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所罗门爆冲突华人遭抢劫 欧洲更强硬抗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11月25日(星期四),亚洲时间是11月26日(星期五)。

今天焦点:“红绿灯”亮了,欧洲或更强硬抗共;所罗门爆冲突,华人成攻击对象;国际挖角是祸因,撒币外交制造分裂;回应网友来信:为何做道士?82年杳无音讯,二战化石老人重逢。

60秒新闻

25日上午8点35分左右,俄罗斯西伯利亚一个煤矿矿坑起火并引发爆炸。目前已知至少11人死亡,45人受伤,还有46人被困在矿坑。因担心可能还有爆炸风险,救难行动暂缓,受困人员情况不明。

《华尔街日报》25日报导,中国移动、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等至少9家国企,以安全问题为由,已要求员工在涉及工作内容时谨慎使用微信,并关闭微信工作群等功能。

国际刑警组织25日在推特宣布,阿联酋将军艾哈迈德‧纳赛尔-莱西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任期四年。中共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胡彬郴当选亚洲地区执委,任期3年。

《悉尼先驱晨报》25日报导,在澳大利亚国会舆论的压力下,政府正在考虑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并倾向于和其它志同道合的国家协调行动。报导引述匿名消息表示,澳洲政府正等待美国的决定。

截止到美东时间11月25日下午1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68万4,743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5,969万9,497人;单日死亡8,896人,累积死亡总数是519万1,762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今天是感恩节,大家过得开心吗?我有点不开心,因为YouTube的做法,太让人无语了。最近一个阶段,具体多长时间我不记得,但至少也有20天了。我们的节目只要上传,不论什么内容,统统黄标。这不仅影响我们的收入,也严重阻碍了人们接触《新闻看点》。

我们一直从自身找原因,是不是触及到了某些人的痛点,是不是涉及到了敏感话题,是不是踩到了禁区,反正我们是不断找自己的问题。我们在努力回避,但都于事无补。

我们问过一些自媒体朋友,发现谈同样的话题,只有《新闻看点》被黄标,别人都正常。这就让我们不理解了,难道《新闻看点》被老大哥盯上了吗?被魔鬼做了手脚吗?

我们跟YouTube进行了电邮联系,想了解究竟原因是什么。我们得到的回复大概意思就是“遵守内容守则”之类的,非常冠冕堂皇。

可是我们远的不说,就说昨天的节目,我们只有两个内容。前面是美国邀请台湾参加民主峰会和中共的反应。后面是中国人口的问题和中共为了增加人口准备人工授孕。没有任何敏感话题,也没有敏感字符,但仍然被黄标。

另外还有一个现象,我们几乎天天都申诉。但是YouTube反应都非常迟钝,等我们的流量高峰过去了,才可能给变绿。我不明白,一个美国企业,为什么做法越来越像中共?

我们一直都在强调一个问题,大量的事实证明,现在是天灭中共的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唤醒一些看不清中共的人,希望他们远离中共,远离魔鬼。

说白了,我们就是在利用这个平台救人。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能接触到《新闻看点》的人,我想都是有缘人,都是值得、也非常必要了解真相的人。我只想提醒思考一下,阻挡救人意味着什么呢?

不多说了,在这个看似魔鬼当道、纷繁杂乱的世间,其实有一条主线从来没有变过。至于这条主线是什么,我在今天的节目结尾处,回应一位网友的来信,顺便说出这条主线。

德国三党政府强调抗共 对台战略很强硬

今天(25日),中共又向德国新政府“警告”了。声称台湾、南海、新疆、香港等问题都是中共的“内部事务”,事关主权和领土完整。要求德国“恪守一中政策”,维护双边关系。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明年是中德建交50周年,希望德国新政府“延续务实的对华政策”,把精力放在推动双方各领域的“务实合作”上。

赵立坚的这番喊话,是因为德国在经过近2个月的谈判后,以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为首的3党联盟达成了筹组新政府的协议,将取代前总理默克尔所属保守派联盟领导的政府。

