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危机 波兰称白俄分散移民改采多点越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2日讯】波兰政府20日表示,试图从白俄罗斯越境进入波兰的移民人数19日再度减少,白俄已经改变策略,转为引导规模较小的移民群,分别从欧洲联盟(EU)东部边界的多个地点越境。由于当地环境恶劣,大约2000名移民在冰冷条件下露营,他们的营地被边防人员清理后,在一个物流中心过夜。

路透社报导,波兰边境防卫队在推特(Twitter)发文表示,试图越境的人数从17日的501人下降到18日的250人,19日再降至195人。

另据波兰边境防卫队(Polish Border Guard)回报,有数个移民群再度试图越境,每群大多数十人,但其中一群多达200人,这群人朝防卫队投掷石块与催泪弹。

2021年11月19日,波兰执法人员在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布鲁兹吉-库兹尼察边境口岸确保边境安全。(MAXIM GUCHEK/BELTA/AFP via Getty Images)

这场移民之乱看似出现缓解迹象,但波兰国防部长布拉查克(Mariusz Blaszczak)20日向商业电台RMF FM表示:“我们要做好准备,这个问题实际上还会持续几个月,我毫不怀疑事态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布拉查克还说,移民和白俄罗斯现在似乎采取稍微不同的新手段,“规模较小的人群正试图从多个地点跨越边界”。

他补充道:“毫无疑问,这些攻击行动是由白俄罗斯的单位指挥。”

伊拉克库德人宁死不退

中央社报导,白俄罗斯当局允许数以千计想要进入欧洲联盟的中东移民入境,但是波兰派军队严防,移民因此受困在白俄罗斯和波兰边境,引爆欧洲新难民危机。

欧盟指控白俄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故意放任移民入境制造问题,以报复欧洲对白俄制裁。

卢卡申科19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时说,他的军队“绝对有可能”曾协助移民越境进入欧盟,但他否认安排这类行动。

2021年11月11日,警察和边防人员在哈伊诺卡附近扣留难民时,看到医护人员正将一名来自伊拉克的受伤难民送上救护车。(WOJTEK RADWANSK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1月11日,在哈伊诺卡附近,警察和边防人员扣留难民时,医护人员将一名受伤的难民送往救护车。(WOJTEK RADWANSKI/AFP via Getty Images)

报导中东新闻的Al-Monitor网站指出,来自伊拉克库德自治区而受困那处边境的人特别多,当地难民也包括伊拉克少数民族亚兹迪人(Yazidis)。他们有的是为了逃离贫穷,也有人害怕伊斯兰国(IS)重启炉灶。

伊拉克库德斯坦自治区诸多旅行社据报推出了前往白俄首都明斯克的行程,再让到了当地的伊拉克人支付数千英镑,由人蛇设法把他们弄进欧洲。

库德族自治政府总理巴萨尼(Masrour Barzani)日前推文称,当地人“遭到人蛇欺骗,被外国网络利用”。

伊拉克开始撤离滞留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自家难民,首架班机18日从白俄首都明斯克国家机场(Minsk National Airport)起飞。俄罗斯国际传真社(Interfax)报导,飞往巴格达,中停伊北库德斯坦自治区政府(KRG)首府阿比尔(Erbil)的伊拉克航空公司(Iraqi Airways)航班共搭载431人。

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报导,也受困那处边境的伊拉克库德族诗人和社运人士阿迈德(Umed Ahmed)没有登机。

阿迈德透过通讯软体WhatsApp态度坚决地告诉中东之眼:“让我死在这儿,我不回伊拉克。”

波兰国防部18日表示,已经羁押逾100位移民。

中东之眼报导,对阿迈德和许多人而言,真正的剥削其实发生在老家那头。高失业率、贪腐成风和政治打压让他们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俄罗斯—波兰边境危机已经造成至少11位移民丧生,包括两名儿童。即使天寒地冻而且面临遭到驱回的命运,为数众多伊拉克库德族人仍要设法挺进欧洲,这不正凸显出库德斯坦自治区生活困顿?

