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马克森:武毒所和病毒起源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8日讯】“9月12日,就在病毒数据库下线的当天,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发布了其安全升级的招标。”雪蕊·马克森说。

武汉病毒研究所究竟发生了什么?

马克森揭开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和COVID-19起源的面纱。她说,“我们见过的世界上最接近SARS-CoV-2的冠状病毒,来自他们(武汉病毒研究所)采样的那个矿洞。”

在本期节目里,我采访了获奖记者雪蕊·马克森(Sharri Markson),她是《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的调查编辑,同时也是澳大利亚天空新闻台(Sky News Australia)《雪蕊秀》(Sharri)的主持人。

她对COVID-19起源的调查,在她的新书和同名纪录片《武汉究竟发生了什么?》(What Really Happened In Wuhan)中有详细的介绍。

马克森说:“在现代实验室运用的基因操作技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这种无痕技术(no-see-um technique)由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开发,他与(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一起工作。”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Play VideoWatch on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雪蕊·马克森(Sharri Markson),欢迎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雪蕊·马克森:非常感谢,来这里我很高兴。

畅销书《武汉究竟发生了什么》
杨杰凯:雪蕊,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想采访你。衷心祝贺你的书在多个类别的图书榜单上都排行第一,这本书也是我的最爱:《武汉究竟发生了什么》(What Really Happened In Wuhan: A Virus Like No Other, Countless Infections, Millions of Deaths),该书是(亚马逊网络书店)“中国旅游指南畅销书”(Best Sellers in General China Travel Guide)的榜首,不知为啥归入该类。

雪蕊:他们(亚马逊)把这本书归到(中国旅游)这个类别,是有点奇怪,但它是最畅销的,卖得非常好,我认为这表明了,这是一个人们急于了解的话题,然而长期以来,主流媒体却拒绝报导,几乎在整个2020年(都是如此)。

杨杰凯:实际上这也是这本书一个真正引人入胜的地方,因为你解释了为什么媒体——老实讲,不仅仅是媒体,几乎所有的人都对此(病毒来源)避之不及。根据你收集的这些如此丰富的证据,你认为发生了什么?

雪蕊:要把一本400页的调查类书籍,提炼成几句话是非常困难的,我努力要做的是,我不想告诉人们该怎么想。作为一名调查记者,我想呈现出我所发现的事实和证据,我想呈现出我对那些熟知事态发展人的采访,例如,武汉的吹哨人、现居西方的从中国叛逃出来的人士、情报界人士、以及参与调查、或能看到级别非常高情报的政治家或官员。

我自己的观点,可能不是那么太重要——因为同样,证据就摆在那儿,人们自己可以做出判断——但我认为证据非常明确地表明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生了(冠状病毒)泄漏,或者是在9月中旬,或者至少是在9月中旬,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始意识到了(病毒泄漏),之后,中国当局决定有意掩盖这一点。

多证据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

杨杰凯:这一系列证据实际上很引人深究,我都没怎么听说过。看起来在(你的书)出版之前,你一直把书的内容捂得很紧。

雪蕊:是这样。当然,我在书中也放进大量(病毒)爆发那个窗口期的其它证据,例如,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病倒了,出现了类似COVID的症状。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当时的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认定,这很可能是大流行(感染)的首个群体。

还有之后有关陈薇少将的证据,她是进入并接管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主管军官,还有(中共的)封口令,以及习近平随后发布新的《生物安全法》。因此,有大量的其它证据也指向实验室泄漏。

杨杰凯:这个观点相当吸引人,(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三个人病倒了,一些官员相信这是大流行的开始。实际上这个信息掌握在美国情报部门手里,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关注。

雪蕊:这个情报,按照大卫·阿什(David Asher)的说法——大卫·阿什是2020年下半年研究COVID-19起源的国务院首席调查员之一——他和他的团队在情报文件中,发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员病倒了的这个证据,交给了像迈克·蓬佩奥这样的更高级的官员。

然后当局决定将这一情报解密,这是2021年1月的事情。但在为写这本书而进行的一系列采访中,大卫·阿什告诉我,实际上,他在2020年底才发现的这个情报,整整一年前就已经被美国政府掌握了。此外,在我为该书录制的纪录片中,他在镜头前也这样说。

他说,他感到震惊,当他发现我们本可以,正如他所言,(对病毒爆发)有全盘的了解。他说这次灾难本可能被阻止,就像在 9/11 发生之前阻止它一样。他将其描述为一个错失的机会,因没有人意识到这种情报的重要性。

中共报告谈到人造病毒方面的技术发展

杨杰凯:我认为,你实际上挖掘出了(一个文件),是和你的一个调查员杰克·哈泽伍德(Jack Hazelwood)一起——我也认识他,所以我要在这里给他点掌声——你意识到了一份文件,我想是在2011年,是中国(中共)政权提交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的一份文件。然后杰克发现了这份绝对令人震惊的文件,里面的内容——我惊呆了,看到这种东西被中共提交给一个国际机构。请告诉我这方面的情况,人们也可以自己阅读以了解更多内容。

雪蕊:是的。首先我必须再次归功于余茂春,因为当时余茂春正在为迈克·蓬佩奥调查这个问题,他发现在2011年,中国(中共)政府向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提交来一份文件。余茂春是在另一份文件中发现了有对它的提及,包括中国(中共)政府提交文件的小标题,但他没能得到这份提交文件原文。

然后他把这个细节转交给国务院,给了大卫·阿什和他们的团队,但他们无法拿到这份文件原文。但在余茂春告诉我这件事之后,在他给我看了标题如“人造合成病毒”之类的内容之后,我急切地想得到这份文件。

我让杰克·哈泽伍德和另一位调查员——我的这些调查员都非常棒,他们在互联网的深处帮我去发现,这些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做,由他们去找,杰克找到了这份文件。之前从未被报导过,从来没有。这是我一生中读过的最可怕的一份文件。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