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明:揭开中共第三个决议中的谎言(上)

——中共百年 是造福人民还是祸害人民(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16日,中共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称中共成立以来,始终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初心,为人民幸福不懈努力,已经走过一百年光辉历程,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

可是,如果我们翻开中共的真实历史,就会发现中共百年历史其实是祸害人民史、破坏传统史、罪恶史,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史海浩瀚,我们只能从中摘取片段,一窥中共的真实面目。

决议声称,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经过艰苦探索、付出巨大牺牲,浴血奋斗,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共领导人民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实现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那么,我们来看一看中共是怎么“探索”的;是谁付出了巨大牺牲;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还是中共踩着中国人民的鲜血站起来了;中共所说的变革是怎么通过一次次整人运动实现的,创造了怎样的“成就”。

杀人放火、抢劫勒索,以革命的名义

中共是以暴力起家的,也就是它自己所说的革命斗争。1927年国共分裂后,根据共产国际夺取土地、建立工农武装的指示,中共发动了多次暴动。“打土豪、分田地”,以革命的名义抢劫、绑架、勒索、杀人、放火。曾任周恩来外交秘书的李慎之提到,秋收起义后,红军在湘南有过“烧,烧,烧!烧尽一切土豪劣绅的屋;杀、杀、杀!杀尽一切土豪劣绅”的政策。其暴力血腥溢于言表。

红军第一叛将龚楚将军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他们打土豪,分财物,牵牛杀猪……逮捕地主豪绅,滥用刑法,强迫罚欺……任意杀人,到处放火……他们那种报仇泄愤的疯狂残酷的行为,无法抑制。”龚楚曾劝谏他们不要乱杀乱烧,“但他们都说:‘这是党中央的指示,要杀绝地主,烧毁其房屋,以赤色恐怖对付白色恐怖’”。

对此,中共毫不讳言。在《关于朱毛红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中,陈毅颇为得意地说,“红军每月至少要需要五万元左右,这笔钱都出在土豪身上”,筹款的秘诀是勒索商户、豪绅、估房勒款、挖墙掘地、奖励告密。

内斗,“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杀戮并不止于“敌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更加残酷无情。

1929年,毛泽东在江西苏区的权威初步形成,但是由于毛泽东的独断专权、排除异己、玩弄权术,引起地方党和红军的不满,双方矛盾分歧日益尖锐。毛泽东利用“肃AB团”的名义打杀异己,从此开了以运动方式杀人的先河。

不到一个月,毛的嫡系红一方面军4万人就杀掉4400余人,与毛意见相左的、牢骚不满的、反对过毛的、地富或知识分子出生的人都在其列。四军7000多人杀了一千三四百人。赣西南3万多中共党员中,1000多被打成“AB团”杀掉。由此逼出的反对毛泽东的“富田事变”被镇压,事变领导人全部被处决,所在红二十军排以上干部大部分被杀。

毛泽东打“AB团”的经验被中共中央推广到各苏区,源于苏联的肃反被中共移植到了中国。

1931年,张国焘在鄂豫皖苏区肃反。徐向前在《豫鄂皖苏区红军历史》中回忆,张国焘“借口肃反,剪除异己,建立个人统治”,“红军中有战斗经验的老干部几乎杀完了,鄂豫皖苏区与红军的创造者几乎被杀完了,外来的党的知识分子军政干部被杀的已差不多了”。红四军军长徐向前在前方打仗,为了搞他的材料,“组织”上将徐的妻子抓起来虐杀了。4年后,徐向前到了延安才知道老婆被“组织”杀了。

夏曦在湘鄂西肃反滥杀无数,贺龙说夏曦杀人到了发疯的地步,仅第一次肃反就杀了1万多。4次肃反下来,加上战争伤亡,3万多红军只剩3000余人,枪比人多,没人敢当官,怕被肃掉了。

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离休后负责编撰中共组织史资料,他说:“从打‘AB团’起,10年内战肃反,自己杀自己人,杀了10万。”

师从苏俄,运动式杀人

苏俄从建政起就开始了各种杀人运动,肃反、土改等等,这些都被中共学到了手,并且“发扬光大”。这就是决议所说的“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

1950年,在“抗美援朝”锣鼓掩盖下,毛泽东对公安部长罗瑞卿说镇压反革命恐怕只有这一次机会,千载难逢。“镇反运动”按毛泽东“千分之一”的指示比例一批批杀人。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1954年1月在一份报告中说,共逮捕262万人;杀了71万2000人,是全国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劳改129万人;管制120万人,超额完成了任务。

镇反中约500万国民党将士(包括辛亥革命元老、抗日将领、“起义”官兵)和国民政府人员被镇压,一批批被枪毙,这些人很多是民国社会的精英。

和“抗美援朝”“镇反”并称为三大运动的还有“土改”。中共早期的土地革命是共产国际下的指示,中共又一次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了。土改运动中,中共挑动农村的痞子、赤贫户斗地主、杀地主,沾上地主的血,人为导演、制造恐怖气氛,挟持更广大的老实巴交的农民跟着共产党走。

