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强制打疫苗是个道德问题

作者:瑞安·莫法特(Ryan Moffatt)/翻译:李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加拿大各级政府和机构强制打疫苗的做法,引发争议、冲突和法律上的质疑,不仅如此,在宪政民主体制下,搞统一强制,在道德上也极其虚伪。在这个问题上,道德是根本。

道德上站不住脚

安省休伦大学伦理学女教授波尼斯(Julie Ponesse)因拒服从校方强制疫苗政策,被校方无薪停职。波尼斯在播客中多次谈到,在身体自主问题上,个体应有自主选择权,她反的不是疫苗本身,而是强制,作为民主宪政国家,加拿大是否应搞这种强制医疗做法?

个体是否拥有自身身体自主权,是区分独裁政府和自由社会的标杆。政府医疗强行干预,根本上是个道德问题,无论是否打了疫苗,所有加国人都应关注。

一个国家所有法律中,道德对政策的成功指导,是最客观和最可靠的手段。道德尊重个体、个体自主权、个体道德操守行为能力等,是苏格拉底法和近代科学法的核心和灵魂。

目前的疫苗强制做法,最触目惊心的是既缺乏公开讨论,又没有政府对民众的如实披露。有人可能会说,非常时期就得行非常之事,放开讨论只会让事情难办。确实,政客和主流媒体都是这么统一口径的。往好处说,政府这么做是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大家都是为别人好。

问题是,对于一种医疗干预手段的有效性安全性,以理服人和强制推行完全是两回事。有些人打疫苗完全是为了社区安全,有些人是被失业威胁逼到了墙角不得已而为之;一个是无私利他行为值得嘉许,另一个却是在威逼恐吓下的屈从。

科学上站不住脚

任何一项公共医疗政策,无视不断出现和证据确凿的数据,长远来说注定会失败。过去2年中,人们面临的是一个错综复杂、变幻莫测的健康危机,最应该学会的是对新信息时刻保持灵活开放的态度。

英国和以色列是两个全民接种最早和比例最高的发达国家,数据已确凿显示这两个国家疫苗保护效果日益消退。《柳叶刀》最近一篇研究指出,完全接种人群中,再度感染COVID并传染给家人的比例,和未接种人群比例几乎相当,完全接种人群上呼吸道中的病毒量和未接种人群一样多,传染性并无二致。

疫苗不是消毒剂,或许能防重症,但无法防止不再被感染或感染他人。这两点,一定要分清,因为它直指疫苗强制之实质。既然疫苗没法阻止病毒传播,那为什么要大动干戈搞全民强制?

那要站在全民自然免疫这一点来说,搞强制也站不住脚。美国疾控中心(CDC)估计1.46亿美国人曾感染病毒,这基本上就已构成一道强大的自然免疫墙。

许多资深科学家一直很担心这种一刀切做法有违医疗和道德常识,但在巨大压力下害怕工作甚至是生计不保而被迫保持沉默。加拿大这样一个自由国家,发生这种事,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注意,这个问题的实质不是他们的观点是否正确,而是根本不让发声。

放开讨论肯定无法避免对立和嘈杂,但对重建公共医疗体制绝对有必要。政府卫生部门经常搞这种统一医疗做法,拿个鸡毛当令箭,而不是尊重基于专家公开严肃讨论的真正科学法。

从政府先是承诺两周就能搞定疫情曲线,到后来强制全民打两针,再到用工作和生计来威胁,人们应该认识到这背后的深层问题,已远远超出疫苗本身,那是公民自由、道德及这个社会和国家法律基石——宪政体制。

无论是加拿大,还是全球其它国家,疫情中每个人都不易,都牺牲了很多,面临许多以前根本想都想不到的艰难抉择。疫苗强制,已经成为一个人类共同问题,超越国家、政治和意识形态分歧。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瑞安·莫法特(Ryan Moffatt)是温哥华的新闻工作者。

原文Vaccine Mandates: A Question of Ethic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