因为社民党代表色是红色,自民党代表色是黄色,再加上绿党,德国新政府被昵称为“红绿灯联盟”。三党联盟组建政府,代表着默克尔领导16年的政府已经结束了,德国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昨天(24日)红绿灯联盟正式推出了执政协定。在9个章节中,提出了一系列核心施政目标。在对华政策方面,有12处涉及到中共,特别是在第七章“德国对于欧洲和世界的责任”中,多处都与中共有关。

尤其引人关注的是新政府对台湾问题的描述,“台湾海峡现状只有通过和平方式及在两岸都表示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得以改变。在欧盟一中政策的框架下,我们(德国)支持民主台湾参与国际组织”。

从这段强硬的描述中可以看到,新执政联盟在日后的执政中将力挺台湾。台海如果有一方不同意改变,红绿灯联盟都可能出手干预。而且新联盟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这比默克尔政府更强硬。

除了在台湾问题上有强硬描述,协定中也谈到了新疆、香港和南海等问题。其中写道,“将中国(中共)尤其在新疆地区的侵犯人权行为纳入讨论话题。在香港的一国两制原则必须再次得到实施。”

在谈到南中国海等与中国相关的地区主权争议时,三党联盟表示,对中国(中共)的外交政策,德国期待中方“在与周边国家的和平与稳定中扮演富有责任感的角色。德国致力于在国际海洋法基础上解决南中国海及东中国海领土争端”。

与此同时,红绿灯联盟还希望中共等核武国家在核裁军和军备控制议题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协定中还谈到了对华关系的总体架构。三党协定中指出,“我们(德国)希望并且在伙伴、竞争及体制对手3个层面建构对华关系。”

协定中写道,“在人权和国际法基础上,德国在任何可能的领域,寻求与中国展开合作。德国希望在与中国日益增加的竞争中,拥有公平的游戏规则。”

协定中还写道,“为了在于中国的制度性对手关系下实现德国的价值和利益,德国需要建立在一致的欧盟对华政策框架下的内容广泛的中国战略。”

协定中还特别强调,在对华政策方面,三党联盟“将和美国进行跨大西洋协调”,“与志同道合的国家进行合作,以求减少战略依赖性”。

难怪三党联盟政府还没有上路,中共就先着急了。因为这份协定已经透露出了红绿灯政府未来4年的施政策略,很可能不再像默克尔政府那样“小心翼翼避免与北京对抗”。

荣鼎集团中国业务总编诺亚‧巴金对《南华早报》表示,“关于中国(中共)的措辞,是德国联盟协议中最强烈的措辞”,这表明执政联盟愿意“更公开地谈论与北京的分歧”。

而且更重要的是,德国的态度很可能将影响整个欧洲,中共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红绿灯亮了 欧洲将更强硬抗共

在今天(25日)三党联合记者会上,下个月将出任总理的肖尔茨幽默地说,“红绿灯亮了。”这位63岁的社民党人表示,“作为总理,我对红黄绿执政联盟的要求就像红绿灯一样,这个联合政府应为德国未来发展指明方向。”

据知情三党谈判的人士向《纽约时报》透露,组阁成功的一大关键让步,是由自民党党魁林德纳出掌财政部。林德纳是财政保守派,排除了增税的可能。

而绿党拿到了两个关键部会,一个是哈伯克将出任经济能源部长一职,另一个是绿党主席贝尔伯克将成为德国史上第一位女外长。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政坛的后起之秀贝尔伯克,今年只有40岁,她直言不讳的作风尤其受到了年轻选民的欢迎。贝尔伯克经常批评前总理默克尔对北京太软弱,主张欧洲与中共的关系是“自由民主与独裁之间的制度竞争”,支持美欧联手制衡中共。

