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护士谈拒绝疫苗强制令的后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一些由于宗教信仰或健康原因而不能接种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的医护人员,正在面临被解雇。他们所在的医院强制要求其员工注射疫苗

各个州和医院都发布了这种疫苗令,拜登-哈里斯政府也颁布了紧急命令,要求所有在提供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的设施中工作的医护人员,在1月4日前全面接种中共病毒疫苗。联邦政府还在相关的规定中明确指出,没有每周做检测的选项,也不承认“自然免疫”是这些一线工作人员的有效替代方案,尽管他们中许多人在病毒大流行的高峰期已被感染。

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高级科学主任、《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共同作者马丁‧库尔多夫博士(Dr. Martin Kulldorff)此前告诉英文大纪元,这种做法不符合既定的科学知识,从医学角度来看也不合理。他认为,那些从COVID-19感染中恢复过来的人,比接种疫苗的人具有“更强、更持久的免疫力”,而且“最不可能感染”其他人。美国疾控与预防中心(CDC)也承认,目前还没有自然免疫的人,感染他人的记录。

英文大纪元从美国各地的医护人员那里收集了更多信息,了解他们拒绝注射疫苗的诸多原因。COVID-19疫苗被一些国家的大公司广泛宣传为“安全、有效”,包括大科技公司,它们在不同程度上审查或封杀任何对疫苗的所谓“负面言论”,将其标注为“医疗错误信息”,包括医生和护士的事实性描述。

“没有长期的安全数据”

托马斯‧雷德伍德医生(Dr. Thomas Redwood)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被皮埃蒙特医疗保健(Piedmont Healthcare)和卫星健康系统(WellStar Health System)解雇

雷德伍德对英文大纪元说:“是否注射目前提供的紧急使用授权疫苗,应该是个人的决定,其依据是对接受疫苗的风险-效益(risk-benefit)分析与疫苗所提供保护的疾病的风险相比较。”

“根据目前的流行病学数据······如果我感染了COVID,我有98-99%的生存概率。另一方面,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已经记录了18,000多例死亡案例和80多万例不良反应事件······此外,在批准广泛使用之前,我们没有类似于其它疫苗所需的长期安全数据,更不用说建立疫苗授权了。除了安全问题之外,疫苗的效力在接种疫苗四到六个月之后,就会下降到50%以下。”雷德伍德继续说。

“鉴于我们所知道的已接种疫苗的人免疫力下降,以及已接种疫苗的人与未接种疫苗的人一样具有传染性的能力,我看不出这种疫苗令的逻辑,因为它未能实现其既定目标”,他说,“更令人担忧的是,通过强迫医护人员在身体自主权或就业之间做出选择,这很可能造成护士、医生和其他维持医院(正常)运行的人员短缺。”

“豁免请求被拒绝”

埃里克‧桑德斯(Eric Saunders)是一位资深医生,遗憾的是,他最近被新泽西州里奇伍德(Ridgewood)的山谷医院(Valley Hospital)解雇。

“我的宗教豁免和医疗豁免都被他们拒绝了”,桑德斯说,“由于我母亲在怀我的时候服用了一种药物,我出生时没有腿。我的父母都是牧师。我对上帝的深刻信仰,帮助我克服了生活中的许多障碍,但被药品伤害的心理创伤,以及知道COVID疫苗科学背后的潜在争议,我无法接受它们。”

“我正在为反对这些强制规定而争取权利和大声疾呼,用我的故事希望能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样才能扭转局势,让人们拥有自由,这样我们就能再次在和平与博爱中生存。”他说。

妮可‧范内利(Nicole Fanelli)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克罗泽医疗公司(Crozer Health)工作了近21年,是一名乳房X光检测师。

“我提交了宗教豁免(天主教)申请,但被拒绝了。然后我对此提出了上诉,但他们任用了与初审相同的小组来审查这些上诉”,范内利说,“我觉得受到歧视的原因是,他们给我了一个全面的声明,基本上是说我的宗教信仰并不反对接种疫苗。我曾以书面形式向他们解释了我真诚的信仰,并提供了公司所要求的、我的牧师的证明信。”

10月中旬,范内利被安排了两周的无薪假期,到月底时,她被解雇了,没有资格领取失业金。

“我也为这整个局势感到极度焦虑。”范内利补充说。

“我的信仰很坚定”

妮可‧蒂博多(Nicole Thibodeau)一直在贝斯‧以色列‧拉希医疗公司(Beth Israel Lahey Health)担任注册护士长。该公司是马萨诸塞州第二大的医疗保健组织。她说,她的雇主向“数以百计”的员工发出了拒绝宗教豁免申请的请求。

