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期行将结束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由于消费需求低迷、原材料进口减少、工厂产量下降、供应方面的问题,以及过高的出厂价格,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

受沉重债务和濒临危机边缘的房地产业的威胁,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下降至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水平。

与大多数国家一样,在2020年初大流行开始时,中共实施严格的封锁,经济活动陷入停顿。后来,经济稳步复苏,2021年3月达到顶峰。从那以后,经济势头一直在下降。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跌至4.9%,是过去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信贷增长降至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房地产投资依然疲软。房屋销售下降,新建筑开工也在下降,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通胀低于预期,进口减少,能源危机已使一些工厂停止生产,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新的工厂订单也出现了下降的趋势。

一个积极的指标是,工厂新年第一季度已经有足够的订单,因此,预计未来几个月出口不会大幅下降。然而,出口在中国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已经降低。此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经济向内向型发展,将重点放在国内消费上。因此,即使是预测的2022年第一季度充足的工厂需求,也不足以撑起整个经济。

经济的供需方都有放缓的迹象。在2020年严格的大流行封锁下,餐饮业和实体店的零售业受到的影响最大。今年,中共对疫情继续采取清零政策,造成封锁和限制,这使得零售业、餐饮业、健身房以及其它诸如发廊等服务业无法恢复。与此同时,消费者信心仍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人们宁愿储蓄也不愿消费。

2021年4月16日,在北京的一个购物区,游客和购物者从中国运动服装品牌李宁店前走过。(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服务业是最大的雇主之一,在一些城市多达83%的雇员在服务业工作。由于持续、零星的封锁和限制,许多个人和家庭仍未从2020年的储蓄和工资损失中恢复过来。对于那些不知道何时下一次封锁和收入会损失的人来说,对消费犹豫不决是合理的反应。

供应方面受到工厂生产能力下降的影响,这是因为原材料供应不足、原材料价格上涨、能源和燃料短缺、疫情清零政策、政府污染监管以及缺乏资金等因素。由于对银行贷款的限制增加,固定资产投资下降。此外,如果没有融资,房地产行业可能继续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最大阻力。

汽车销量下降,部分原因是作为需求方的消费者害怕花钱,供应方则因为芯片短缺导致产量下降,供应方的另一个问题是出厂价格通胀——产品出厂的价格持续上升。商品价格也在上涨,而政府抑制污染的措施则限制了钢铁生产。此外,为了减少碳排放,北京还限制化石燃料的生产,这导致了能源短缺,进一步抑制了工厂活动。

随着产品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通胀差距正在扩大,但生产者不愿提高零售价格,担心这会抑制本已疲弱的消费者需求。

中共的供给改革措施,包括减少过度产能,特别是房地产业,再加上合并,降低了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然而,这些措施并没有解决债务的根本原因,甚至可能鼓励更多的借贷,因为在合并后,公司的信用度会提高。

煤炭的供应减少,加上价格上涨,导致一些省份的经济产出下降。国家发改委在认为市场价格扭曲的情况下,有权对某些关键商品进行定价。由于需求增加、电力短缺以及即将到来的冬季,中国的煤炭价格最近猛涨,与去年相比价格上涨了260%。作为回应,发改委为煤炭价格设定了上限。

一般来说,如果政府对某种商品设置价格上限,就会造成短缺,因为消费者想买,而供应商想减少生产。但就中国和煤炭而言,中国是煤炭消费大国,是价格制定者。因此,由于中共设置价格上限,该地区的煤炭价格下降了。由于中国的限价措施,11月1日,纽卡斯尔基准煤价下跌了30%。

中共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能力凸显了一些国家,特别是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在整个经济中对中国的极端依赖。

然而,尽管中共干预,煤炭价格仍比去年上涨了160%,这表明中国和世界各地仍将存在价格通胀。

中国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但认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就此终结,还为时尚早。然而,这确实让人怀疑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必然性。美国的贸易关税和制裁仍然有效,外国公司出于各种原因,包括抗疫的清零政策,正在纷纷离开中国,这使得在中国生产和运输更加困难。

在5万亿美元的房地产债务、3.97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常规债务、7.8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外融资、5407.9亿美元的不良贷款和990.2亿美元的“特别关注贷款”(special mention loans)的重压下,房地产和金融业将彻底崩溃。

明年将不会标志着中国经济的结束,但很可能标志着中国高速发展的结束。预计明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将减少10%,北京将选择5.5%左右的GDP增长目标,而许多分析师预测中国2022年的GDP增长将低于5%。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The End of China’s High-Paced Growth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