绿灯本身就长年关注中国的西藏和新疆等人权问题,是欧洲政坛最关心中国人权的政党。所以贝尔伯克就任后,德国的外交将会更主动,以制衡独裁国家。

另外绿灯也力挺台湾,主张“两岸统一”不能违反台湾人民的意愿,支持与台湾扩大政治交往。贝尔伯克上个月还表示,为阻止中共攻打台湾,德国应传递清楚的讯号。

不难看出,贝尔伯克领导的外交领域应该对中共会更强硬。而外交是观察一个国家战略走向的窗口,因此不难得出结论,德国在对抗中共方面将会更直接、更强硬、更有力。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德国在整个欧洲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肖尔茨昨天(24日)表示,“一个主权完整的欧洲是我们外交政策的关键。作为欧洲中心地区经济实力最强、人口最多的国家,我们有责任让这个主权欧洲成为可能,促进它并推进它。”

《纽约时报》指出,德国领导人实际上是整个欧洲的领导者。

也就是说,德国的施政战略将极大地带动欧洲其它国家。如果三党联盟政府在未来转向更加亲美、更加抗共,那么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整个欧洲、至少是欧盟27国都将越来越反共抗共。这才是中共最担心、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所罗门爆发冲突 华人成攻击目标

接下来我们再关注一下南太平洋岛国所罗门的局势。今天(25日),澳大利亚已经派出了警力进入所罗门,帮助维持岛内安全。澳洲总理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亚“无意干预所罗门群岛内的内部事务”,只是应所罗门总理索加瓦雷的请求。

当地媒体《所罗门群岛先驱报》昨天(24日)报导,所罗门首都霍尼亚拉爆发了大型示威游行活动。在游行活动后,抗议者在霍尼亚拉的中国城抢劫和烧毁、破坏了一些商店,并向中国(中共)大使馆方向游行。

报导表示,当地中共大使馆也发布声明,要求所罗门“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中国企业和人员安全及合法权益。同时也向在所罗门的中国公民发出警告,减少不必要的外出。警方向抗议群众发射了催泪瓦斯,并实施了宵禁。

大家一定感到奇怪,所罗门群岛的百姓抗议示威,为什么会殃及到唐人街?为什么华人又成为攻击的目标呢?究其原因,还是中共造的孽。

事实上,中国城和华人在所罗门群岛受冲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6年,霍尼亚拉的大部分中国城被夷为平地,据称当时是因为与中共有关联恶企业操纵了当地的选举。

那么这次华人成为攻击目标,原因是什么呢?

挖角台湾遗祸 撒币外交制造仇恨

澳大利亚媒体ABC报导,抗争群众绝大多数来自所罗门群岛最大省份马莱塔省。示威游行的最初理由是向政府表达不满,抗议政府因为中共病毒疫情实施的封锁措施。但游行示威活动迅速升温,百姓进而要求亲共的总理索加瓦雷下台。

报导表示,马莱塔省近两年与所罗门群岛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逐渐变得紧张了。主要原因是2019年,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共建交,但马莱塔省政府拒绝承认中共,仍与台湾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

所罗门群岛1978年独立,1983年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多年来,马莱塔的许多居民与台湾有着密切关系,索加瓦雷要切断与台湾的联系,民众当然不满。

我在早前的节目中曾分析过,中共为了在国际上打压台湾,采取了各种暗黑手段,对台湾实施挖角孤立。其中中共最常使用的就是金钱收买,也就是大撒币。

2019年,所罗门群岛与中共建交时,中共承诺向所罗门提供价值约5亿美元的财政援助。索加瓦雷当时曾表示,与中共建交“使所罗门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索加瓦雷还对ABC说,“老实说,就经济和政治而言,台湾对所罗门根本无用。”

中共向来承诺多、兑现少,我们不知道中共承诺的5亿美金是否兑现了。如果兑现了,这5亿美金用途是什么?它的去向如何?有多少装进了个人的腰包?