“我的信仰很坚定,我永远不会接种这种疫苗。他们对待我们(的方式)很糟糕,骚扰、拖延、缺乏沟通等等。我最近听说,公司有4%的人没有打疫苗,也就是1440人。他们正在给我们施加压力,要求我们注射,否则就‘自愿’辞职。”蒂博多说。

来自纽约的特鲁迪安‧埃德蒙森(Trudiann Edmondson)在诺斯维尔医疗公司(Northwell Health)工作,担任远程病人护理协调员。她于10月1日被解雇,因为她拒绝注射疫苗。

“在我被解雇时,我已经怀孕了大约5个月。由于多种原因的高风险,包括对孕妇(接种疫苗)的数据有限,以及我完全可以在家工作,因此,我要求暂时拒绝接种”,埃德蒙森继续说,“我在怀孕初期就被诊断出有血块,后来血块溶解了。我正在服用小剂量的阿司匹林,我必须每天服用。我没有其它选择,我自己和其他一千多人被解雇了,原因是公司希望其员工全部接种疫苗。”

“我很感谢我的信仰,我知道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补充说。

“违宪的法规不是法律”

艾伦‧汤普森(Allen Thompson)在北卡罗来纳州蓝十字蓝盾协会(Blue Cross Blue Shield)工作了8年,于今年8月20日被解雇,原因是他决定不接种疫苗,尽管他每周都会出示COVID-19阴性测试证明。

该协会于8月16日向其员工发送了有关新规定的电子邮件,并表示新规定将于10月1日生效。

汤普森说:“当我在8月20日早上到达工作地点时,我被保安拦住了。他们告诉我,那天是我的最后一天,让我交出徽章(badge),并给了我一封解雇信。我问他们,我是否可以在家工作,直到一切恢复正常。但他们说,‘我们觉得这对你是最好的,今天是你的最后一天’。”

“我认为,违反宪法的法规不是法律,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遵守。”汤普森补充说。

“发生在健康人身上的怪事”

洛尼‧塔尔海默(Loni Thalheimer)已经做了11年的护士。

“我为我现在的医院工作了7年。在过去的6年里,我做麻醉后护理护士的工作,并在科罗拉多州柯林斯堡(Fort Collins)普德雷山谷医院(Poudre Valley)的附属大学(UCHealth)里,接管了周末护士长职位。”

“大约在社区完全接种疫苗的两三个月后,我发现很多人因癫痫发作、偏头痛、运动障碍、麻痹甚至昏迷等(不良反应),来做核磁共振检查”,塔尔海默说,“我说,我们看到发生在健康人身上的奇怪、不正常的反应越来越多,而每个人都拒绝回答我(的疑虑)。如果我们是在进行临床试验,为什么不要求我们收集数据?我感到很困惑。”

7月,她的雇主宣布,要求所有员工都必须接种疫苗,包括远程工作者。“他们说我们可以申请宗教和医疗豁免,如果被批准,我们将被要求每周进行检测”。

“他们在网上有一个特定的表格,你必须填写,问一些可笑的问题,比如······你属于什么宗教?你过去是否接种过其它疫苗,它们有什么不同?在表格的底部,它让你勾选一个框来提交你的表格,说你同意UCHealth的所有关于COVID的疫苗政策”,塔尔海默接着说,“请允许我提醒你,他们把政策锁定了,而且不会告知我们这些政策是什么。”

“我有来自我的医生的签名信,说明我目前正在尝试怀孕,而且我过去有重大的疫苗不良反应,不建议我注射这些疫苗。”然而,塔尔海默的豁免申请被拒绝了,之后的10月28日,她被解雇了。

“他们现在试图拒绝‘我被迫失业’的说法,说我是‘自愿’的······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健康保险也很糟糕,而且我怀孕了,还有另一个4岁的孩子”,她继续说,“在我的经理和我署名的地方写着‘员工无法参加会议’,所以他们不必面对面解雇我。”

“我的合同被取消了”

希瑟‧波普(Heather Pope)是一名注册护士,拥有俄克拉荷马州的联盟执照(compact license)。

“在整个病毒大流行期间,我在急诊科担任合同护士。因为我拒绝给病人注射强生疫苗,最终被取消了合同。我不得不放弃。”波普说。

至少还有10名在不同州被解雇的护士向英文大纪元求助。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他们非常努力地工作,并在大流行病期间遵守了所有的规则。

他们中的一些人伤心欲绝,认为因身体自主权而被解雇,这是一种冒犯,给他们及其家人在精神和经济上,都造成巨大压力。

原文:Doctors and Nurses Speak on the Consequences of Rejecting Mandatory Vaccination 刊于英文大纪元网站。

(记者萧静编译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