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中共对澳洲蛮横的底气来自渗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今日社会,武器和军队作用,被赋予比杀戮更深的意义。强大的军力,往往用作威慑,维持世界和平,及人类安全。战争,虽然变得隐蔽,但从未停止。【时事军事】带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争的细节和真相。

相对于其它西方国家,中共对待澳洲的态度特别强硬,中共区别对待西方国家的行为,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共对澳洲渗透程度之深。

台海南海问题上,不光是西方国家,可以说几乎世界各国都不支持中共的霸道行为,主要的西方国家不仅在道义上而且在行动上与中共的扩张形成对峙。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加拿大和澳洲的舰队,都为捍卫自由开放的印太而进入南中国海和台海地区。

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军舰更是先后多次穿越台湾海峡。中共没有说对哪个穿越台湾海峡的国家实施毁灭性打击,而唯独针对澳洲,中共表现出难以克制的愤怒。中共的这股邪气到底来自哪里?为什么唯独澳洲受到中共的“特殊对待”?下面就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1月10日表示,如果中共使用武力改变台湾海峡现状,将对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构成重大威胁,美国及持同一看法的其它国家将采取行动。

《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11月12日刊出对澳洲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的专访。在访谈中达顿表示,中共进犯台湾的意图一向“非常明确”。虽然达顿没有明确承诺,如果北京动武,澳洲会协防台湾,不过他暗示坎培拉会在类似行动中协助美国。他说,如果届时美国决定采取行动,“很难想像”澳洲会不支持美国。

对于达顿的表态,中共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13日发推称,“如果澳洲军队来台湾海峡作战,无法想像中国不会对他们及支援他们的澳洲军事设施展开猛烈攻击,所以澳洲最好做好为台湾岛及美国牺牲的准备。”

早在今年5月,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澳洲政府对台湾政策将坚定不变,如果中共武力犯台,澳洲将履行支援美国及盟友的承诺。”对此,胡锡进回应说,他主张中共当局应当制定一个在澳军事干涉台海局势时对其实施报复性惩罚的预备方案,包括对澳本土军事设施及关键设施进行远程打击。

胡锡进等于是用恐吓的言论向澳洲宣战,如果澳洲继续就台海问题发表类似观点或相关行动,澳洲本土就可能招致导弹袭击的危险。相比其它西方国家军舰穿越台湾海峡,中共也只是喊几声反对就没了下文;而澳洲却只是因为表态支援美国及盟友,中共官媒就发誓要导弹袭击其本土。中共对澳洲不同寻常的强硬态度,主要是来自澳洲国内的党派之争和中共在澳洲政府及社会各个领域成功的渗透

11月10日,澳洲前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在堪培拉的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言论,他两次重复,台湾不是澳洲的重要利益。他说,“我们与台北没有联盟,没有。在堪培拉没有一张与台北结盟的文件。”“我们不承认它是一个主权国家。台湾问题从根本上说是中国的民事问题。”

关于中共,基廷说:“我们必须与他们(中共)打交道,因为他们在世界这一地区的力量将非常强大。”他认为,中共的强大对澳洲不构成威胁,甚至为中共的战狼外交和中共官媒对澳洲的核打击威胁进行辩护,称中共正处于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

11月11日上午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基廷的言论“绝对有违”澳洲政府的政策路线。他说:“我们对印太地区有着非常坚定的立场,与区域多个盟友及伙伴紧密合作,不只有美国,还有日本、印度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多个国家紧密合作,以便确保各国在地区内不会遭受霸凌。”“在这些国家安全问题上,你真的不能相信他们(指基廷)。”达顿也在推特上把基廷称为“伟大的绥靖者基廷同志”。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针对基廷言论反驳道:台海危机绝不仅是中国人之间的家务事,台海安全攸关印太地区的稳定与繁荣,而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也符合澳洲、台湾和其它国家的利益。

基廷的逻辑似乎出了一些状况,他的意思好像是说,澳洲应该顺从一个声明要侵犯你的对手,以此来避免他对你构成真正的威胁,原因是这个对手只不过是扩张的荷尔蒙有点旺盛才导致了想要侵犯你的冲动。

中共对澳洲的特殊“关照”,一定程度上可能来自于类似基廷这样迎合中共的言论,这让中共看到了渗透的成果,当然基廷本人不一定就是中共渗透的成果。中共的渗透不仅在政治、经济、外交和文化层面,甚至触及到日常的社区生活。

中共驻澳大使馆官员鼓动参加社区活动的华人为中共发声。一位居住在堪培拉的华人长者对大纪元透露,2016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上午,中共官员在堪培拉多元文化中心通过澳华会对华人长者们说:“澳洲在世界的角落里,没有人来,只有我们中国人来,我们没有发言权,谁有发言权?”中共的渗透甚至连老年人也不放过。

2018年澳洲推出两部重要的反外国渗透法案——《反外国干预法》和《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这两项法律是澳洲政府针对中共严重渗透及时采取的止血措施。

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前政治领事陈用林不久前表示,澳洲在反中共方面应该说是走在前面,但是中共反制,对澳洲进行惩罚,实际上是做给全世界民主国家看的,包括欧盟,中共是要杀鸡儆猴。西方国家已经看到中共政权野心勃勃,现在是觉醒时候了。

欧洲议会正在考虑参照澳洲的反渗透法,制定一项法律,以反制中共持续干预欧盟成员国政府的问题。澳洲国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主席帕特森(James Paterson)11月9日在欧洲议会“外国干预欧盟民主程序特别委员会”的会议中表示,外国对澳洲的干扰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大,即使在冷战高峰时期也没有现在厉害,但对澳洲来说,中共虽然不是这种威胁的唯一来源,但它是最主要的来源。帕特森敦促民主国家要认识到外国干预的危险,欧洲国家要与澳洲等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合作,尽一切努力打击这些威胁。

另外,莫里森政府去年12月宣布了新的《对外关系法》,取消了澳洲各州、领地和地方议会、大学等与外国政府达成的与澳洲国家利益相抵触的协议。帕特森表示,这是抵制独裁国家的战略,尤其是中共“一带一路”扩张计划试图在澳洲不同级别的政府内部制造分裂的行动。

撰文:夏洛山(《大纪元时报》记者,曾经历过十几年的军队生活,主要从事军队的教学和一些技术管理工作)
制作:时事军事制作组
订阅《时事军事-夏洛山》YouTube频道:https://bit.ly/3EqiiTG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