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中共的“天网”囚不住一个朝鲜特种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18日晚6时许,在中国吉林市监狱服刑的朝鲜籍男子朱贤健成功越狱了。当地的公安心急如焚,为了尽快抓到这名越狱者,将悬赏金一提再提。从最初的15万一路猛涨到目前的50万,然而一个月过去了,朱贤健却依然“下落不明”。

相比其他越狱者,朱贤健令人称奇之处就在于,他几乎是在无数监控的眼皮子底下,被狱警眼睁睁看着逃离,且至今仍在逃亡路上若隐若现。

中共一直在吹嘘,号称自己打造了世界最大的“公安治安视频监控系统”,又名“天网工程”。据墙内的网站介绍,“这是中央政法委牵头,由公安部联合工信部等多个部委共同发起建设的国家工程”;“目前许多城镇,甚至农村,企业都加入其中”。中共央视还专门拍摄了纪录片,自夸这个“天网”是“守护百姓的眼睛”,并声称2000多万个摄像头以及“GIS地图、图像采集、传输等技术”足以“让犯罪分子无处遁形”。

这话或许不假,朱贤健从越狱到逃亡,似乎已多次被监控拍到。比如他越狱时,监狱的摄像头清楚的拍到,他趁狱警不备,迅速的爬上与外面仅有一墙之隔的雨棚,然后沿着棚顶跑到墙边的电网附近。仅用一根绳子拉拽电网,他就能使其断电,然后一跃而过,翻到墙外。而电网附近的摄像头也拍到,他当时跳到监狱外的地面上,躺了几秒,又看了看周围,就立刻起身逃走了。在逃亡过程中,他坐过顺风车,一路从吉林跑到内蒙通辽。一些地方的摄像头也拍到了他的踪迹。

可那又怎样呢?那么多狱警、公安自始至终都只能隔着屏幕看着他,却抓不到这个活生生的在逃者。此外,用GIS也能查到他的逃亡路线,但他具体是怎么逃亡的以及目前藏身何处仍让警方“不得而知”。

其实,他当时在中国被抓,也不是摄像头的功劳,而是被公安搜到了他随身携带的匕首。朱贤健毕竟是朝鲜人,他不了解中共国的奇葩规定。在“厉害国”,老百姓买菜刀都要实名制,而且到处都有安检,谁又敢把刀具揣在身上?

尽管朱贤健是被逼逃亡的“脱北者”之一,但他多次抢劫、甚至用刀捅伤他人的行径已对中国人的安全造成了威胁。如今,轮到以“治安防控和管理需要”为名的中共来“守护百姓”了,可它布下的“天网”在抓捕盗贼、凶徒、越狱者时却不起作用,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中共的“厉害国”向来不把“三胖”国放在眼里,可人家来一个特种兵,就能让你倾尽国库打造的最大监控系统形同虚设。

就在今年3月,中共还加大监控力度,将“天网”升级为让民众互相监视、举报的“锐眼”工程。到目前为止,中国各地安装的各类监控设备已超过2亿个,可人家朝鲜大兵依然是来无影去无踪。

或许有人会说,人家是特种兵,受过专业训练,非一般人能比。这话有些道理,但反之也不难发现,即使是普通人,只要受点专业训练,就能在中共引以为傲的监控下成功脱逃。

要说起来,现代科技不仅很难掌握体力超常、意志力强大的特种兵的行踪,甚至对普通人也有奈何不得的时候。大陆某公安局的领导就曾在私下透露,要想不被抓,其实也不难,只要呆在一个地方不挪窝(身上不携带电子设备)就行。

可见,中共已深知,高科技监控设备并非万能,“天网”所能发挥的作用其实很有限。既如此,中共为何还要下血本布控,不停的对监控设备进行升级呢?

首先,对这个腐败政权来说,打造以国家为名的工程,就能堂而皇之的从国库中拿钱,这是它搜刮民脂民膏的最佳时机以及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从引进、利用技术到生产、安装,每一个摄像头、每一种监控设备都能让中共官员有利可图。

然而,要想不断的、不受约束的谋取利益,就得掌控民心、让老百姓无条件接受被宰割的命运。在中共看来,只要不服从它的铁律,就是要被整肃、清除、消灭的对象。为了第一时间找出对政府盘剥、压榨不满的人,中共不惜耗尽财力、大搞科技监控。

如今一个朝鲜籍越狱者能从无所不在的摄像头面前消失,就足以让人发现,中共打造的“天网”根本不是用来对付亡命之徒或恐怖分子的,而是为了把老百姓关进笼子,让极权政府不受制约。尽管中共打造的高科技很糊弄人,但它未经允许采集他人讯息,就是对国民赤裸裸的侵犯。

为了达到监控目地,中共还对老百姓洗脑说:“如果你没什么可隐藏的,你就没什么可害怕的。”但可笑的是,打造“防火墙”、阻挡民众获取墙外的资讯,打造“天网”、窥探老百姓的所思所想、一举一动,这本身就是一种出于恐惧的极端做法。看来,中共更应该反思,自己到底在隐藏什么、害怕什么?连一人一票的选举都没有,是怕被自己的国民选下台吗?

越是打造铜墙铁壁,里面的人就越想出去看看;越是禁言噤声、加大管控力度,受压迫民众就越想摆脱桎梏、寻求所需的自由。这就是人的本能,也是民心所向。中共若要一条道走到黑,就只能给自己当掘墓人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