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真面目】日本华裔作家:社会主义制度是害人之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5日讯】日本华裔小说家杨逸在孩提时全家被下放到农村,经历了悲惨的童年。她用亲身经历告诉中国人共产党的邪恶。虽然文革结束了,但只要邪恶的中共制度还存在,对中国人的迫害就不会停止。

华裔小说家杨逸:“我妈妈就在那里抹眼泪,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场面;制度对人的迫害没有结束,还一直在继续,今天也在继续。”

杨逸,出生于1964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日本大学教授。1987年留学日本,2007年获得文艺界新人奖;2008年获得日本第139届芥川奖;之后先后出版《金鱼生活》《献给你的歌》等多部著作,是日本首位用日语创作并获得日本文学奖的外国人作家。

由于“出身不好”,文革中的一天,杨逸全家四口突然被强行拉到大巴上,流放到黑龙江省一个叫兰西的农村,开始了她遥遥无期的流放生活。当时她才5岁半。

杨逸:“当时是70年过春节之前,一月份,是东北最冷最冷的时候,那时零下将近30度。”

在流放的途中天寒地冻,道路状况极差,前方一辆大巴翻车致使道路堵塞,她们无奈原地等待救援,结果差点被冻死在路边。

杨逸:“大人冻得都在下面直跳脚,妈妈把所有布,也是不布,是衣服,所有能盖的都堆我身上取暖。”

5岁多的小杨逸又冷又困,在途中被妈妈保护着不安地睡着了。第二天,巴士终于到达了兰西的农村,当她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

杨逸:“好多年都无人住的破土坯房,窗户和门都只剩框了。”

新年中国人都有吃年夜饭的习俗,杨逸的母亲在尝试蒸点馒头给孩子们吃,谁知在那样寒冷的环境里,这也是无法实现的奢望。

杨逸:“她(妈妈)前一天的晚上发面弄好了,放在炕头上,那个面冻得非常硬,妈妈看着面就一个人在那抹眼泪,我现在都还记得那个场面,好难过啊。”

杨逸一家仅剩的一点希望,和被冻得梆梆硬的面同时消逝了。关于自己“黑五类”的出身,杨逸说中共只要一搞政治运动,几乎每次她家都逃不过被整治。在幼小孩童的心中,也烙上了无法治愈的创伤,知道了中共残忍狠毒的本质。

杨逸:“所以这就是反人类反人性,它整个的作为。不是文革的问题,是整个共产党制度的邪恶。”

杨逸:“制度对人的迫害没有结束,还一直在继续,今天也在继续。”

杨逸同时讲到,中共在灾难来时同样罔顾人命,比如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惨烈状况空前未有,政府不但救灾不及时并克扣救灾物资,种种行径令人心寒。而她在日本2011年311大地震后前往灾区做义工时就亲眼目睹了日本民众和政府之间的信赖关系,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杨逸:“日本人和日本政府的信赖关系,盒饭眼瞅着就要没了,他们还是在那里排着队,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下一波盒饭肯定还会运来,他们相信政府不会看着你被饿死的。汶川大地震每一波救灾的物资在路上就被劫走了,有些人运物资的时候让他的亲戚就抢走一波,然后其他人再抢走一波,到不了平民百姓的手中。那时候你不去抢的话你能不能活下来是没有保障的。政府和人民之间是没有信赖关系!”

杨逸:“现在国内又开始封城,制度存在的话,对人性的迫害永远不会结束的!)”

她经过多年的感悟,将在中国的经历凝聚成文字,并借六四题材写下文学作品《时光浸染》,获得日本文学奖——芥川奖。她认为从各种运动到如今疫情封城,都是舍弃人民的利益为求自保,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会一直持续下去。

新唐人日本记者站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