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天津主持争吵直播中断 只因一道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4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11月13日星期六,亚洲时间是11月14日星期日。

今天焦点:主持争吵直播中断,成为中共宣传口最严重事故;中共门面出事故,主持人不务正业;传北京大学封校,只有个别学生感冒?集中隔离成摇钱树,“老百姓是牲口”;周末暖心一刻。

60秒新闻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13日声明,批评香港当局拒绝给杂志社记者黄淑琳续签工作签证。总编辑贝多斯说:“我们敦促香港政府保持外国媒体进入香港的通道,这对香港保持其国际都市地位至为重要。”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女儿萨拉13日宣布,她将在明年5月竞选副总统。前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的儿子、正在竞选总统的小费迪南德·邦邦·马科斯对萨拉表达了支持。

美国联邦法院12日驳回了拜登政府的上诉,维持了暂缓执行强制接种令的裁定。拜登政府推行100人以上企业员工必须接种疫苗,或每周接受采检并戴口罩的强制令,但6日联邦法院裁定暂缓执行,随即拜登政府提出上诉。

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12日再推新歌《墙外》,黄明志透露:歌曲中“有很多奥妙的细节和想要传达的讯息”。上架不到一天就突破百万观看数。从网友反映看,墙内墙外都有人被歌曲感动落泪。

截止到美东时间11月13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58万0418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5321万3814人;单日死亡8915人,累积死亡总数是510万4227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今天重点谈一个事,天津电台的两主持人在直播中吵架,导致直播被迫中断。这个中国史上最严重的播出事故反映出什么问题呢?我会结合以前在大陆的专业经历,跟大家谈谈我所看到的情况。
另外还要谈到疫情,北京大学已经封校了。还会谈到一位网友的深度爆料,集中隔离已经成了中共和中共官员的摇钱树。随后还有周末暖心一刻。

主持争吵直播中断 只因一道菜

今天(13日)早晨,一位网友私信我,说天津发生了一起“播音史上最严重的事故”。天津的两位电台主持人在直播节目中,直接吵了起来,而且男主持人直接摔门走人,导致直播节目暂时中断。

我一看这个消息,马上查了一下,发现这个事的确是真的,而且登上了各大平台的热搜。昨天(12日)上午9点档,天津交通广播电台有一个“红绿灯”节目,事情就发生在这个直播板块。

“红绿灯”是天津交通广播的一档老牌主打综合性的节目,主要内容就是围绕在交通方面。当然中间会穿插一些信息通报,一些交通要道的交通信息,哪堵车了,哪发生交通事故了等等,偶尔还会有观众的热线电话打进来。

每天上午9点到11点,两个主持人在直播间里山南海北的闲聊,闲聊的话题每天都有所不同。这个板块的听众主要是私家车司机,特别是的哥,是他们的主要听众。

昨天当班的两位主持人是老搭档,男的叫白羊,女的叫王琳,话题是“哪个城市是美食荒漠”。直播刚开始,就烤鸭是不是美食,白羊和王琳的意见已经不合了。

白羊说烤鸭不是美食,并阐述了一下理由。王琳随即打断他的话说:“我们看一下听众说什么,我不要再听你说什么了。”白羊马上加大音量说:“我说半天了,你光不说话知道吗”。王琳马上反唇相讥,“话都被你说了,你还让别人说什么啊”。这时可以感受到,直播间的气氛已经开始紧张了。

后来有听众提到了“乾隆白菜”。先简单科普一下,“乾隆白菜”实际上就是麻酱拌凉白菜,这是商家为了吸引人,故意用“乾隆白菜”做噱头。这道菜于是引发了下面的争吵。

白羊说,“乾隆白菜是个凉菜吧?”,言外之意不能算作美食。王琳随即呛声:“白羊老师,你为什么每一句话都要跟着杠一下?”白羊一听,立刻高声反问:“我说乾隆白菜是个凉菜也是杠?我说乾隆白菜是个凉菜也是杠?那我要说乾隆白菜是个热菜吗?”王琳说“重点不在这,重点在于你老是抬杠”。

