就好。是的,我们不能说哪一种生活态度一定是对的,这世上的事本就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

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从小被众星捧月、奢靡惯了的盛恩颐,他的快乐,似乎来的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于是,他开始寻找更刺激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快乐的需求,那便是赌博,要知道赌博并非一种简单的“娱乐”方式,而是无止境的“感官刺激”。

在盛恩颐眼中,自己生在盛家,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完全是自己应得的,而赌博这种事,亦是全凭“运气”,定要赢得个“盆满钵满”。

相较于在赌场的“大手笔”,盛恩颐在物质上的奢华都是小巫见大巫,这种盲目自信的“冒险”方式,成为了他每天必修的“功课”。

如果说物质上的开销对盛家来说不曾伤筋动骨的话,那么赌博则正式拉开了盛家没落的序幕。据赌场上的朋友回忆:“盛恩颐白天睡觉,每天要睡到下午四五点才会起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点当天的赌资,然后直奔赌场。”

对一个赌徒来说,如果没有现实的打击,是不能指望他改邪归正的,反而会越赌越大,以此来满足自己日渐贪婪的心。对盛恩颐来说,就更是如此,输钱并不会带给他痛苦,但是赢钱却能带给他快乐,而且赢得越多,快乐越大。

如果说这世上有最难以打破的记录,那一定是在赌场上,然而在盛恩颐眼中,只要有人愿意下注,就没有他不敢接地盘。于是,上海滩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赌局就此上演。

即使家财万贯 挥霍掉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自古以来,中国就从不缺少富豪之家,而富豪之家也从不缺少“败家子”,盛恩颐遇到的对手,就是浙江总督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

在一次狐朋狗友的聚会中,盛恩颐与卢小嘉偶遇,双方都是有名的富家子弟,请客的手笔更是一个比一个大。在上海,盛恩颐怎么允许有人的手笔比自己还要大,那样莫不是在朋友中丢了面子。所以,卢小嘉开一瓶洋酒,盛恩颐就要开十瓶,卢小嘉给舞女一千元小费,盛恩颐就要给一万元。

作为军阀的儿子,卢小嘉自然是不甘示弱,两个人你来我往,谁也不服谁,卢小嘉更是嘲笑盛恩颐是一个不学无术、只会花钱的草包。这话虽然不好听,但说的也都是事实,盛恩颐可不就是这样一个“草包”,可他又怎能咽下这口气,双方的争执越来越大。

最后,卢小嘉提议,有本事就赌一把大的,如果不敢赌,就算是输了,对于这种挑衅,盛恩颐又怎会示弱,相反,他也正有此意。为了彰显气魄,两个人将大把的家业都放到了赌桌上,与普通的赌资不同,他们令赌场老板拿出两份地图,二人圈地而赌,场面令人咋舌。

卢小嘉将江浙一带大片良田房产圈在一起,盛恩颐更是将位于上海北京路、黄河路一带的一百多套洋房圈作赌注。这样的赌注于一般人而言,别说有没有胆量,恐怕是连想都想不到的。

世人都说赌博会倾家荡产,就是这个道理,你永远想像不到一个赌徒会将什么放在赌桌上,即使家财万贯,挥霍掉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十赌九输并不是一句空话,盛恩颐一举输掉了这100多套繁华地段的房产,再荒唐的人也知道这些房产的价值。转天,回过神的盛恩颐虽然后悔不已,但已不能反悔,愿赌服输,若不将这些房产过户给对方,日后还怎么在上海滩立足?

就这样,盛恩颐只得咽下这口“窝囊气”,然而输得越多,他就越想赢回来,此时的他,全然不知公司的状况已经每况愈下。可以想像,按照盛恩颐这样的“作”法,再多家产也会很快挥霍一空,抗战爆发后,工厂关门,物价飞涨,而盛恩颐只关注赌桌上的输赢。于是,在抗战结束之前,盛家的产业已经几乎被盛恩颐“败”得所剩无几,曾经如众星捧月般的狐朋狗友,也都不见了踪迹。

没有了赌资和存款,他只得依靠变卖家中古董,勉强维持生活,曾经的全国首富、上海最大的资本家族,如今沦落到如此境地,令人唏嘘。中共建政后实行土地改革,私有房产要缴纳高额的地价税,而就连手中仅剩的几套房产,盛恩颐都交不起税费,不得不折价卖给了中共。

若不是因苏州留园中设有盛家的祠堂,中共暂时没有收走的话,盛恩颐恐怕就要流落街头了。后来,盛恩颐终于不再踏进赌场,并不是因为他浪子回头,而是囊中羞涩,再也拿不出一分钱了。妻子早已离他而去,朋友更是视他为瘟神一般,不,这样的说法也许并不严谨,他又何曾有过真正的朋友。

如果说还有人愿意与他交往,恐怕也就只有李鸿章的孙子李厚甫了,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厚甫也是一个出了名的没落的败家子。有一天,盛恩颐与李厚甫在街上闲逛,走到公园门口,想进去坐坐,而两个人身上的钱加在一起,却连一张门票都买不起。

谁能想到,曾经的政坛大鳄与全国首富的后代,如今竟沦落到如此境地,而这云泥之别的背后,仅仅是几十年的光景。1958年,一不会劳作,二没有金钱的盛恩颐,竟饿死在了留园的门房中,终是以悲惨的结局走完了自己66年的荒唐人生。或许在离世前,盛恩颐对自己的一生有过反思,抑或是没有,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时光迟暮,到头来,除了悲凉,究竟是什么也没有留下。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一个富二代,何以败弱的这么快?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