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中共忽然纪念“飞虎队”牵出的秘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18日,中共外交部和央视都称,中共政协11月16日主办了纪念美国飞虎队来华抗战80周年视频会,还生硬地联系到刚刚结束的拜习视频会晤,表示愿同美国加强交流合作。这则不伦不类的消息,牵出了美国援华抗日“飞虎队”的历史真相,也牵出了中共曾长期诬蔑“飞虎队”的事实。

苏联援华抗日志愿航空队撤走

1940年,苏联深知与德国早晚一战,为免除后患,开始与日本协商在战事中保持中立。日本全面侵华的同时,也开始筹划南进计划。1941年,苏联和日本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苏联承认日本在东北扶植的伪满洲国,默认日军侵华;日本承认苏联支持的外蒙古从中国独立。斯大林撤走了原来帮助国民政府抗日作战的“苏联志愿航空队”。

同时,德国、日本、意大利成为轴心国,国民政府也无法继续从德国获得军事支持,中国抗战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中共“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毛更直接说,“让日军多占地方才是爱国”,“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

当时的国民政府急需强大的外援,才能抵抗日军进逼迁都后的重庆。

帮助中国抗战的功臣陈纳德将军(Claire Lee Chennault)。(公有领域)

陈纳德临危受命

1937年初,美国陆军航空队退役上尉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被国民政府聘为顾问,协助发展中华民国空军;但空军战机很快消耗殆尽,英勇的优秀飞行员血染长空。日军飞机占据了空中优势,频频对重庆进行空袭。蒋中正请陈纳德回到美国宣传中国抗战,并尽快组建一支由美国飞行员参加的航空队,解决中国抗战的燃眉之急。

陈纳德获得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支持。1941年4月15日,中美达成秘密协议,允许美军预备役和“退役人员”前往中国参加抗战,并可以利用《租借法案》向中国提供战斗机。

很快,陈纳德就招募了约100名美国飞行员、约200名地勤人员。1941年8月1日,美国志愿航空队在昆明成立,陈纳德为司令。另外的好消息传来,英国曾订购了100架霍克Hawk-81A2战斗机(P-40B),但因性能不符合要求被拒收,宋子文等中国外交官员成功找到了这批飞机,对中国来说可谓雪中送炭。

陈纳德了解到,霍克P-40战机对日本零式和一式战机有某些速度和俯冲优势,于是着重训练团队作战,以高度优势攻击日机,避免与日机在同一平面缠斗。

获名“飞虎队

1941年夏天至1942年5月,美国航空志愿队的三个战斗机中队,多次与前来空袭的日军飞机展开空战,他们的P-40战机画上了鲨鱼尖利的牙齿。中国内陆居民没有见过鲨鱼,误以为是“飞老虎”;1941年12月,美国航空志愿队开始被称为“飞虎队”。

“飞虎队”随时发布最新战果,以提高抗战士气。在头6个半月里,“飞虎队”就击落日本飞机115架,“飞虎队”仅损失4架飞机。

1941年9月到1942年4月的8个月中,“飞虎队”共计击落日机300多架,自身仅损失11架。1942年12月底,“飞虎队”第三中队还前往仰光,协同英军作战,2个月内美英战机共击落日机217架。

1942年7月3日,“飞虎队”并入驻华航空特遣队,陈纳德晋升为驻华航空特遣队准将司令。1943年3月10日,驻华航空特遣队改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晋升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少将司令,早已家喻户晓的“飞虎队”不断扩大。

1942年,“飞虎队”的第3“地狱天使”中队驾机在中国上空。(公有领域)

关键的“驼峰航线”

中国云南的滇缅公路,曾是当时唯一获得抗战外援的运输线,但道路崎岖艰难,无法满足抗战的物资需要。于是,由印度、缅甸通往中国的惊险空中航线建立,俗称“驼峰航线”。

在世界航空史和军事史上,“驼峰航线”是最为艰险的一条运输线;长约800公里,经过的地区都是海拔4,500到5,500米左右的高峰,最高海拔在7,000米以上;恶劣的地形和气候,加上当时的飞机没有加压装置,机组人员需要极大的耐力,因此又被称为“死亡航线”。

陈纳德的“飞虎队”又承接了这一艰险的任务,由于航线艰险,先后有594架飞机失事,1659位机组人员死亡或失踪。一位“驼峰航线”飞行员留下了这样的文字,“在天气晴朗时,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战友坠机碎片的反光飞行,我们给这条撒满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取了个金属般冰冷的名字,‘铝谷’。”

1942年4月到1945年8月的“驼峰航线”空运,为中国抗战提供了物资65万吨,确保了国军与日军的战略对峙和后来的战略反攻。

“飞虎队”战绩彪炳

截至抗战胜利,“飞虎队”共击落敌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方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飞虎队”多数队员都得到了国民政府的嘉奖;十多名飞行员获得美、英政府颁发的飞行十字勋章;陈纳德获颁国军最著名的青天白日勋章。

为方便识别、避免言语不通造成误会,国民政府曾制作了“血幅”布质证章,绣有中华民国国旗,并写有“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等字句。美国飞行员通常把“血幅”和队徽缝在飞行夹克上,飞机迫降或被击落时,就可得到中国民众的救助,在实战中发挥了极大的效用,成为中美协同抗战的佳话。

1992年,美国政府宣布承认援华志愿航空队服务等同于在美军服役,“飞虎队”的老兵可得到退役军人待遇;最终“飞虎队”获颁“美国总统勋奖部队”。

2007年7月25日,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奥什科什市年度飞行大会期间,展示了一架曾在二战时期驻扎在中国的P-40战机,涂着“飞虎队”的标志。(Jonathan Daniel/Getty Images)

反共的陈纳德被中共长期抹杀

1949年后,陈纳德将军赴台湾协助国民政府组织民航局,返回美国后也一直支持台湾,曾是长期以来台湾与美国维系邦交的历史象征。因陈纳德的反共态度,中共在大陆掌权后,一度抹杀“飞虎队”的功勋;1950年代,中共还将陈纳德定为反动的飞贼。

中共《人民日报》曾诬蔑陈纳德,刊登《陈纳德空运队屠杀中国人民的证据》、《美军曾恣意凌辱劫掠我同胞 昆明市民愤怒控诉 并揭发空中强盗陈纳德罪行》等文章,并出版了小人书《飞贼陈纳德》,试图篡改史实,欺骗中国大陆百姓。类似的定性一直持续到1980年代。

1957年,美国空军成立50周年庆典上,陈纳德将军成为美国空军十大领袖之一,在美国一直有“飞虎将军”之称;1958年被批准晋升为中将;同年,陈纳德逝世,终年63岁。美国国防部以最隆重的军礼将陈纳德安葬在华盛顿阿灵顿军人公墓。他的墓碑正面是英文墓志铭,背面标注中文“陈纳德将军之墓”,是阿灵顿公墓中唯一的中文文字。

直到1984年,中共才承认“陈纳德将军为中国抗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10年,美国前总统卡特来到“飞虎队”曾驻扎的湖南怀化芷江机场,为陈纳德雕像揭幕。从此,与中共毫无关系、还被中共诬蔑了三十多年的陈纳德将军,变成了中共口中的“老朋友”。

过去近2年里,中共一系列恶行导致中美关系陷入僵局;现在,中共不得不急于打破僵局,于是又搬出了“飞虎队”,却再次曝光了中共假抗日的历史事实,以及曾经对陈纳德将军的洗脑式诬蔑。无论美国、台湾还是世界各国,对中共政权的伎俩也该彻底清醒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