土改中的杀人权是下放到区一级的。区长、书记、工作组组长、贫农会成员可以随意掌握地主、富农的生杀大权,也可以决定谁是地主谁是富农。1947年半年,光是根据地就打杀地主25万。

1949年中共建政后,本可以通过立法达到分田地、均贫富的目的。但是毛泽东坚决反对把土地“恩赐”给农民的和平土改。他主张组织农民通过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夺回土地。此时的中共对暴力土改的手法运用得更加得心应手,当时广东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国内学者研究中共建政后土改使200万到300万人丧生。后来毛泽东有过一个说法,中国有3600万地主,其中有400万地主是坏的,因此杀了100万,关了100万,管制了200万。实际上的数字更多。

杀人还要诛心

杀人并不是中共唯一的目的,杀人是为了制造极度的恐怖,使人人臣服于中共的淫威,下一步就是诛心——破坏传统、文化、道德。

地主、乡绅一向是农村的精英。私塾、秀才教书育人、传承文化;祠堂、族规、乡约,乡绅自治稳定着千百年来的中国乡村。传统与文化通过地主、乡绅这个载体在农村有序流传。然而,中共的血腥土改不但打破了乡村稳定的社会秩序,破坏了农村生产力,还彻底摧毁了农村的传统、道德、文化。一场土改下来,有些地方甚至找不到一个能写会算的人,老实巴交的农民变成了暴民,暴戾、仇恨、贪婪充斥乡里。

土改给广大农村带来无尽灾难,却给中共带来无限的好处——暴力立威,劫掠社会人力、物力、财力,巩固政权。1950年6月6日,毛泽东在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说:“有了土地革命这个胜利,才有了打倒蒋介石的胜利。”

时至今日,中共还在鼓吹土地改革的伟大:“土地改革真正实现了中国农民数千年来得到土地的奋斗目标,使农民真正从经济上翻身作了主人。”却绝口不提农民分得土地不久,就被中共以合作社、人民公社名义收走,中共成了最大的地主,“翻身主人”却成了中共的农奴。时至今日,农村依然是中国最贫穷、最落后、最愚昧的地方。

知识分子和乡绅一样承传着传统、文化,中共自建政以来就开始对知识分子进行系统的“思想改造”。几次运动下来,很多知识分子已经被吓得不敢说话了。毛泽东反右,先是鼓励知识分子“大鸣大放”“帮助共产党整风”,再用所谓的“阴谋阳谋”“引蛇出洞”,将引出来的知识分子彻底打倒。知识分子被剥夺了一切,批斗凌辱、劳改坐牢、刑讯逼供、强迫认罪、自污互污、累死饿死、打死打残、被逼自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些中共人为制造出来的“政治贱民”,在以后的历次运动中,难逃一次次被打倒的悲惨命运。55万多右派,活到1978年“改正”时仅剩10万余人。

从此,传统社会精英、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士”“文人”被打断了脊梁,只能食中共嗟来之食。后人与传统文化的纽带被拦腰斩断。知书达理、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在中共的淫威下战战兢兢,不敢再说一个不字。

至今,中共也未承认“反右”错了,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扩大化”。

文革,则是对以往所有运动的“集大成”,所有“漏网之鱼”都在这一次运动中被彻彻底底消灭干净。如果说以前的一次次运动是一步步消灭传统文化的话,那么,这一次是连根拔起、斩草除根了。何为“破四旧”?——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实际上就是从精神、物质所有方面消灭传统、文化。

无数珍贵文物、传世典籍、字画被焚毁,数量超过八国联军抢走文物的千百万倍;无数古建、寺庙被捣毁;孔庙、孔墓被砸,连华夏祖先炎帝陵墓也被平毁……

“党文化”中长大的一代,已经完全没有了传统文化、神佛信仰,只知道“战天斗地”“红色恐怖万岁!”却不畏天命、不知仁义、不懂孝悌。“四类分子”可以随意杀戮,连几个月的婴儿也不放过,斩草除根;学生可以把老师活活打死,何来师道尊严;儿女可以揭发父母,和父母划清界限、断绝父子关系,还要加以批斗,哪有父慈子孝;苟延残喘的“右派”成了社会最底层的“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交“白卷”才是“英雄”,怎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毛泽东说他一生就干了两件事,其中之一是文化大革命。他是把文革当“丰功伟绩”来对待的,要留给后人。文革到底死了多少人,就连中共自己也搞不清楚了。1980年,邓小平在接受意大利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精确数字是不可能知道的……死的人太多了。”叶剑英在十二届一中全会后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透露,文化大革命死了268万人,整了1亿多人。大量中共领导人被打倒;大批知识分子、文化精英被迫害致死、自杀;更多的是连姓名都无人知晓的普通百姓。

