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人民币涨不停 央行陷两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5日讯】在中共的六中全会结束之后,在美元指数走强的同时,人民币又升值了,中共央行连续两天发文章维稳人民币汇率,还警告机构不要炒汇,那么,这一次的人民币升值,还是套利资金在兴风作浪吗?与此同时,中共央行行长易纲,却提到了数字人民币的一个属性,可能会影响到中共的货币政策,这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中共央行警告金融机构不要炒汇

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发布的数据,截至11月12日,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到101.08,为2015年12月以来新高。

11月16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价格升破6.37关口,创下6月1日以来的新高,与此同时,美元指数也在持续走强。二者出现了“双强”局面。

虽然陆媒都是在讲“人民币汇率走势平稳”,不过中共央行却开始频频对人民币汇率进行维稳。11月18日,中共央行发布消息说,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召开了第八次工作会议。

中共央行在新闻稿中提到,“未来人民币汇率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双向波动是常态,合理均衡是目标,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还提到“金融机构要加强自身外汇业务风险管理,既不能帮助企业‘炒汇’,自身也不宜‘炒汇’。”

第二天,也就是11月19日,中共央行又发布了第三季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内容强调了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还要“以我为主”,所谓“以我为主”,就是不会跟随其它国家的政策节奏进行调节,而“稳”字当头,是说要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定性。

此外,内容还多次提到了人民币汇率问题,包括,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引导市场主体坚持“风险中性”理念,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准上的基本稳定等等。

可以看到,在人民币汇率走强之际,人民币汇率风险,已经成了中共央行这几天最关心的事情。

记得在今年5月的时候,人民币兑美元的即期汇率,曾创下了近3年来的新高,一度收盘升到了6.3607。而当时,北京可能是担忧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会引发热钱流入,立刻通过行政手段进行了干预。中国外汇市场还在一场会议中表态说,“不要赌人民币升贬值,久赌必输”,市场也认为,这是北京给出的警告。中共央行也立刻上调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

10月份以来,人民币再次走强。我们在之前也分析过,在中国经济疲弱和美元走强的预期下,支撑人民币走强的因素中,不乏套利资本的身影。

这一次,中共央行连续发出警告,把汇率风险放得如此重要,并且点名金融机构不许炒汇,相信针对的目标就是来套利的资本。此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中共央行18日的新闻稿中,明确写道“偏离程度与纠偏力量成正比”。从中,不但可以看到中共央行维稳人民币汇率的压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人民币处在一个升值和贬值两难的困境。

美元趋势已成 人民币升跌两难

大家知道,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主要因素是美元的走势,即使以中共外汇中心CFETS公布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为例,在这一篮子24种货币中,美元所占的比重也是最大的,达到了22.4%。而随着美元的走强,人民币难以避免会面临贬值压力。

并且从年初开始,中共央行就一直紧盯着美元和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拚命地挤房地产的泡沫。

中共央行行长易纲也从今年初就提到,人民币汇率要保持稳定,到了6月份,易纲又讲了一次。之前节目中,我们也分析过,因为一旦美元开始进入加息通道,在新兴市场上,包括中国市场上的资本就会蠢蠢欲动,随着资本的大幅流出,会对汇率和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那么这一次,是不是美元或者美联储有了什么动静,也让中共央行感受到了人民币汇率风险的逼近呢?

我们看到,美元指数(DXY)是一直在走强,16日,美元指数上涨了0.56%,达到了95.94。这已经是16个月来的新高。在美国CPI连续6个月超过5%的情况下,外界猜测,美国联储局可能会加速减债并提前加息,如果是这样,也将进一步推动美元向上冲。

随后,在19日,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暗示,美联储可能会在下一次的政策会议上,讨论加快缩减购债规模的问题。

同一天,美联储理事沃勒(Christopher Waller)也表示,如果高通胀和就业增长势头持续,美联储应该加快缩减购债规模,在明年4月之前结束购债,为明年第二季可能的加息铺平道路。

