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在柬中国人:我被卖了三家公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我从2020年9月到柬埔寨后,被卖了三家公司。”来自广西桂林、在柬埔寨打工廖明(化名)说。

廖明大学毕业后本在国内工作,但因工资不高,结婚生子后,每个月的工资只够生活开支。之后,他看到一位老乡在柬埔寨开餐馆赚钱,他就想跟着过来学习一下。

不过,到了柬埔寨后工资仍然没有那么理想。“每月800至900美金(约合6,000元人民币),包吃包住,工作还可以,但只能够补贴家用”。然而今年6、7月份,因家里有事,他的妻子孩子想让他回国。可是由于疫情的原因,“国内机票现在已经涨到1万美金,加上疫情隔离之类的,至少要10万人民币,根本就没办法回去。”他说。

当时店里有个平时聊得来的常客给他介绍了一份西港的工作,这名常客说:“过到这边(西港)的话,两个月就可以赚够回国的机票和隔离费。”廖明因此决定到西港上班。

“10月1号结算完饭店所有的工资后,2号我就到了西港。结果到了这边,公司的人才跟我说,那个人(饭店常客)是中介,他把我卖了。”

据廖明11月9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家公司是一家投资诈骗公司。在柬埔寨,很多中国人老板的公司与当地官员勾结,买地建园区,买卖中国人以至外国人为公司诈骗。并且,这些人到了“公司”里面之后,有进无出,有的还受到人身威胁,甚至被打死。

他说,“我第二天就报警了。我先联系国内的(派出所),他们说不行,要本人去。然后没办法,我就发邮件给大使馆,大使馆给了我一个报警电话,说他们没有执法权,叫我自己去联系。但我拨打大使馆给我的电话报警后,就被那个公司知道了。”

“我之前就知道他们肯定是串通的。然后,他们没办法,把我卖到别的公司。”“他们并跟我说,因为你报警了,他们需要钱去打点警察局,这所有的钱都要算在你的头上,所以你现在的赔付是1.7万美金,然后他就以1.7万美金把我卖到了第二家公司,并把我拉到第二家公司,直接用现金跟他们做了交易。”

据廖明介绍,第二家公司是假扮高富帅,专门找国内的单身有钱的女青年,跟她们聊感情,感情聊好了之后,再哄骗对方一起做投资。公司里面有两层楼,至少一两百号人,有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边全是电脑和手机,每个人都配有很多部手机和一台电脑,公司门口并有十几到二十个保安把守着,不让里面的人出去。人一旦进去之后,吃住全都在里面。

廖明只在第二家公司待了一天,第二天凌晨就被该公司的人送到西港的一个娱乐城,一个赌场(第三家公司),卖了1.8万美金,因为他们得知“我曾报警”。

第三家公司则利用社交通讯软件欺骗一些外国投资者进行投资。廖明说,“我发了很多求助信息,包括大使馆、总理等。最后,10月12号上午8点钟左右,移民局局长带着移民局的人,才把我救了出来。”

他说,他在第三家公司挨了一顿揍,因为他回头看,就被说偷懒。但他说,他还算运气比较好的,因为西港这边被打断腿的、被逼着跳楼的、在街上被绑架上车的,非常多。

“经常被威胁 电棍每天滋滋响”

西港网投(网络投资)公司逃出来的王志和(化名)也向大纪元表示,在里面天天被逼做诈骗工作,每天10点上班,不到凌晨2点不让下班,并随时有被关小黑屋的风险,经常被威胁、被恐吓,电棍天天滋滋响。

王志和是去年11月份到柬埔寨的,今年10月被人骗进去后,一个月后逃了出来。

他说,“我们进去之后发现是搞诈骗,并被威胁如果不做,就把我们以西港最好的身价卖掉。因为没有办法就逃跑,有一次被发现了,直接被关起来用手铐铐起来打,并安排保安看守,后来没有办法我们先妥协了,才被放出去。

“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人向当地长官求助,我们也跟着发出求助,被公司发现了,但他们没有查出来是谁报的警,然后第二天我们就成功地被解救出来了。”接受采访时,王志和刚被救出来一个星期。

柬埔寨西港的网投公司基本上都已园区化

另一位在柬埔寨打工的蔡齐(化名)表示,西港的这些公司大多数都跟网投有关系,并且现在基本上都已园区化了。

他说,大概有七八个园区,一个小区里面盖了十来栋楼,一间一间的跟公寓一样,里面有饭店、诊所等,整个园区就像国内的一个小区一样,吃喝拉撒所有的东西都有了。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保安拿着枪、电警棍在门口把守。

蔡齐还说,园区里面有中国人、越南人、马来西亚人、印尼人、泰国人,哪儿的都有,但老板全部都是中国人。大一点的园区里面万八千人,小一点的也有两三千人。

他说,有的中国人不是来干网投的,是干其它工作的。但被朋友叫过来吃顿饭,就直接给他弄晕,并连夜送到西港去卖掉,这种事情太多了。

蔡齐并表示,虽然有的人在国内来的时候就知道来这儿干什么,但他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命还不如一只鸡的命。“比如说你有业绩最起码你不会死,你没有业绩,你不去骗钱,他们花那么多钱把你买过来,那真的就打呀,逼着他去做业绩,去骗钱”。

廖明也表示,从十七八岁到三十岁,甚至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连护照都还没办,身份证都还没有办的,就被他们拉到这边来卖给诈骗公司。他说,“到这里最少两三个月,多的六七个月、一年的都有,都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廖明斥责,“这些人简直是没有人性。但政府却说,柬埔寨现在没有网投,从2019年8月18日已经取消了。然而这个利益链这么深,怎么能取消得掉,从最基层的警察到宪兵,再到政府哪个都有股份,怎么会取消?!”

他说,这个地方腐败很严重,人家都讲在柬埔寨你要拿美金说话,腐败严重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死两个人太正常了”

蔡齐表示,“这地方死两个人太正常了。中国城的那一片前段时间早上死一个,中午死一个,都是被打死的。有的女的在路上爬,都走不了了,在路上爬,还要挨一枪。”并且,很多情况找警察都没用。“上次跑出来一个姓张的,给警察打电话,然后第二天公司就知道了,警察也没来救他。然后这家公司看他报警,就把他卖掉了”。

王志和说,“现在就等着回国,啥也不想了,这种事情说多了对自己也不好,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

有网友在柬单网发表文章这样写着:很多人抛家弃口,背井离乡,只是为了谋一碗饭吃,谋一份小生意,但是最终命丧异乡,骨灰难回。还有一部分人,因为疫情,身患重疾,有家难回,在家里的父母儿女,眼含热泪,却无能为力。

网友表示,“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柬埔寨的这几年的经历,对有些人来说,不亚于一场战争,对有些人的伤害甚至大于战争,偌大的一个世界,却容不下一个个生命,眼看着一个个生命的消失。”

受访者也向记者表示,很多人被关在里面求助无门,希望国际社会或者人权组织能够关注他们这一群体。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