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王愉贺:外交部频繁改口 彭帅露面是另类电视认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4日讯】中共外交部开始对彭帅事件改换腔调,从“没听说”的置身事外,到紧急灭火要求“某些人停止恶意炒作”。国际上的声音认为,这是中共外交部的“惯用伎俩”。我们连线记者王愉贺,请她介绍。

上周(1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被问到彭帅的下落时,他的回应是“没有听说过”。周二(23日),他则称,彭帅事件不应“被政治化”,还要求“某些人停止恶意炒作此事”。

《纽约时报》分析,赵立坚采用了一种“惯用伎俩”(familiar tactic),那就是“质疑彭帅报导的背后动机”。

文章中表示,中共的宣传机器惯于将信息强加给国内外观众,在控制大陆14亿人的想法和谈话内容方面,手段熟练,并且“非常有效”。但是中共要想控制和影响其它国家则是另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官媒抛出一个个彭帅的视频和照片后,国际社会仍然不买账。

例如,党媒提供的彭帅在一次晚宴上的视频,其中男教练说“明天是11月20日”,但其中一名女子马上打断他说,“是11月21日”,外界就认为这是刻意安排,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发推文说,“明显是编造的(对话),没有人在真实的生活中这样说话。”

彭帅上周日与国际奥委会IOC官员进行视频通话,称自己很安全。但是这个由IOC出马的对话不但没有增加信服力,反而引发外界一片鞭挞之声,指责IOC帮助中共洗地,成为中共大外宣的工具。

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的创始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在《英文大纪元时报》刊文写道,彭帅最近在公众视野中的一些“回应”举动,其实是北京惯用的要求被迫害者出来“电视认罪”的翻版做法。电视认罪就是让受胁迫的人上电视,按照中共的计划和编排的内容和讲稿,公开所谓“悔过”。他认为,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彭帅已被秘密监禁,形式上可能是被软禁在家,也可能是被带到中共政府组织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地”关押。

《纽约时报》分析,在这一次彭帅事件上,中共的宣传队伍没有达到其最高领导人的期望——即掌控关于中国故事的全球话语权。但这种失败不能只归咎于宣传部门,而是根植于中共的威权(极权)制度。这说明中共无法与不受它审查和胁迫的民众沟通,因为共产党是单向地、自上而下地进行信息传递,中共机构很难理解——一个故事要想有说服力,必须有事实支持,并由可信的独立的消息来源进行核实。

接下来,不管中共还会出什么样的“花招”,做什么样的“表演”,对国际社会上的明眼人来说,都只会越描越黑。

新唐人记者王愉贺、尚靖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