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六中全会中央委员减少 藏何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开完,会议公报显示,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197人、候补中央委员151人,是五年来中央成员出席最少的一次全会。中央委员会是中共顶层机构,就是所谓的党中央,核心是习近平。这个党中央成员的数字消长,藏着政权气数的秘密。

中央成员参会人数越来越少不是好兆头

2017年10月确定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有委员204人,还有172名候补委员。

我们先盘点下历年出席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共六次全体会议的中央成员人数:

一中全会于2017年10月25日在北京举行,出席的中央委员204人,候补中央委员172人。
二中全会于2018年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203人,候补中央委员172人。
三中全会于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202人,候补中央委员171人。
四中全会于2019年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202人,候补中央委员169人。

其间,十九届四中全会递补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马正武、马伟明为中央委员会委员。

五中全会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198人,候补中央委员166人。
六中全会于2021年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197人、候补中央委员151人。

出席人数一年比一年少,对政权而言总不是好事。没出席者可能非死即病,或者是落马受查,也可能是因为当地有突发事故、疫情等种种原因,造成缺席。

尽管如此,实际“出事”的,相比十八届中央,还是算少,共同保住了习中央的名声。

先后“出事”的十九届中央成员

十九届中央委员会成员中,中央委员、应急管理部长王玉普,以及中央候补委员、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官庆,这两例官方通报是病死,姑且可算是正常死亡,不影响大局。

还有两人离奇死亡,一个是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他于2018年10月20日在澳门住所坠楼身亡,官方迅速声明其患有抑郁症,但有消息指郑晓松曾接受中纪委官员问话。另一个是在2019年四中全会期间传出跳楼死亡的重庆前市委副书记任学锋,他是中央候补委员。官方也称任学锋是“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但没有正式发布讣告和堂堂正正地为死者举行告别式。

中央委员、前中共证监会主席刘仕余,于2019年5月19日被通报因“主动投案”倒台,但他被从轻发落,只是在四中全会被降级和“留党察看二年”,未被开除出中央。

2018年8月16日因毒疫苗案引咎辞职的中央委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毕井泉,已于去年底证实复出任中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还有一个今年落马的中央委员、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这个案例后面再详述。

变相特赦事关后台?

“出事”的十九届中央委员刘士余和毕井泉,分属不同派系,有些牵涉前朝高层大佬。由此或可以看出习近平内心盘算,内部放一条生路,形同变相特赦。

其中刘士余传有两大后台。据陆媒《中国经营报》2019年2月21日报导,刘士余曾是朱镕基的旧部。1987年,刘士余进入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工作,同年,朱镕基从中共经委副主任调到上海,出任上海市市长。1991年3月,朱镕基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后,刘士余从上海回到北京,到中共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建设银行工作。

此外,刘士余跟王岐山亦有交集。90年代中期,刘士余在中国建设银行工作。当时王岐山担任该行行长。

毕井泉则曾先后是王岐山和汪洋的大秘。他自2008年4月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协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的工作。2013年3月李克强就任总理后,毕井泉又协助副总理汪洋的工作。2015年4月24日,中共官方宣布,毕井泉辞去国务院副秘书长职务,出任中共国家食药监管总局局长。

还有几名被保下来的中央成员。比如去年初湖北当局对武汉大疫的隐瞒、失控,致疫情迅速扩散全世界。在与论压力下,当时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率先被免职,湖北省长王晓东和武汉市长周先旺也成为众矢之的。但时隔一年半,周先旺已转任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王晓东转任全国政协副主任委员,蒋超良复出担任全国人大副主任委员,马国强复出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这三人中,蒋超良和王晓东是中央委员,马国强则是中央候补委员。

这几人也都多在中共高层各有后台,比如蒋超良被认为是王岐山的人。他们复出,意味着在体制内一直到老,都享受中共特权。

习近平妥协防中央崩盘?

从毕井泉到湖北一众官员的软着陆,是中共背锅文化决定的。主要是为党分忧,背了黑锅,在维稳专制政权方面,党认为其是有功的,只是暂时让他们“委屈一下”。

但同时,也可能也有习近平要保护中央成员防止这届中央崩盘的考量。

刚过去的这次六中全会,从表面的公报看,透过第三份“历史决议”,习近平的地位达到空前的高度。中共各派也似乎达到空前的“团结”,共同“维护”习核心成为“中共新时代第一代领导人”,而不再是“中共第五代领导人”。

中共的权斗惨烈是众所周知的,在习近平近年不断反腐整肃威慑之下,一直仍然有不少杂音。比如官媒6月29日报导习近平2018年初的一段内部讲话,习曾批评有人要求“今后要把重心放在发展党内民主上”,认为这是“奇谈怪论”,有人“别有用心”。

但为什么这次六中全会就全部消声,共同维护党核心习近平获得前所未有的党内地位,公开超越江泽民、胡锦涛,变相超越邓小平,甚至毛泽东。特别是江、胡被塞进邓时代,代表这次中央全会达成了一次内部妥协,以便习换取历史地位获确认。

故此,不排除习核心为获得党内各派的维护,首先提前做出一种姿态,力求保护中央成员。相对于上一届中央班子被习近平以反腐名义打得七零八落,被查的中央委员及中央候补委员高达43人,甚至拿下众多副国级以上高官,十九届中央待遇悬殊。前边的几个例子或可佐证。

唯一不受保护的异数击破习残梦

也有异数。我们看到,唯独今年10月2日落马的前中央“610”头子和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习近平没有放过。

10月1日公安部召开有关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案的会议时,曾点名提到傅政华,显示孙和傅两案或有关联。而孙力军被通报“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这可能是习近平不肯轻饶的特例,原因在于:政法系握有枪,号称“刀把子”,关键时候失控的话,会对习近平进行反噬。早前更盛传有地方公安高官对习图谋不轨。故此习一定要直接拿下身为中央委员的危险因素傅政华。

尽管十九届中央委员会中,目前只有傅政华一人是正式落马且不太可能脱罪者,但已击破习近平本来想力保中央名声的虚假残梦,以及难以掩盖的政权危机事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