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有多腐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5年4月9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郭是百年中共历史上被查的最高级别的官员和将领之一。

同年7月30日,郭被开除党籍,移交军事检察机关。2016年4月5日,被诉至军事法院。7月25日,被判无期徒刑,剥夺上将军衔。

江泽民提拔重用的巨贪

1999年9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提拔重用郭伯雄为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

2002年11月的中共十六大上,郭伯雄力挺江泽民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江则提拔重用郭为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2004年十六届中全会上,江辞去中央军委主席前,提拔重用徐才厚为中央军委副主席。江退休后,郭、徐成为江在军中的代理人,江、郭、徐三位一体,架空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带头大肆贪腐,把整个军队变成一个“权钱、权权、权色交易”的大买场。

郭到底贪了多少钱?新华社的报导称,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或者调整,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但没有报导具体受贿金额。从海内外有关报导看,其受贿金额应远超亿元。

“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2016年4月《中国新闻周刊》报导,郭的儿子郭正钢曾扬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这句话可能有点夸张,但是,郭当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10年,提拔重用的高级军官和将领肯定人数众多。

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临死前曾说,“郭伯雄的问题比我严重得多”,“大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两个人”。

徐才厚所说的“大区正职的将领”是个什么概念?包括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总政治部副主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各大军区的军政一把手,武警部队编制为上将警衔的军政一把手,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的军政一把手。也就是说,全军几乎所有高级将领,都给徐才厚送过钱!

郭伯雄比徐才厚早两年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按徐才厚的说法,给郭送钱的高级军官和将领肯定比给徐送钱的更多。

2017年11月23日,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在家中上吊自杀。香港《南华早报》报导说,军队内部流传,张阳曾向郭伯雄“进贡”2,500万元人民币。

2019年2月20日,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长房峰辉,因犯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军事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房峰辉被认为是郭伯雄的重要亲信之一。他们是陕西同乡,兰州军区的上下级。房从兰州军区调广州军区,再调北京军区,最后调任总参谋长,正是郭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主管总参谋部、总装备部期间。房一路被提拔重用,可能都与郭有直接关系。郭很可能是房行贿的重点对象。

2013年1月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以来,查办了160多名将军。海外媒体曾报导,向郭送钱的将领有:

空军原政委田修思上将,总后勤部原副部长刘铮中将,兰州军区原副政委范长秘中将,武警部队原副政委于建伟中将,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刘志刚中将,甘肃省军区原副司令邓瑞华少将,31集团军原军长马成效少将,原总参三部部长、后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校长孟学政少将,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傅怡少将,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张万松少将,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少将,兰州军区联勤部原政委邓瑞华少将,北京军区装备部原副部长乔占军少将,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少将,总参谋部管理保障部原副部长刘洪杰少将等。

郭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十年的时间里,实际给郭送钱的将领人数可能比上面列举的多得多。

郭伯雄家族腐败

军事检察院的起诉书讲,郭“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

大陆媒体曾热传一封名为“知情干部上书习主席、党中央”的公开信。其中谈到,郭贪赃的巨额来源,除买官、卖官、卖地的“收益”外,还有海量的全军采购武器装备弹药的惊人回扣,“巨额军费早已落入郭伯雄家族囊中”。

2015年3月,中共少将杨春长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军中老虎不但受贿,还贪污军费,“几千万几千万地贪污”。这一说法间接证实了上述郭伯雄家族贪污军费的传闻。

2014年4月8日,有人以“总政机关几位干部”的名义在海外发表《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其中谈到,“47军政委范长秘来北京请(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吃饭,谷说你喝一杯给你拨一百万。范一鼓劲连喝38杯,谷果然一次性给47军下拨四五千万。有了钱的范政委一次给郭伯雄的儿子送去一千万。不久,范长秘果然被提为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

范长秘被认为是郭伯雄在兰州军区的重要亲信之一。2014年12月,范长秘落马。之后,被开除党籍、军籍、取消中将军衔、移送军事检察机关。这些情况或可从侧面证明:上述公开信的说法是真的。

上述第二封公开信还谈到:“郭的女儿(郭永红)下海时,郭同谷俊山说,你要帮她起好步;谷很快给她送去300万现金,并给她账上打了2000万元。”

2015年8月30日,大陆媒体《财经》发表《郭伯雄纪事》,其中写道:“据接近郭家的人士透露,谷俊山曾给郭永红送了2000万元”。这个报导与上述公开信谈到的情况一致。

2015年2月10日,郭伯雄的儿子、晋升少将仅46天的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被立案侦查。

据北京日报旗下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2018年3月15日报导,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郭正钢曾收受100万元人民币,帮一个考试成绩比较差的老乡上军校。这当然只是郭家贪腐的冰山一角而已。

郭伯雄好色淫乱

据香港《东方日报》报导,郭伯雄虽年逾70,却依然十分好色,私生活毫不检点。反腐调查人员曾在其位于北京、西安、济南、珠海等地住所中,搜出五百多只色情光盘、一百二十多本色情杂志以及9本假护照。

报导称,郭曾三次被举报搞婚外情,两次被军方责令检查,其中一次受“记大过”处分。另有传郭长期包养十多名“二奶”,凡被他看上的,都会由徐才厚调入战友歌舞团、战士歌舞团、前进歌舞团、海政歌舞团等,再由其包养,极尽荒淫。

郭、徐利用权力,在军队内搞出不少丑闻,“军中妖姬”汤灿亦牵涉其中。徐、郭利用汤灿的美色,拉拢大批军政人士,人数不少于两位数字。

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

2014年1月20日,有人在海外发表《就谷俊山案无法深入致全军指战员的公开信》,其中谈到:“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巨大贪腐案曝光两年一直无法深入、其根源在于深涉谷案的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顽强抵制习近平”。“在近两年时间内,习近平先后指示和批示十二次,要求严厉查处谷案,但徐、郭顶着不办,极力包庇谷俊山。”

2014年7月4日,吉林《长白山日报》披露,习近平说,“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习的这个讲话间接证实上述公开信的说法。

2016年5月发行的《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读本(2016年版)》中,习近平讲:“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2016年12月1日出版的《求是》,发表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一个讲话。王岐山说:“有人为实现政治野心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搞分裂党的图谋活动,严重威胁国家政治安全。十八届中共中央严肃查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清除了党内‘阴谋家’、‘野心家’。”

香港《明报》2015年3月14日报导说,有一次,在一个有数人在场的军方半公开场合,时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对另一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说:“让他(指习近平)干五年就滚蛋!”

结语

习近平上台九年反腐打虎,共查处542名副省军级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事实充分证明:江、曾是当今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江泽民以“贪腐治国”、“贪腐治军”,放纵他提拔重用的两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卖官鬻爵,贪财好色,带动全军上下以钱换权,以权换钱,纵情声色,使中共军队的腐败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两位中央军委副主席带头卖官,上行下效,各级军政主官层层卖官。上将多少钱、中将多少钱、少将多少钱……买官者怎么可能替卖官者卖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