美联储的下一次议息会议是在12月14日、15日两天,现在,虽然加息没有开始,但是关于提前加息的讨论,恐怕就已经让资本开始暗流涌动了。

而中共这边,我们也看到,在19日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中共央行提到要“以我为主”,说明中共也是高度关注着美联储收紧货币可能带来的冲击。尤其是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新兴经济体和多个国家已经开始陆续加息,以防范美联储加息可能引发的资本流出、汇率贬值以及给金融市场造成震荡等。

那么,中共是怎么说的呢?中共央行说,美联储缩债对中国影响有限。这也不意外,因为通常来说,中共的宣传口径都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中国影响有限或是可控。毕竟房地产的泡沫挤得差不多了,中共已经不担心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会戳破中国的房地产泡沫。

除了美元走强趋势,让人民币汇率面临贬值压力之外,从中国经济的现状来看,中共当局也有意愿阻止人民币升值

因为在中国国内,从政府到居民的债务,已经成为了经济最大的隐患,百姓收入低,导致中国经济现在无法指望靠内需拉动,而房地产业,中共现在仍不能放心地进行投资。所以,中共能依赖的还是出口。

野村证券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认为,为了提振出口,北京可能阻止人民币升值,甚至会允许一定幅度的贬值。他还预计,明年一季度中国经济的增速可能只有2.9%。

既然人民币主动、被动都存在贬值压力,为什么说是两难呢?

因为另一个现实是,中共一直没有放弃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因为中共当局希望人民币成为全球性的货币,以摆脱对美元的依赖,一直以来,中共都在藉香港市场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而此举,也会支撑人民币升值。同时,今年以来,市场的预期和套利资金也在推动人民币升值。如果这些套利资本涌动起来,会在短期内进一步增加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数字人民币设计 影响货币政策

在担忧人民币汇率风险的同时,近期,中共已经试点无数的数字人民币,也传出了仍在重点测试设计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11月9日,易纲在一个活动上说,中共央行数字货币(CBDC)对于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影响,主要取决于对数字货币的设计。如果数字货币只是类似现金,那么影响相对有限;但是,如果这个数字货币被设计成了具有存款等金融资产的属性,则可能引发存款替代,让金融中介规模收缩,更会降低货币政策传导的效率。

易纲说,要坚持数字货币的M0定位,不计付利息,降低与银行存款的竞争。并且由央行实施中心化管理,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作为中介。

那么,易纲讲的是什么意思呢?易纲提到,如果这个数字人民币只是类似流通中的现金,也就是像普通百姓去市场上买菜的现金,那么,对经济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重点是后面的话,易纲说,如果数字人民币具有存款等金融资产的属性,就可能引发存款替代,导致金融中介规模收缩,降低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易纲的意思是,如果把这个数字人民币的功能,设计成具有存款性质的金融资产,那么商业银行的存款就会减少或者受到影响,那对商业银行来说可是致命的,有可能也没钱去发放信贷了,而且还会对中共的这套金融系统、货币政策执行造成影响。

我们再来解释一下,这几个金融术语的意思。刚才我们提到M0,就是流通中的现金,也就是手上立刻就能用的钱;那么M1呢?M1,则是M0加上可以开支票做支付的活期存款,也就是需要通过银行渠道支付的钱;M2,则是M1基础上加上居民储蓄存款、定期存款、其他存款和证券公司客户保证金,就是指,是属于你,但是你要拿出来变成M0或M1才能用的钱。

统计一个国家的货币,M0的水平越高,说明大家手里的现金越多,生活越安全;M1的水平越高,代表居民目前的购买力越强;M2水平越高,则代表着整个社会未来一段时间的需求越高,通胀压力也越大。

不过,中共还是想对数字人民币的功能进行延展,并不想将数字人民币的功能局限在M0,所以易纲说,数字人民币对货币政策、金融市场和金融稳定等方面的影响,是试点中重要的测试内容。

从2014年以来,中共当局对数字人民币不停的试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8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过350万个。尽管中共一直想尽快推出数字人民币,但现在看来,仍是在扫雷的阶段。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