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所以当时曾有一群资深的政治人物发表公开信,谴责与中共建交的决策。他们认为与中共建立联系,恐怕“将使所罗门群岛的土地权利、法治和文化遗产受到‘损害’”。

公开信中写道,“我们知道,许多包括南太平洋地区在内的国家,在屈服于中国(中共)的诱惑后,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这封公开信并没有劝阻索加瓦雷的行动,在2019年9月,所罗门外长马内莱前往北京,与中共外长王毅签署了建交协议。

上个月,所罗门群岛首任总理的儿子、反对党议员小凯尼洛拉对印度报纸《星期日卫报》表示,所罗门的外交政策“正在被中国(中共)侵扰”。

小凯尼洛拉说,“我认为最贴切的比喻是,作为太平洋群岛的一分子,我们处在气候变迁的前线。而作为所罗门群岛的一分子,我们还处在来自中国共产党的侵略前线。”他直言不讳地指出,“地缘政治的战争前线,就在我们所罗门群岛这个小国内,甚至深入到所罗门群岛的各个省内。”

对索加瓦雷政府断交台湾的一意孤行,马莱塔省省长、反对党的苏伊达尼也是始终感到不满。在索加瓦雷政府与中共建交后,马莱塔省在2020年宣布举办独立公投,但索加瓦雷政府称这项公投不合法。

尽管索加瓦雷政府反对,马莱塔省与台湾之间至今仍保持着多种形式的联系。

南太平洋地缘政治研究院卡瓦诺向ABC表示,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台湾单独向马莱塔省提供了个人防护设备和食品等物资援助。今年5月马莱塔省长苏伊达尼还曾前往台湾,接受医护治疗。

在这场暴力活动发生后,苏伊达尼对所罗门群岛媒体表示,这场抗议活动是“国家政府不听取人民意见的结果”。

我想大家应该听明白了,所罗门群岛民众抗议延烧到中国城和华人,还是中共种下的祸根,是中共在所罗门群岛制造出的仇恨。换句话说,当地的华人成了中共的牺牲品。

回应网友来信:为何做道士?

昨天(24日),一位大陆网友发来一封信。信中对我和《新闻看点》的评价很高,说我们的节目“向人们传递真相、希望和正义”。

这位朋友还把我比作电影《邮差》里面的主角。他表示我们的每一次节目都有特殊意义,都像是一次面对面聚会的演讲,认为我们的行为“十分可贵”。

不过我完整阅读他的邮件后,丝毫没有高兴的感觉,他提到了两件事。一个是现在的大学生活非常难过,“校党支部书记天天搞宣传”,变着法地给人“洗脑和控制舆论”。

另一件事更让我吃惊。他表示在中共恐怖统治下,在中国已经没人敢说真话,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图。所以他“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要去“做一个道士”。

这位朋友表示,做这个决定是因为当下社会的原因,也有他本人的性情和家庭因素。他说“在大陆生活了18年,决定做一个真真正正的自己”,不是活在别人的教唆和被迫的选择中。

中共对百姓洗脑控制,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中共实施统治的两大手段之一。只要在中国生活,不管是在哪个环境,其实都是在中共谎言和暴力的控制之下,不仅仅是在大学。

如果说这是中国百姓的悲哀,最多也只是许多悲哀中的一种。在中共统治下,每个人的身上都在套着沉重的枷锁。

我不知道这位朋友决定“做道士”,中国社会的因素究竟占比有多大。在我看来,其实不是特别必要。出家做道士,就一定会好吗?我持怀疑态度。

在大陆的时候,我们一家曾跟团去泰国旅游,旅行团中就有一个“道士”。据他自称,在天津的某个道观还比较有“名”。

我声明一点,我对佛教、道教都没有看法,不做任何评论。但是我遇到的那个“道士”,虽然他每天都穿着道袍,头上挽着发髻,但他的行为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

