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强制接种疫苗的弊端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卡通片中,人们经常会看到爆炸的雪茄,而这个形象正是对疫苗强制注射的绝妙隐喻。影片中有一个经典情节令人记忆犹新:有人给一只肥猫点了一支大雪茄,肥猫抽了几口之后,雪茄就爆炸了,烟灰一下子撒满了这个倒楣蛋的脸上。

美国总统乔·拜登正在点燃一支全国性的雪茄。他计划要求大型企业以及那些与政府存在业务往来的公司强迫员工接受强制性疫苗注射。显而易见,这个措施绝对荒谬透顶。

澳大利亚等各国民众大多接受了更为严厉的公共控制措施,而我们美国人民通常不会像绵羊般温顺盲从。我们崇尚独立思考、自由行事,反对独断专行、亦步亦趋。

因此,尽管以失去工作为代价的威胁毫无疑问会促使一些“对是否注射疫苗犹豫不决”的人接受疫苗,然而在我看来,这些强制注射疫苗的规定正如雪茄爆炸般给广大民众带来严重危险。

例如,空军将失去12,000名训练有素的预备役人员,原因只是他们不想接受强制性新冠疫苗接种。海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等军种的疫苗注射规定要到今年晚些时候才会生效。如果他们都不可避免地步空军的后尘,那么可以预期,还有数万名将士将面临不得不离开军队的严峻考验。

我明白,与普通民众相比,军队服役人员享有的自由程度往往不够高。然而现实状况是,只有不到100名军队将士因感染新冠病毒离世,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预备役军人。在中共军事威胁越来越大、且绝大多数军人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的情况下,顶着失去训练有素的军人和潜在的战备成本等风险,强迫将士接种新冠疫苗,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我们先来看一下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的境遇。该公司最近刚刚取消了一千多个周末航班,此举严重损害了航空公司的可靠性声誉。西南航空否认强制注射疫苗规定导致了这种混乱。然而,该公司刚刚放弃了让所有未接种疫苗的人员无薪休假的计划,这应该不是巧合。

同样的事情可能也发生在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身上。该航空公司至今取消了数以千计的航班。这与疫苗规定之间存在联系吗?美航公司明确作出否定。然而,在疫苗规定即将生效之际,航空旅行遇到了如此重大的动荡,个中关联确实耐人寻味。

接下来我们遭遇了严重的供应链危机。仓促推出的强制注射疫苗规定,进一步挤压了本已紧张的劳动力市场。目前尤其紧缺卡车司机,缺口达约8万人,致使各大港口积压的货物堆积如山,无法正常运送出去。

基于这些因素,各大企业和工会游说者正在向拜登政府施压,要求将新冠疫苗强制规定推迟至圣诞节后。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全国货车运输协会(The National Trucking Association)警告称,“37%的司机”预计将拒绝对疫苗规定妥协,将“通过退休、辞职和跳槽到不受拜登疫苗规定桎梏的小型公司”。

这绝不仅仅是私营机构面临的问题。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不久前刚兴致勃勃地宣布了全市市政职员注射新冠疫苗的强制性规定。然而,此项政策推行进程并不顺利。《纽约邮报》刚刚报导,“据愤怒的民选官员称,由于新冠(COVID-19)疫苗接种任务造成人员严重短缺,纽约市消防局(FDNY)周六关闭了全市26家消防公司。民选官员们认为此举‘不合情理’,并警告称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城市官僚部门在审查各种医疗和宗教豁免申请时,同样抵制强制疫苗注射的警察却仍坚持在工作前线。然而,假如数以千计的警察决定保释而不是服从疫苗规定,纽约的犯罪浪潮只会变得更加汹涌。还有数以千计的环卫工人,因为不愿屈服于疫苗规定而面临裁员,这意味着被誉为“大苹果”(the Big Apple)的纽约全市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大垃圾场”(the Big Stinky)。

医疗保健业也正遭受着强制疫苗“炎”的侵蚀。成千上万的医疗工作者由于不愿接受强制性疫苗规定而遭到解雇,迫使一些医院缩减服务范围。尤其引人关注的是,曾经是推行新冠疫苗注射规定运动先锋的医院,最近已经开始退缩了,现在只有42%的医院对员工提出了新冠疫苗接种要求。