听起来白羊已经很生气了,表示自己只是陈述事实,根本没有杠,随即起身摔门走出了直播间。从录音中,可以很清晰地听见摔门的声音。

大家来听听看,看看当时的具体情况。【原声录音】

白羊:反正我对北京烤鸭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或者是觉得他多如何如何。甚至也没有觉出烤鸭是一个能够被称为美食的那么一个,一个特色美食。

王琳:我们看看大家说什么啊,不要再听你说什么了。

白羊:我说太多,你半天光不说,知道吗?

王琳:话都被你说了,你让别人说啥呢?

白羊:你别看那什么(手机)就行了。

白羊:乾隆白菜。

王琳:啊,乾隆白菜,是。

白羊:乾隆白菜是个凉菜吧?

王琳:啊,白羊老师,你为什么每一句话都要跟着杠一下?就一定要提出⋯⋯

白羊:(声音高八度)我说乾隆白菜是个凉菜,也是杠?

王琳:是啊,你让大家说说是不是一种杠的行为,就是为什么别人讲一句话,你一定要、一定要⋯⋯

白羊:我说乾隆白菜是个凉菜也是杠?

王琳:是啊。

白羊:那我说乾隆白菜是个热菜吗?

王琳:呃,这重点不在这儿,重点在你在杠。

白羊:我这不是评价,我是陈述。我杠什么杠?

王琳:好吧,你说什么都对啊。然后美杜莎说(摔门声、摔东西声)鸭血粉丝汤真的是南京的好喝呀,我也不吃鸭血啊,每次都不加鸭血,为什么(砰)啊?(音乐⋯⋯)

中共宣传口严重事故 网友反应两极

昨天(12日)深夜,“中国播音主持网”在官方微博中用了一个相当严重的说法:“前所未有的播出事故”。

据“中国播音主持网”微博披露,在当天深夜与白羊进行了对话。白羊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正在“深刻反省”。他承认自己在直播中“情绪确实控制的不好”,即使王琳说了“可能触怒”自己的地方,也不应该当时宣泄。

不过白羊坦承,在事件发生后,没有和王琳进行交流。但他表示和王琳的“私下关系”很好,两个人吵架是因为“熟”,“越熟,吵得才越明显”。他还表示,没有区分开工作和生活,才是发生这次事情的根本原因。

网友的反应呈现了明显的两极,有的支持女主持人王琳,认为王琳是受了白羊的影响和连累,才造成直播中断。但也有的人认为,“这应该是一场女主播精心布置的陷阱”。

有的说女主持说的没问题,男的的确“挺能杠的”,但也有的认为白羊的主持没问题,是王琳“阴阳怪气”挑起矛盾、直接拆台。

城觅公司联合创始人、前北京电台主持人麻宁在听过吵架录音后,写了一篇长微博,表示“乾隆白菜是个凉菜”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问题。

麻宁推测,“应该是这对搭档在过去的工作中本就有积怨,或者女主持人看男主持人不爽很久了”。所以节目中点了一句,立刻演变成了一场被直播的公开冲突。

麻宁讲了一个她曾经工作中的一个经历。有一对被指派主持节目的搭档,现实中的关系“剑拔弩张”。他们主持的时候,两只话筒分别撇向一边。也就是说,他们直播的时候都是脸朝外,彼此谁也不看谁。

门面出事故 “伟光正”碎落一地

说真的,我听这段录音的时候是一边听一边笑。我笑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中共被打脸了。另一方面是笑大陆主持人,不是指白羊和王琳,这两人我都不认识,所以不会针对他们两人。

先说笑中共被打脸。今天(13日)天津交广发出了一封道歉信。就昨天《红绿灯》节目发生的严重“播出事故”表示歉意,称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追责”,已经将涉事主持人停职,并做出深刻检讨等等。

