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拥有这一奇物 都变成了“佳人”

作者: 容乃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30日讯】《西河旧事》记载了一首匈奴歌谣:“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阏氏山,使我妇女无颜色。”让人不禁进一步叩问:什么东西这么贵重,竟能和游牧民族赖以维生的牲畜相提并论?其实,很多人一看“无颜色”,就猜到是“胭脂”了,而自从胭脂传入中原后,就让中原妇女喜爱莫名,化妆红粉均纷纷倚重它,佳人素娥则相继变成了红粉佳人。

胭脂晕染红粉佳人

匈奴王的妻子称“阏氏”,音同“胭脂”,意思为:美丽可爱如胭脂;胭脂凸显中国古典美女的形象,功不可没:“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胭脂能美容、点唇;胭脂晕染能让脸色鲜润、青春飞扬。从古至今,胭脂都是红粉佳人不可或缺的一宝。

胭脂有很多种同音异字的名称,包括燕支、胭脂、 燕脂、焉支、烟支、烟支、烟脂……等等(古文中的表述也很分歧),都是指化妆用的“红粉”,亦称“桃花粉”。

至于“红粉佳人”的形容,则是源自于胭脂,“桃花妆”等等各种妆容的灵魂,正是胭脂。胭脂的深浅色调,介于红、白之间,浓妆淡抹两相宜。红粉佳人的酒暈妆、桃花妆、飞霞妆都是因胭脂而来。在粉底上深染胭脂称酒晕妆,浅敷称桃花妆,在胭脂上头再扑上薄薄的白粉,则称飞霞妆(《玉芝堂谈荟》)。

易长于干旱地的红蓝花 成为胭脂染色的来源

胭脂的颜料是红蓝花,或称红花,《尔雅翼》卷三记载:“中国谓之红蓝或只谓之红花”。红蓝花的叶如小蓟叶,花如大蓟花,颜色是红的。它有一根又长又壮的主根深入地下,因而容易在干旱的地域生长。西域的红藍花未传入之前,中国妇女主要以朱砂染色。因红藍花染料取得容易,就成了胭脂的主要原料。古代宫中有专门掌管制作胭脂的职官;宋代时,胭脂是禁中及皇族中的婚娶名物之一(见《宋会要辑稿》)。

传说商朝纣王就曾下令要提取红蓝花汁凝结,加上粉作成桃花粉,调上油脂,赐予后妃作化妆品,此物以出产地的燕地命名,叫作“燕脂”。

红蓝花还有一个来源,根据《续博物志》记载,夏商周三代以来,以涂紫草为胭脂,周代以红花作胭脂,可能出于阏氏。阏氏就在西域。

西域的阏氏山盛产红蓝花,从汉代以后大量传入中原,普遍成为胭脂原料的来源。《尔雅翼》有载:“燕支本非中国所有,盖出西方,染粉为妇人色,谓为燕支粉。”这里说的西方,则指西域。《博物志》说︰张骞得红蓝花种于西域。

阏氏山,也叫燕支山、焉支山、胭脂山等等,旧属凉州天宝县。敦煌曲子唱:“胭脂山下战场宽”。汉武帝期间,大将军霍去病率领大军深入燕支山西部达一千里。汉武帝在西域所设置的武威郡和张掖郡,即以燕支山为地界。

匈奴歌谣唱的:“失我阏氏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则反映了这一时代背景。

北魏《齐民要术》详细记载了红藍花的种植方式。红藍花有三月种的早花和五月种的晚花两种,三月种的五月开花,五月种的七月开花。花开就要采,每天得趁太阳未出,露水未干前摘取,否则花就干萎了。一顷地的花,一天要用上百人去摘。晚花七月中摘,深色鲜明耐久不黑不黄,修容效果明艳更胜于早花。种一顷花,一岁收绢三百疋,能相抵种千亩的卮茜花,价值很高。

胭脂妆多采多姿 胭脂点唇竞时尚

《齐民要术》与《本草网目》均记载制作胭脂的方法。而红蓝花汁染白粉或胡粉,都是制作胭脂粉的方法。制作胭脂的初步,必须先取得花汁,叫“杀花法”:采得花来即捣熟,以水淘洗,以布袋绞去黄汁;又捣,接着再以酸粟米的淘米水淘洗,再次绞袋去汁,后收放瓮中,拿布盖上;天亮鸡鸣时再次𢭏匀,并保持潮湿状态,合粉作胭脂粉饼。在胭脂粉变干前,得先做出花片形状,称为金花胭脂,用来化妆修容、点唇,颜色明艳。

至于绵胭脂,则是指将胭脂染在圆径约三寸的绵布上,好取用方便。

妇女们爱煞胭脂,使用不同颜色的胭脂化妆、点注嘴唇的手法和造型,五花八门,发展出各种时尚妆。《清異錄》中,就留下不少时尚唇妆的专名,包括:燕脂暈品,石榴娇、大红春、小红春、嫩吴香、半边娇、万金红、 圣檀心、露珠儿、内家圆、天宫巧、洛儿殷、淡红心、猩猩暈、小朱龍格晕、唐媚、花奴样子等等,都是唐僖宗、昭宗时期,长安流行的时尚点唇妆,令人目不暇给。

在魏宫中,有一种“晓霞妆”,很有人气。此妆起源于魏文帝宠爱的美人薛靈芸。

《玉芝堂谈荟》有载:魏文帝在夜灯下咏诗,座旁是一座七尺水晶屏风。夜光下水晶屏风透亮,薛靈芸不知道水晶屏风在那里,走过时脸碰到屏风上,脸上留下伤痕。她的伤痕乍看像是彩妆,如同晓霞将散的模样,宫人们看到后纷纷用胭脂彷画,留下了“晓霞妆”的姿彩。

胭脂除了作为化妆品之外,也因具有活血疏经的功用,而可入药。它还可作画,在文学上借用为美人、花容的代称,内外俱美。

幸亏有了胭脂,才让文学家笔下出现了“花分浅浅胭脂脸”、“林花着雨胭脂湿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满眼花枝,雨过胭脂嫩 ”、“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 这些名句。可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