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学术间谍活动是另一场瘟疫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人们确实担心中共间谍正在监视一些英国大学的在线研讨会。

据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撰稿人马克‧麦克劳克林(Mark McLaughlin)说,这些间谍正在监视讲座和辩论。任何敢于讨论“被审查的政治内容”的个人,都会发现自己是北京监视的目标。

麦克劳克林写道,许多中国学生由于与疫情相关的旅行限制而无法前往英国,他们别无选择,只能“使用阿里巴巴运营的虚拟私人网络(VPN)”登录讲座。而阿里巴巴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

中共正在与美国进行新的冷战,所以北京希望监控对话,尤其是高度敏感的地缘政治对话。随着新疆发生种族灭绝运动,西藏公民受到恐吓,人们讨论中国时,不可能不涉及政治和人权的话题。

但这种讨论,尤其是对中国公民而言,却有巨大的代价。中国共产党非常密切地监视着每一个公民,无论他们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令人担忧的是,英国似乎特别容易受到中共的干涉。英国大学,包括剑桥大学,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教育机构之一,似乎特别脆弱。

英国《旁观者》(The Spectator)杂志的伊恩‧威廉姆斯(Ian Williams)最近警告,另一家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公司,华为公司(Huawei),对剑桥中国管理研究中心(the Cambridge Centre for Chinese Management,CCCM)施加了邪恶的影响。我们被告知,该中心四个主任中有三个“与这家电信巨头有联系”,这意味着他们与中共有联系。

威廉姆斯指出,该中心的首席代表“是华为公司前副总裁,由中国政府支付报酬”。此外,该中心的一位荣誉研究员(honorary fellow)写了一本书,称赞“华为有能力将知识精英转变为具有相同价值观和决心的军队”。

如果我们仅仅称“剑桥妥协了”,就太轻描淡写了。

2020年1月28日,中国华为公司在伦敦的主要英国办事处。(Daniel Leal-Olivas/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剑桥大学与清华大学签署了一项2亿英镑(约合2.67亿美元)的合资项目,与启迪控股(TusPark)、或称清华科技园,共同开发(英国剑桥启迪)科技园。同样,中共和清华有着密切的联系——当剑桥的管理人员同意这项协议时,他们实际上与中共签署了一项协议。

该科技园,根据其网站,已经使剑桥“从一个拥有世界级大学的集镇,变成世界领先的技术热点之一。”占地152英亩的园区拥有一百三十多家不同的企业,包括“从剑桥大学分拆出来的跨国公司到,都在寻求从剑桥多元化人才库中获得最聪明的毕业生和企业家”。许多才华横溢的人“正在研究潜在的改变生活的技术,从个性化医疗(注:也称为精准医疗,是一种将人们分为不同群体的医疗模式)和无创癌症诊断到人工智能、物联网、国防和连通技术等等。”

换句话说,他们正在研究为中共服务的重要技术。

当然,英国大学并不是唯一面临风险的大学。在美国,对学术间谍活动的担心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9月的第一周,斯坦福大学40个不同系的170多名教授签署了一封致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的公开信。在这封广泛流传的信中,学者们要求加兰终止司法部最初由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提出的“中国倡议”。

该倡议于2018年启动,其目标很简单:打击学术间谍活动、知识产权盗窃和其它与北京相关的严重威胁。尽管教授们的呼吁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毕竟,如果有人确实是无辜的,并发现自己被指控代表北京从事间谍活动,他们的职业生涯就实际上已经结束,即使他们的名誉最终被澄清),但“中国倡议”仍然是必要的。

根据《密码简报》(The Cipher Brief)报导,北京仍然依靠学者和研究人员充当间谍。说到间谍活动,大学被公平、包容和种族意识的想法所淹没,所以很容易成为猎物。《密码简报》的作者警告说,中共仍然将“大学和高等院校确定为获取敏感数据的脆弱入口”。

上述信中,教授们辩称,“中国倡议严重背离了其宣称的使命:它正在损害美国的研究和技术竞争力,并助长了偏见,进而引起人们对种族成见的担忧”。他们对“仇外心理”的观念如此关注,认为应该废除“中国倡议”。他们建议,“用适当的对策来取代它,以避免这一倡议的缺陷。”

同样,尽管教授们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国倡议”不必被废除。调查仍应进行,但要更加谨慎。中共支持的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仍在发生。这就是中共所做的:它撒谎和偷窃,不择手段地去取得优势。正如剑桥清楚地表明,如果你给北京一英寸,它就拿走一英里。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公共话语》(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体。他还是《硬币电报》(Cointelegraph)的专栏作家。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The Other Epidemic: Chinese Spies and Academic Espionag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