大家都知道,中共对广播电视行业的重视程度相当高。中共不允许发生“事故”,特别是“政治事故”,绝不允许出现。在很多电台、电视台都有“政治保卫处”,专门审查稿件内容。

但是审核稿件重点是针对录播节目,后来有了直播,这个对节目内容就没法把握了。所以大家看,中国的直播节目几乎全是“非政治类”,而且对主播、主持和参与节目嘉宾的背景要“政审”。它们认为绝对没有问题,才允许上直播节目。

在新闻传播学中,主播也好,主持人也好,这是电视、广播有声节目的主要发出者。中共对这一点控制的更严格,它要主播、主持人要控制自己的意见性话语和情绪,不允许将个人情感带入其中,甚至不允许有表情。

可是现在,天津交广的直播出现了事故,虽然不是“政治事故”,但这也是非常打脸中共的事。因为中共把电台、电视台的主播、主持看作是“门面”、“窗口”,是为它涂脂抹粉的。

可恰恰就在门面窗口这里,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毫无疑问,中共的“伟光正”又碎落一地,这是我发笑的第一个原因。

主持人不务正业 偶然之中是必然

我笑的第二个原因,是笑大陆主持人的整体专业素质不高。麻宁在微博中写道:天津交通台这件事中,“直播中夺门而去确实不够专业,也不够有风度。即便有矛盾,直播中接住女主持人抛过来的话头,哪怕不动声色反击回去,不也显得水平更高、还不一定落下风吗?”

我再次强调一下,我不是针对白羊和王琳个人,我和他们不认识,不针对个人进行评论。我是说,他们在直播中的吵架,可以看作是中国大陆主播、主持人的一个缩影。

前几天大家都看了“沐光四周年感恩祭”的特别节目,在“幸福婚姻对话”板块中,我讲到了自己研究婚礼主持语言的经历。

其实我还做了很多的相关准备,以应付各种无法预料的突发事件。我做了各种假设,万一在主持仪式中出现意外,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化解。这个语言的设计,不能让人有尴尬,甚至让人觉得像是设计的桥段。

就是说,为了主持好,我真的下了一番功夫的。但是我了解到的大陆主播、主持人,在专业上下功夫的并不多。不能说没有,但绝大多数都有一种“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意识。

跟大家说过很多次了,我以前在大陆某电视台做主播,所以跟北京、天津的一些主播、主持人有过工作上的接触。还曾经在普通话考核的时候,跟天津的一些主播主持住在一起进行培训。

当时跟我住一个房间的,就是天津电台的主持人,比我年龄大几岁。为了不形成攻击,所以我不提他的姓名。

这个人以前是某个工厂的车间工人,因为声音条件不错,被调到了工厂宣传处,负责每天工厂的广播宣传。后来有机缘进了天津电台,做了电台主持人。

我们在一起住的时候,这个人从来不专心提高自己的水平,总是有事没事的找女生搭讪。晚上回到房间,就打开电视看一些租来的低俗录像片。

像他这种情况,据我了解并不在少数。我还知道天津电台有一个年轻人,也听过他主持的节目。说真的,这个年轻人的主持水平只能说一般。但是在培训的那段时间,几乎见不到他人。晚上甚至常常夜不归宿,不清楚是干什么去了。

就是说,那些人没有经过专业科班学习,后天进入了播音、主持行当,仍然不钻研专业、提高自己的水平。所以在我看来,天津交广事件应该说及让人出乎意料,又是在情理之中。

北京大学封校? 个别学生感冒?