这个人去泰国,就是去买一些东西,然后回国高价卖给一些信徒。做买卖就不说了,主要这个人的生活作风很不检点。他自己说,他的一个“师妹”就跟他生活在一起。而且在泰国期间,他还让我们旅行团的女导游跟他睡一个房间。

其实也不只是这个天津的“道士”是这样,大家可以看看中国大陆的现状。有多少寺庙的和尚、道观里的道士是在清修?可能还有,但现在的确比较少。

再有,这些晨钟暮鼓、参禅悟道的地方,早已经被中共统治了。那些和尚、道士学的不是经文,而是在学习“习总书记”的讲话,学习党的文件。他们每天早晨踢正步,升中共的血旗,唱中共的红歌。如果是这样,跟在家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我觉得,关键不在于是不是做和尚、做道士,关键在于自己的这颗心。只要心是自由的,那就是真正的自由。

82年杳无音讯 “二战化石”老人重逢

我给大家讲一个最新的故事。就在本月5日,两位都是91岁的老年妇女,在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的一家酒店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她们非常激动,非常开心,因为已经有八十多年没有彼此的音讯,她们都不知道对方还在人世。

《华盛顿邮报》报导,这两位老人,一位叫贝蒂‧格雷本斯基科夫,另一位叫安娜‧玛丽亚‧瓦伦伯格。为了称呼方便,我称她们为贝蒂和安娜。

1939年,生活在柏林的贝蒂和安娜都只有9岁,她们是童年最好的朋友。但是那年春天,她们被迫跟随家人逃离了柏林。一方面是逃避即将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另一方面是逃避疯狂屠杀的纳粹。在逃离柏林前,贝蒂和安娜在校园里,送给了对方一个含泪的拥抱。

从那以后,贝蒂和安娜就彻底失去了音讯。在那个年月,她们谁也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彼此是否还活着,但她们都选择了坚强的活着。

二战过后,大屠杀的幸存者们一直都在相互寻找亲人、朋友的下落,哪怕有一点点的可能,都不曾放弃。贝蒂和安娜也都做过各种尝试和努力,但是她们没有那么幸运,原因是她们在后来的生活中,都改了名字。

直到去年,“南加州大学浩劫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注意到,贝蒂和安娜提供的证词有不少相同之处,于是将这两位老人联系在了一起。

去年11月,两位世纪老人在家人的帮助下,通过视频进行了第一次通话。贝蒂这才第一次了解到,她失散多年的最好的朋友还活在世上。1939年11月,安娜和家人一起,逃到了智利圣地亚哥,一直生活到今天。

两位失散的姐妹使用了母语德语交谈,并且发誓要亲自见面。一年后,她们终于如愿以偿,有了82年后的再次拥抱。当她们82年后再次拥抱时,两位靠拐杖才能行走的老人都非常激动。

安娜为贝蒂带来了一个穿着智利服装的芭比娃娃,还有一张她自己带相框的照片以及一些珠宝。而贝蒂买了两个心型的小雕塑,每人一个进行收藏。

整整4天的世间,两位老人“粘”在了一起。她们一起吃饭、购物、聊天,寻找童年时快乐的时候。她们的家人都说,“她们笑得像9岁。”

在阅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被这两位老人的坚韧和信心深深感染了。82年完全没有任何音讯,但她们都没有放弃,都在努力寻找童年的朋友。

这两位可以称作“二战化石”的老人的故事,是否会引起我们的一番思考呢?

现在我来回应节目开头提到的那个主线,这个主线就是天灭中共。无论国际还是国内,现在发生的每一件事,你都可以看到这条线。这里不再多说了,经常看《新闻看点》的朋友,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那么我再回应那位网友的来信,我觉得不要悲观。现在虽然中共看起来很疯狂,但绝不会长久。它统治得越残酷、越严厉,谁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呢?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留下一句千古名言:上帝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
人类研究催眠术有着很长的历史。在催眠状态下,许多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原因是有一种力量在起作用。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我们聊一聊催眠状态下,精神对人体的影响。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内容,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