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铁高管揭傅政华抢钱追杀记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11月5日被正式逮捕,另一个副部长傅政华的公开罪名,至今仍未被通报。不过,一位流亡香港的铁道部前企业高管向大纪元披露了傅政华的一段黑历史,并揭开中共政法系统的黑暗内幕。

日本战刀勾出傅政华一段黑历史

2008年6月27日晚,北京市京广大厦地下2层停车场内,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傅政华(黑衣男)从犯罪嫌疑人何洋手中接过一柄日本战刀。(视频截图)

2008年6月27日晚,北京市朝阳区京广大厦地下2层停车场内,一名身着白短袖上衣的中年男子将一柄日本战刀递给一个身着黑短袖上衣的中年男子。

那场夜幕下的交易颇不寻常。在视频中,接受战刀的黑衣男是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傅政华,而递给他战刀的白衣男名叫何刚强(别名“何洋”),是前者经办的多起经济案件中的嫌疑人。

这段清晰度不高的视频并非出自记者或路人之手,而是中共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公安局的经侦公安,在侦查嫌疑人何刚强的过程中,暗中拍下的现场录像。

2008年10月,呼伦贝尔公安局在向最高检汇报相关案情。图为汇报报告的截图。(大纪元)

2008年10月,呼伦贝尔公安局在向最高检和内蒙古检察院汇报相关案情的报告中,附录了这段视频。呼伦贝尔公安局在报告中用“北京市公安局某副局长”代指傅政华,并称“该局长与犯罪嫌疑人何刚强关系非同一般”,北京市公安局不追究何刚强刑责,也拒绝移交该嫌犯,“是用这种形式保护犯罪”。

这是一个在中共体制下极为常见的故事:权贵子弟利用权势侵占上市公司财产,公司职员欲求助司法救济,未想自己反成政法机关打击的对象,被立案、通缉、抓捕甚至黑道追杀,惶惶不可终日······

这是中铁多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中铁多经)创始人之一的王精讲述了十多年的故事。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在网际网络上控诉傅政华。

2021年10月25日,王精告诉大纪元,他是遭傅政华迫害的中铁多经员工中,所剩无几的还能够发声的人,“我本人还被他们通缉,所以我一直躲在香港”,“我们当时有几十个员工被他们通缉,有的被关傻了,关残废了,有的跑掉了”。

王精向记者讲述了这个错综复杂的故事,里面不但有利益纠葛,司法黑幕,甚至还有对香港法治的干预。

根据王精的说法,上世纪末,铁道部想打造铁路经济走廊,王精抓住机会在香港组建公司,准备上市融资来开发中国铁路的各种经营项目。

王精将中铁的不同项目,通过多间香港公司于2007年借壳上市,获得数十亿港元的资金。然而,股市上筹募的巨额金钱,引来合作方背后势力的觊觎。

王精说,是时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的儿子王新亮,王新亮掌控了中铁多经借壳上市的壳公司。王兆国曾一度被视为是未来中共最高领导职务的接班人。

2007年7、8月时,王新亮伙同何洋(真名何刚强),打着总参二部的名义,指使手下侵占、诈骗中铁多经香港公司的6亿港元和2亿元人民币资金;同时动用北京市公安局对王精等中铁多经高管立案审查和实施边控(限制出境)。总参二部,又名总参情报部,是中共军方的特务机构,2016年后更名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情报局。

王精说,期间傅政华多次阻止北京市公安局对何刚强立案;2008年何刚强等人甚至伙同北京市法官,企图利用司法手段取走被冻结的中铁安时公司(中铁多经的香港上市公司)近1.5亿元人民币的银行存款。

2008年5月内蒙古呼伦贝尔公安局接受了中铁多经的报案,对何刚强等人立案调查,同年9月5日对何刚强上网追逃。

根据呼伦贝尔公安局提交最高检的报告,2008年9月6日,傅政华动用武力直接从北京西三旗派出所中,抢走了当天被呼伦贝尔公安抓获的何刚强。

王精说傅政华拒绝了呼伦贝尔公安移交嫌犯的要求,暗中释放了何刚强。当时呼伦贝尔公安局将这一结果通报给原告方中铁多经,并附上了该局上报的报告和视频。这些资料已被王精公布在网际网络上。

大纪元记者曾致电呼伦贝尔市公安局查询此案情。不过,该局办公室人员声称他们回答不了记者提出的问题,让记者向宣传科去咨询。记者多次拔打宣传科,结果无人接听。

2009年1月,北京市公安局对王精发出的网上追逃令。(王精提供)

王精说,面对内蒙古公安的介入,傅政华随即对举报人展开了报复,于2008年11月再度对王精等人立案,并抓捕了多名身在中国大陆的中铁多经员工,对王精实施网上追逃。

王精说,自己在2008年5月边控被解除后,便躲回了香港,“差点被他们灭掉了,在内地就给他们灭掉了”。

2009年4月,中联办发给香港入境处协查王精的公函。(王精提供)

王精表示,自己即使躲在香港,也未能逃脱傅政华、王新亮等人的长臂黑手。“2009年傅政华伪造文件,诬陷我拐卖妇女儿童,还有非法获取内地身份证,然后透过香港中联办来影响香港政府,试图抓捕我,将我遣返回大陆”。