接下来我们还是要关注大陆疫情。中共国家卫健委今天(13日)上午通报,昨天出现的57例本土新增病例,辽宁大连占了40例,河北和内蒙古各发现4例,江西有3例,黑龙江发现2例,北京、河南、四川、云南各发现1例。

今天北京大学通过“第一财经”辟谣了,声称北大“没有封校”。北大保卫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考虑到“有个别学生出现感冒的情况”,目前校内不同楼宇、不同学院的管控措施有所差异,但“不存在封校”一说。

一名北大艺术学院的学生表示,学工老师在昨晚的一则通知中提示,近期北京疫情反复多发,防控形势复杂严峻。要求学生们配合疫防工作,以“公开发布”的疫情通报为准。

不过这位学生也提到,学工老师的提示中,强调了“非必要不出校”。我昨天(12日)节目中就分析了这个“非必要”问题,什么叫“必要”,什么又叫“非必要”?套用民间对中共官场的嘲讽,说你必要你就必要,不必要,也必要;说你不必要你就不必要,必要也不必要。

实际“非必要不出校”,这就是一道封禁令。个别学生出现“感冒”,有几个学生“感冒”了?什么“感冒”这么严重,要求学生“非必要不出校”?中国一流的大学,北大的撒谎水平也这么差?实际在我看来,北京大学很可能是封校了。

有一位朋友在聊天中透露,“4名同学和确诊的人吃过饭,3个发烧⋯⋯”“北京大学已经开始封楼、封大门了”。

一位姓叶的同学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在大楼入口处,有两名疑似身穿大衣、头戴警帽的警察或是保安站岗。叶同学在文字中说,“赶紧run了”,“看到校内出现床防护服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随后叶同学又发了一张图,图中显示,在北京大学的楼道内,一个深深白色防护隔离服的人,在用推车运送什么东西。楼道的尽头,还有至少3名穿隔离服的人。

叶同学在文字中说,北京大学的“南门已封锁”、“东门已封锁”。另一位朋友在下面回复,“从东门想出去被拦了”。

另外一位叫“小洋”的人,在微博中也发了一张图,显示在楼梯口有3名身穿白色隔离服的人。“小洋”表示“封了两个宿舍楼”。

我一直说,中共通报的情况不可信,它的数字是骗人的。用民间的俏皮话说,中共的数字就是坟头烧报纸——唬弄鬼。

隔离成了摇钱树 “老百姓是牲口”

接下来我要再说说大陆的防疫隔离情况。今天(13日)有武汉的网友向我爆料一些外界无法得知的国内防疫隔离内幕。这是一位武汉“街道基层公务人员”,几天前被派到隔离酒店搞隔离工作,每天24小时待在酒店里。

先说网友在邮件中附带的两份“内部资料”,一份是“武汉江岸区集中隔离场所隔离人员管理应知应会手册”,对“管理”、“服务”和“安全”都做了明确规定。

另一份是“国内重点地区人员健康管理措施一览表”,日期显示是11月13日,也就是今天。上面显示包括甘肃、宁夏、河北、北京、四川、云南等13个省和直辖市的“管理措施”,对未满14天和超过14天的隔离人员,都有明确的隔离要求。

上面文字显示, 集中隔离期间,前7天隔天1检(第1、3、5、7天);第10 、14天免费进行1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单采单检”,解除隔离前“双采双检”。集中隔离期满后纳入居家隔离管理14天,期间第2、7、14日进行3次核酸检测,“单采单检”。

网友在邮件中告诉我,他所在的酒店刚开了几天,是江岸区20来家隔离酒店中的一个。他说中共开隔离酒店成了常态工作,“因为目前国内疫情比较严重,有好些地方有确诊病例。虽然湖北、武汉没有确诊病例,但是去过中高风险地区回鄂回汉的人员都要进行集中隔离”。

网友表示,他所在的酒店就是收这类隔离人员。从中高风险区回来的人,需要集中隔离14天,然后居家隔离14天。如果不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经申请也会送到他所在的酒店隔离,直到期满。

网友介绍,他所在的隔离酒店有16名工作人员,包括政府雇用的6名保安,酒店7名工作人员和3名街道派来的社区医护。

网友说“关于费用问题,我觉得真是太花钱、太浪费,感觉上面的大领导为了个人的乌纱帽,只要求不出事,只要本地区没有确诊,哪怕不惜一切代价,花再多的钱都无所谓。”

