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中共克星GPI 比高超音速导弹还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6日讯】今日社会,武器和军队作用,被赋予比杀戮更深的意义。强大的军力,往往用作威慑,维持世界和平,及人类安全。战争,虽然变得隐蔽,但从未停止。【时事军事】带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争的细节和真相。

化解高超音速导弹的威胁是对敌人形成威慑的另一方面,某种意义上这条道路更艰难。早在五年前,美国国会就指示导弹防御局(MDA)建立高超音速导弹防御计划,现在终于有了回音。

11月19日,导弹防御局已经挑选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分别开展各自的滑翔阶段拦截器(GPI)概念设计,三家公司将竞争新型宙斯盾导弹系统的最终方案。这种经过优化设计的导弹,可以击败新一类以极高速度机动的武器系统,并为海军提供针对高超音速威胁的第二层防护。这是在导弹防御领域的一次里程碑式的进展。

高超音速导弹,以超过5马赫的速度在大约70公里高的大气层边缘滑行,并且具有一定的机动能力,因此它的运行轨道无法事先预测。对于传统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来说,拦截难度非常高,甚至超出了这些系统的能力范围。GPI就是专门针对这类威胁设计的防御性高超音速武器,目标是在高超音速导弹的无动力滑行阶段对其进行拦截,在它们进入末端攻击之前将其击落。

根据MDA的公告,三家公司分别获得了原型开发协议(OTA)资金,雷神导弹与防御公司获得2097万美元,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获得2094万美元,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获得1895万美元。此外这些公司还将各自获得800万美元的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资金,他们的原型机概念设计将在2022年9月前完成。原型将与宙斯盾导弹驱逐舰防御系统整合,利用其标准的垂直发射系统,可探测、跟踪、控制和拦截高超音速导弹。

海基武器系统项目主管汤姆.德鲁根(Tom Druggan)说:多个原型开发使我们能够降低阶段性风险,并最大限度地发挥竞争优势,以尽快展示用于区域高超音速防御的最有效和最可靠的滑翔阶段拦截器

雷神导弹与防御公司战略导弹防御副总裁泰伊.菲茨杰拉德(Tay Fitzgerald)表示,GPI将是有史以来第一种具有拦截高超音速威胁所需速度、耐高温能力和机动性的拦截器。

也就是说,高超音速导弹防御系统的开发,已经从科学研究阶段发展到工程技术阶段。三家公司已经知道要造什么。MDA通过竞争机制,在技术上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以保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看到可用于测试和验证的系统原型。

高超音速导弹有两个突出的特点,就是速度快和机动性。速度快意味着留给防御系统做出反应的时间少,并对系统提出更高的快速反应要求;而机动性是说,它不像弹道导弹那样有固定的飞行轨迹,能够预先知道它攻击的目标位置,它的飞行轨迹是变化的,它攻击的目标位置也是无法预测的。高超音速武器可以在几分钟内到达1000公里以外的地方,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一个雷达监视区转移到另一个雷达监视区,这使现有地面雷达系统几乎不可能建立对目标的持续跟踪。速度加上机动性意味着它们可能超出了现有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范围,而且也很难靠改造现有系统达到要求,需要一个全新的系统应对这种新的威胁。

防御高超音速导弹的第一步,就是从它发射的那一时刻起捕捉并锁定它的行踪。靠传统的地面和海上导弹防御系统的雷达是做不到的,原因是这些雷达的探测范围受到地球曲率限制,无法探测到地平线以外的目标。当它们发现目标时,留给系统反应的时间可能就太少了。因此,五角大楼需要改进网络技术,将本来各不相干的雷达整合到一个扩展的系统中。

追踪的成功取决于能否建立一个持续的目标轨迹,需要将目标数据从一颗卫星传送到另一颗卫星,再从卫星传送到地面指挥控制中心,在系统中实现目标跟踪信息的实时共享。这就导致了高超音速和弹道跟踪空间传感器(HBTSS)的出现。

HBTSS是一个低地球轨道(大约100公里到2000公里之间)上的卫星监视系统,由天基红外系统(SBIRS)、防御支持卫星以及下一代高空持久性红外系统卫星(OPIR)组成。这些卫星能够探测导弹发射的红外羽流,跟踪高速滑行阶段的导弹,并将目标数据在最大限度减小延迟的条件下,传输给诸如海军的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陆军的战区高空区域防御拦截器等发射装置。

11月10日,诺斯罗普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HBTSS卫星可以从导弹发射的最初阶段到拦截的全过程,对其进行探测和跟踪;可以在威胁进入美国地面或海上防御系统的视野之前,对其进行全球范围的连续跟踪。HBTSS原型机计划于2023年交付。原型机交付后,诺斯罗普公司将进行在轨测试,以证明其对高超音速威胁的持续跟踪、信息传输和快速处理能力。

MDA的一段简短的视频,描述了GPI在防御高超音速导弹攻击过程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在这个场景中,敌人连续发射了四枚高超音速导弹。HBTSS检测到导弹的发射以及与助推器分离的各个阶段,然后将数据实时转发给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并创建高超音速导弹的运行轨迹。宙斯盾导弹驱逐舰,通过卫星接收指挥控制与战斗管理系统的火控数据,发射拦截导弹,该导弹能够以比来袭导弹更快、更灵敏的速度飞行,直到击毁来袭的高超音速导弹。

MDA局长乔恩.希尔(Jon Hill)中将说,我们的对手正在不断地推出这些东西,我们正在用现有的传感器架构收集它们的数据。我们正在把这些数据抓下来,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高保真系统模型模拟它的运行。

整个防御系统被设计成能够在来袭高超音速导弹的滑行阶段对其进行拦截,原因是滑行阶段是它们最脆弱的时候。现有的拦截导弹,如SM-3主要是用于对付太空中运行的目标;而SM-6是在大气层中运行,它们用于对付在大气层边缘滑行的高超音速目标都不是最理想的选择。洛克希德、雷神、诺斯罗普三家公司,介入滑行阶段拦截导弹的开发,将填补上述导弹留下的空白。

撰文:夏洛山(《大纪元时报》记者,曾经历过十几年的军队生活,主要从事军队的教学和一些技术管理工作)
制作:时事军事制作组

订阅《时事军事-夏洛山》YouTube频道:https://bit.ly/3EqiiTG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