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带来的十年浩劫,使中国社会、传统、文化、经济彻底崩溃,给中华民族造成的灾难,其罪恶罄竹难书,是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最黑暗的一页。不是中国人民“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而是中共特别“善于破坏”世界。

文革结束后,一大批被毛泽东打倒过的中共元老、高层,强烈要求“清算毛泽东”,但是彻底清算毛泽东将拔出萝卜带出泥,危及中共执政根基,所以邓小平主持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将文革的责任推给了江青和林彪,对毛泽东则是“三七开”,保护“毛泽东这个旗帜”,以继续维持中共的专制统治。

诛心的后果

毛泽东曾很得意地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没有反右,“大跃进”就不会那么容易发动起来。1958年的“大跃进”运动,荒唐到了水稻亩产可以达到十几万斤的地步。这个连今天的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在当时却是从上到下“举国欢腾”“赶英超美”,没人敢质疑,只有稍微提出温和意见的彭德怀还被打成了“反党、反革命集团”。

“高产量”带来高征收,农民的口粮、种子都被强征走了;青壮年都去“大炼钢铁”了,庄稼烂在地里没人收;来年就只能饿肚子了。大饥荒严重期间,中共非但不开仓救人,反而大量出口农副产品换取外汇购买军事、工业设备,研制核武器。

1961年底,时任粮食部长陈国栋、统计部长贾启允、粮食部办公厅主任周伯萍对大饥荒饿死人数进行过调查。后来周伯萍在社科院人口所作报告说,当时让各省填一个表,到底饿死了多少人,统计说是饿死了几千万人。周恩来看了这个统计报告后,下令让他们赶紧销毁掉。过了一个礼拜,周恩来还不放心,再次询问他们销毁了没有。他们回复说,销毁了,甚至连脑子里的记忆都销毁了……

和平时期饿死3000多万人,连一向紧跟毛泽东的刘少奇都怕上史书,但毛泽东不以为然,错误和成绩只不过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中共所做的就是销毁证据和否认。1961年,毛泽东接待法国社会党领袖即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时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以此反驳西方世界有关中国发生大饥荒的传言。

至今,中共仍然不承认“三年大饥荒”,而是“三年自然灾害”,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老天爷;“大跃进”也只不过是“探索性错误”;“粉碎了‘四人帮’”,中共依然“伟大、光荣、正确”。

抗战中的卖国勾当

伴随暴力的必然是谎言,中共的起家除了暴力就是谎言。

为了证实其政权的合法性,中共一直声称是它领导全国人民抗击日军,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开始逃亡,为躲避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红军行踪不定,最后落脚陕北,兵力只剩3万多人。这就是中共一直鼓吹的“长征”“北上抗日”。今天,稍有地理知识的人都知道,当时日军在东北,延安离沈阳1700多公里,红军连日军的影子都看不到,这抗的是哪门子日?

国共合作后,中共为了发展武装力量,战后夺取全国政权,严格规定“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这个总体方针是任何组织、任何人都不能违背的。这是共产国际驻延安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诺夫在《延安日记》中记载的。

毛泽东率领八路军、新四军扩充实力和地盘,抗战结束时,正规军发展到132万,民兵260余万,根据地人口近1亿,有了和蒋介石争夺天下的资本。

非但如此,毛泽东还和日军合作,“联日反蒋”。1941年4月,苏日签订中立协定。斯大林命令中共和日本驻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汪精卫南京伪国民政府联系签约,商谈如何夹击国民政府。毛泽东决定同日本情报机关合作,中共宣传部长兼长江局情报部长潘汉年接到具体执行的命令。日本学者远藤誉教授2016年出版的《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以大量罕见的史料披露,潘汉年向日本驻上海副总领事、高级情报官员岩井英一提供国军情报,岩井每月付给潘2000港元。潘汉年还通过日军驻汪伪政府最高代表、陆军中将影佐与汪精卫见面,为“中共和日军之间秘密缔结停战协议”。此事成为1954年潘汉年被抓的导火索。潘最后惨死狱中,成为毛泽东勾结日军的替罪羊。

李锐在八届十中全会回忆录中也证实:毛泽东主张共军和日军夹击国民党军,毛说:“一些同志认为日军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了认识,让日军多占地方才是爱国。否则变蒋介石的国了。国中有国,蒋、日、我,三国志。”

好在历史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证据——抗战期间,国军进行大型会战22次,大战役1117次,中小规模战斗38,931次;击毙日军将领126名,毙伤日军276万余人。牺牲高级将领206位;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架;海军舰艇损失殆尽。而中共牺牲的高级将领只有左权一人。击毙日军将领3人。说来说去的只有平型关大捷,还有在党内多年受到批判的百团大战,认为过早暴露了中共的实力。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