阿迈德说:“库德斯坦长达30年以来被两个黑手党、邪恶贼人家族把持。”伊拉克库德区自1991年以来犹如巴萨尼家族(Barzani)、塔拉巴尼家族(Talabani)禁脔。

已因政治立场而两度被捕的他觉得自己如果回去“只有死路一条”。阿迈德说:“我跟在这里的许多人谈过,我们不回去,拼老命也要到一个会把我们当人看待的国家。”

长期以来,库德斯坦自治区一直让外界以为它是伊拉克境内稳定与容忍的象征。数十年来,伊拉克第一、2大城巴格达、巴斯拉(Basrah)笼罩在宗派暴力、恐怖攻击、破败基础建设的阴影下,投资人则蜂涌进入阿比尔盖起摩天大楼,当地甚至吸引有限度的旅游活动。

然而,对真正居住当地的人而言,以上种种掩盖了普遍存在的问题。整体而言,伊拉克去年失业率接近14%,中共病毒(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加深本已恶化的贫穷问题。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伊拉克库德族裔研究员法吉尔(Shivan Fazil)指出,尽管政治相对稳定、经济相对繁荣,当地却普遍存在着贪腐、不平等和政治停摆等问题,正是这些情况助长了正在上演的移民问题。

法吉尔表示,当地年轻人口占2/3,没有工作、前途黯淡,引发不满。这使得他们的人生被困在成年之前那个阶段,无法前进。尽管当地经济上和文化上发展快速,许多人却有强烈的社会疏离感。

当权者无能却权力稳固,经济恶化导致伊拉克库德区各地去年底爆发示威,有关的事件至少造成8人丧命。库德民主党(Kurdistan Democratic Party)与库德爱国联盟(Patriotic Union of Kurdistan)的办公室都遭人纵火,当局逮捕数十人,将他们押入大牢。后续还有许多异议记者被捕,反对派媒体机构遭到镇压。

伊拉克库德族分析家乔玛尼(Kamal Chomani)表示,自从1991年达成事实上的自治以来,当地人不满情绪日积月累,“独裁者站在阿比尔山丘上决定一切,对人民的意志没有回应,体制让人感觉自己只是有别于统治精英的次等公民”。

乔玛尼强调:“这是为何人们向往更美好未来,即使不为自己,至少也要为下一代。”

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环境恶劣,而且因欧盟国家极力抗拒移民入境,他们成功的机会渺茫。尽管如此,许多伊拉克库德族人仍不愿回头。

难民卡德(Bahadeen Muhsin Qader)受访表示:“叫我回去,门都没有。先叫伊拉克搞好生活,人自然就会回去。”

许多人还是决定继续向欧洲推进,包括阿迈德。

“我的下一步:离开白俄罗斯,前往一个和平国度,一个会尊重我的国家。这里环境恶劣,但是回国只有逮捕和杀戮在等着。”他说:“只希望尽快前往可以让我活出生命价值的国家。”

2021年11月19日,移民们呆在格罗德诺地区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布鲁兹吉边境点附近的运输和物流中心。(MAXIM GUCHEK/BELTA/AFP via Getty Images)

19日,在德国总理墨克尔与卢卡申科两次通电话后,最近几天,这场移民危机似乎稍有缓解。

主要是伊拉克库德族的约2000人顶着低温,被困在布鲁兹基(Brouzgui)过境点附近树林里的一个营地数周,并希望越界进入欧盟成员国波兰。

国家新闻机构Belta于11月19日表示,大约2000名移民在白俄罗斯与波兰边境的冰冷条件下露营,在他们的营地被边防人员清理后,在一个物流中心过夜。

2021年11月19日,移民们呆在格罗德诺地区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布鲁兹吉边境点附近的运输和物流中心。(MAXIM GUCHEK/BELTA/AFP via 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卢勇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