需要明确声明的是,我本人并不反对接种新冠疫苗。事实上,我在今年3月刚刚完成了两针疫苗注射;根据医生的建议,我计划很快接受第三针。

然而,在现代的自由社会中,强制性规定必须是合情合理的;而此次全国性的新冠疫苗注射规定显然没有达到这个门槛。理据很多,兹举数例如下:

• 此次全国范围的疫苗注射规定并无先例可循。即使在历史上天花和小儿麻痹症大流行期间,联邦政府亦没有对全体国民提出强制疫苗注射要求。

• 拜登政府正在滥用公司制。联邦政府试图通过私营机构对个人强制执行各项政策规定。这与自由社会的运行机制格格不入。

• 从新冠病毒感染中康复过来的人具有天然的抵抗力。既然如此,要求那些具备抗体的人非自愿地将物质注入自己的身体是不合情理的。

• 测试已是一种行之有效的保障方式。假如我们能够随时获得便捷的新冠病毒测试,那么对疫苗的依赖和吹捧就会显着降低,因为受到感染的人可以随时进行隔离,有并发症的人可以确保与他们有关的每个密切接触者都检测为阴性,而且新的感染也能得到预防。但是目前的问题是缺少足够的现成测试。那么,何不通过“疫苗神速行动”来制造新冠病毒测试剂呢?

(译注:疫苗神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也译为“曲速行动”,是川普政府为了研发抑制新冠病毒的疫苗而发起的全国性行动,采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方式进行,旨在加快疫苗的研发并且能够大规模制造和销售。该计划于2020年5月15日由官方正式宣布,规模庞大,参与方包括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国防部、农业部、能源部和退伍军人事务部等多个政府机构和部分私人企业,预算经费预估至少为100亿美元。“曲速”是一种假象的超光速,经常出现于《星际迷航》(Star Trek)等科幻电影中,在曲速状态下可以实现超光速飞行。)

• 疫苗的效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下降。这就是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为何敦促所有已经接种疫苗的人再打一针。如果疫苗提供的利好不断减少,我们为何还要继续用一个接一个的强行规定任务来搅乱整个国家?

• 接种疫苗行为本身可以传播疾病。我们现在知道,接种疫苗的人员会被感染,也会传播疾病。这对那些支持疫苗注射强制规定的人是一个直接的打脸。

• 选择接种疫苗之外的方式预防病毒主要是自行承担染疫风险,无关他人。注射疫苗只能减少遭遇严重疾病或死亡的概率,而不能完全消除。允许未接种疫苗的人员在知情的情况下自愿面对增加的风险,比强迫他们接种疫苗侵犯他们的个人自主权,显然会更加合情合理。

• 接种疫苗并不能保证脱离风险。注射疫苗带来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无法完全避免。例如,少数年轻人在接种疫苗后出现了心肌炎和心包炎等,这些潜在的严重疾病会导致胸痛、呼吸急促、心跳颤动等。

在一个自由社会,道德上的反对意见值得重视。在民众当中有数百万人在道德上反对接种疫苗。我们的政府应该一意孤行强迫反对者接受疫苗注射吗?不!这绝对不是美国的行事方式。

政府如何才能做到顺应民心?敦促民众接种疫苗,不厌其烦地向民众解释疫苗注射的意义和方式,而不要讥讽嘲笑,也不要使用像前总统医疗顾问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这样观点善变、投机取巧的发言人。欢迎合理的不同意见,广开言路,帮助民众作出正确选择。坦率承认我们的未知领域,尚有许多科学难题亟待探索,政府需要客观公正地向民众呈现事实。

一言以蔽之,我们是崇尚自由价值的美国人。自由价值不仅会促进互相之间的礼让,而且我相信这也会使怀疑论者更有可能接受疫苗接种。我们达成了一个基本的共识:根本不存在全国范围爆炸的雪茄。

原文:Vaccine Mandates Are an Exploding Ciga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韦斯利‧史密斯(Wesley J. Smith),获奖作家,是“人性化”(Humanize)播客(Humanize.today)的主持人,发现研究所(the Discovery Institute)人类例外主义中心(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的主席,也是患者权利委员会(the Patients Rights Council)的顾问。他的最新著作是《死亡文化:“伤害”医学的时代》(Culture of Death: The Age of “Do Harm” Medicine)。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