他说,“我被香港入境处拘捕并关押了42天,一直到我向香港法院申请到司法复核和人身保护令,才获得自由。”中联办是中共政府在香港的的派出机构。

记者致电北京市公安局,核实王精对傅政华的指控以及相关案情。但该局工作人员声称对此不知情,也无法联系局长等相关领导进行核实。

根据王精的说法,法律和司法机关只是中共权贵手中的工具,中铁多经这些员工成为中共高官争夺利益、厮杀内斗的牺牲品。

“我找北京的朋友问过傅政华,傅承认这是王兆国的太太和秘书交办下来的任务”,王精说,“他们的目标是整个中铁,整个铁路经营的多种资产全部抢走。”

《明报》前总编和记者遭追杀的背后真相

王精说,由于傅政华及其背后势力干预香港政府,导致自己在香港无法工作,也不能在银行开户,还要时刻提防大陆公安和香港黑社会的绑架、刺杀,“但自己的遭遇还不算惨。傅政华干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还很多,很多人被他抓起来打死;像那个《明报》记者陈阳,受迫害的程度就更严重”。

“傅政华曾经打击报导中铁多经案件的一些记者,其中香港《明报》的刘进图和陈阳采访过中铁公司,揭露了傅政华和何洋警匪勾结这么一个事件”,王精说,“结果刘进图被砍成了残废,腿和腰中了好几刀,在医院养了很长时间,现在也是半残废状态。”

王精说更悲惨的是陈阳,“傅政华指使北京公安冒充绑匪,把陈阳抓到北京郊区的一栋楼里面关押、拷打了三天两夜。放他的时候,还把他衣服全脱了,拍了他一段裸体录像。”

王精告诉记者,“陈阳的一个肾被他们打坏,后来病变被割掉。经过那次的恐怖遭遇后,陈阳再未能恢复过来,精神受到刺激,长期生病。他一辈子都被傅政华给毁了。”

2014年2月26日,《明报》前总编刘进图在香港遭两暴徒袭击,背部和腿部被刺六刀,身受重伤。该事件震惊国际社会。

同年3月,依据香港警方通报,香港警方和中共公安共抓获11名涉案嫌犯。香港警方称,施袭者为受雇行凶,且无证据显示与新闻工作有关。两名行凶刀手拒绝交代买凶人身份。香港警方的这一说法遭到香港媒体和公众的普遍质疑。

2015年8月,香港法院裁定袭击刘进图的两名凶手罪名成立,判处两人各19年徒刑。刘进图呼吁将“幕后真凶”绳之以法。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3月19日报导,刘进图遇袭案发生后,《明报》前中国版记者陈阳担心自身安全,遂于2014年3月13日向香港警方报案,称自己曾于2010年7月30日,在北京市被不明身份人士绑架,并遭威胁不能披露。

香港警方从未公布《明报》前记者陈阳案件的任何资讯或进展,但网际网络上曾曝光陈阳于2013年5月6日写给中共中纪委的投诉信。

该信披露说,2008年12月中铁多经负责人王精向《明报》爆料相关案情,并投诉傅政华包庇公安部通缉犯何洋。明报高层随后安排陈阳等记者采访调查。陈阳采访了王精并向北京市公安局求证后,2009年初《明报》刊发相关报导。2010年8月初陈阳返回北京时,遭不明人士绑架、折磨和拷打,陈阳被迫写下悔过书以及被拍下裸体视频后,才被释放。

该投诉信说,陈阳回到香港后,继续遭到绑架者的纠缠和威胁。2010年底,绑架者在深圳找到陈阳,警告他不得参与报导王精控诉傅政华一事,陈阳至此判定绑架者是受傅政华指使,而且绑架者的行为不像黑社会,更像是中共公安。

中纪委从未公开回应陈阳对傅政华的投诉。但王精相信,不但陈阳是被傅政华绑架和迫害,刘进图遭刀手砍杀也是傅政华的报复。

2021年10月2日落马的前公安部副部长、司法部部长傅政华,曾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以及镇压中国维权人士、打压言论自由,被民间称之为酷吏。

王兆国,2003-2013年间,担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2013年卸任后退休。王兆国被认为是中共江泽民派系的重要成员。

王兆国之子王新亮,又名王新宇。资料显示,王新亮曾在香港从商十多年,2009年回到北京担任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2010年,王新亮弃商从政,相继在山西省和咸阳市政府部门任职,直到2013年4月出任中共咸阳市委常委兼统战部长。2015年陕西咸阳官方透露王新亮已去职,但不肯披露其去向,被外界视为是受中共高层内斗的影响。

根据中铁多经投资集团一个已经不再更新的官网的信息,中铁多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原中国铁道部所属企业,经中共商务部批准,在香港成立了中铁开发投资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和中铁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这两个公司为主体,开展国际合作和招商引资。

呼伦贝尔公安局就傅政华、王新亮、何洋警匪勾结致最高检的报告

明报记者陈阳致中纪委的投诉信1-2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