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日:中国阶级固化严重 寒门再难出贵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6日讯】《华尔街日报》11月14日发表专题报导称,中共治下,中国的社会阶层固化现象越来越严重,这导致社会低阶层家庭的孩子依靠个人奋斗而进入更高阶层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贫穷家庭或农村家庭的孩子越来越难以取得成功。

这篇题为《中国阶级固化超乎想像 寒门再难出贵子》的文章表示,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学者研究发现,中国存在“日益严重的代际贫困陷阱”,与 1970 年代出生的孩子相比,1980 年代出生在中国社会底层家庭的孩子更不可能向上进入较高阶层。

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也得出了与上述观点类似的结论,他们还进一步指出,在中国,对于女性和贫困地区的民众来说,这种难以向更高阶层流动的现象更加突出。

文章指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与成熟,更多更好的机会积累在富有和政治上有联系的精英人士的子女身上,社会不平等现象加剧。

学术研究和数据表明,在1978 年,中国收入最高的 10% 和收入最低的 50% 各占全国总收入的1/4左右;到 了2018年,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高收入前 10% 的人口占中国总收入的 40% 以上,而下半部分的民众收入占全国总收入的比例还不到 15%;而根据瑞士信贷的数据,在2020年,中国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了全国约30%的财富,比2000年上升了10个百分点。

中国的贫富差距巨大还体现在下面这组数据的对比之中:总部位于上海的研究公司胡润百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2020年创造了全球超过一半的新亿万富翁;然而,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20年5月28日在记者会上却承认,中国有6亿人(超过总人口的 40%),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人民币1000元左右(约 140 美元)。

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抱怨向上流动受限。许多企业的普通员工抱怨,他们经常被要求每周工作六天,从上午 9 点一直工作到晚上 9 点,这种生活方式被称为“996”,而依靠这种拚命的工作来“致富”的希望却微乎其微,人们的不满情绪正在扩大。

此外,长期飙升的房价和教育资源的巨大差距,也是引发社会不满的两个主要因素。

2017 年中国高考成绩第一名的熊选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他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父母(都是外交官)的优越教养以及教育资源。“许多来自北京以外或农村地区的孩子永远无法享受这些资源”,他说,“这意味着我在学习方面确实有很多捷径。”当时这番表白在全国引起了轰动。

《华尔街日报》最后引用成都大学研究员罗女士的话总结说,现在的中国“寒门再难出贵子”。

(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