网友在邮件中表示,首先包一个酒店,按照全部房间每间每天200元支付酒店费用。网友说他所在的“酒店有108间房,每天房费就是21600元。包括工作人员,目前住了大概60人”。

当局要求,“隔离人员一人一间房,每人3餐费用100元/天。还有一大堆防疫物资的费用,一次性防护服价格是80元/套,一天都要用掉十几套。还有一次性口罩、手套、鞋套、帽子、酒精等。另外还有核酸检测费用,隔一天就做一次核酸,包括工作人员。每天酒店产生的垃圾,都得联系专门处理医废垃圾的环保公司来拖”。

网友指出,上面提到的“这些费用都是财政买单。政府出血,和领导有关系的相关供应商发点财。说白了还是纳税人的钱,当官的花着不心疼,还能得好处”。

从网友披露的这些,我已经看到了,中共当局把集中隔离当做了“摇钱树”。利用集中隔离,从中为中共官员和他们的亲朋好友谋取利益。表面上好像是有的财政买单,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党不会吃亏,它也不会创造财富,都是从老百姓身上搜刮的血汗钱。花得越多,老百姓被搜刮的就越厉害。

网友在邮件中写道,“可能小粉红会说,中共政府多负责,都是为了人民的生命健康才这样严格管控。其实你要是真正了解了中共的内幕,你不会这样认为,层层的中共官员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乌纱帽。”

网友接着写道,“为了不出事,管控要求越到下面越严,才会出现全国各地各种极端的管控措施。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老百姓在它们眼里就是牲口”。

网友最后写道:“邪恶的政权统治造就了这个畸形的社会,期待中共邪党早日倒台”。

周末暖心一刻

周末了,最后说一个让大家稍微放松心情的事。

今年8月,科州丹佛的两位年轻人27岁的凯蒂·鲍尔和25岁的特洛伊·哈德森举行了婚礼。新娘凯蒂9岁的弟弟古斯在婚礼现场向姐姐送上了祝福,古斯送祝福这一幕,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视频中可以看到,古斯左手拿着麦克风,右手拿着手机,对着姐姐凯蒂和姐夫哈德森。他说“我知道,我在这里可能看起来有点悲伤,但这是快乐的眼泪。”当他说到“快乐的泪水”时,古斯看上去很激动,姐姐凯蒂也有些情不自禁。

古斯说:“凯蒂,我非常爱你。我非常开心,你给了我一个姐夫。”这时,古斯已经泪流满面,现场的每个人都被这种情绪感染了。现场一片掌声,夹杂着感叹。

婚礼摄像师在社交平台分享了这段感人的视频。有几百万人看过之后,都表示古斯的话很暖心,让人的心都被融化了。

有人留言写道,“这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事情!”还有人说,“天哪!我不会因为社交媒体上的视频而哭,但该死的,这让我哭了。他是这样一个了不起的演讲者和可爱的灵魂。”

人性中,总有一些非常美妙的东西,就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善。大家看过这段影片,是否也被感染了呢?

沐光四周年特别单元节目已经告一段落,谢谢大家对我们的主持,也欢迎大家留言,分您您最喜欢的单元。

另外为了感谢大家,我们还推出了感恩回馈礼的社群活动。只要大家将贴文点赞分享,并留言给一位朋友,说出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新闻看点,您就有机会得到我们的特殊礼物——沐阳的唐诗诵读。

这个活动持续到美东时间11月25日中午,欢迎大家参与分心那个,一起走在传递真相的路上。

******************
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记录于正史的相面大师,被称为相术的祖奶奶。她曾预言刘邦必称天子,一个普通女子会生龙子,贵极人臣的丞相会饿死,富可敌国的宠臣会一名不文。她的预言无不灵验。

在今天的历史看点,我们会聊一聊奇女子许负的故事。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

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youlucky.biz,还有一个是http://muyangshow.com。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