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美国对中共最新军事威胁的反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虽然白宫一再表明,美国不谋求冷战,但中共却从未停止它的冷战威胁步伐。自从去年上半年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以来,今年下半年中共又在两个方面展开了新的军事威胁行动。美国则在扩军备战和外交压力两个方向上双管齐下,加以反制。台湾问题因此被中共钉在中美冷战的框架内,相关国家正在学会从这个角度来认识台湾的安全问题。

一、中共下半年以来的新军事威胁

最近,虽然白宫和美国国务院一再表明,美国不谋求冷战,但中共却从未停止它的冷战威胁步伐。

红色大国针对美国的冷战行动,历史上表现其不同的侧面:一方面,共产党政权不断提升其核武器的性能和爆炸当量,同时研制远程运载导弹,从地面、空中、深海实行对美国的全方位核威胁;另一方面,它经常用各种借口和手法,挑起局部热战,以便达到改变现有国际格局和扩大其势力范围这一目的。

自从去年上半年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以来(参见笔者去年6月29日在本网站上发表的《中美冷战进入快车道》一文),今年下半年,中共在上述这两个方面又展开了新的军事威胁行动

首先,它一方面扩大核武器的战略威慑储备,一方面加快研发新型超音速投射手段,以提升它对美国远程核威胁的能力。11月4日《华尔街日报》报道,据五角大楼的一项评估,中共正在快速增加其用于攻击的核弹头,这让美国感受到明显的压力。同时,中共还在研制高超音速可变轨道导弹,这种导弹可在环绕地球飞行的过程中,释放出可用5倍于音速滑翔飞行的运载工具,后者接近目标时才发射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这种核武器投射手段因为中间有一段是极速滑翔变轨飞行,其轨道在中低空,不易探测,因此能够突破美国现有的对常规洲际导弹的反导弹防御系统。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重点是应对来自北极地区的弹道导弹威胁。而中共研发的这种核武器投射手段选择的是飞越南极,让发射的核武器远离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侦察范围,以便构成打击美国目标的新途径。而且,相较于洲际弹道导弹,高超音速导弹与地球表面的距离更近,难以被现有的雷达系统侦查到。

其次,中共不但宣布要尽快占领台湾,而且在福建、浙江沿海增加兵力部署,展开登陆演习;同时,中共空军用战斗机、轰炸机、电子侦察机连续、大规模地对台湾实施空中侦察和骚扰;此外,11月中旬,中共海军还派出2艘071型船坞登陆舰,穿过台湾北部海域,再右转南下到台湾东部花莲附近海域,停留在那个地区,实施为“登陆作战”做准备的演习。

二、美军高度关注中共的高超音速核弹投射新手段

美国军方高度关注中共的上述动向,并且反复发出警告。10月27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在彭博(Bloomberg)电视的采访中证实,共军最近进行了一次进入太空轨道的高超音速武器试验。米利表示,那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并“引起我们的全面关注”。

“斯普特尼克时刻”这个词是冷战史上用来描述非常严重局面的专用说法。单词Sputnik是俄文Cпутник(卫星)一词的英文拼写。1957年苏联发射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颗人造卫星Cпутник 1号,这意味着它的洲际导弹投射能力超过了美国,对美国的国防造成了极大的危险,可以说,那时几乎让美国决策圈“惊出了一身冷汗”。因此,美国当时投入大量资源,抓紧研发太空技术,数年后赶上并超过了苏联,重新形成了战略威慑的新均衡状态。苏联此后再也没能改变战略威慑方面的落后态势。美苏冷战后期,美国的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可以有效地拦截苏联对美国全境的远程核攻击;而苏联只能做到保证莫斯科地区免受核攻击,但在全国其他地方就没有拦截洲际导弹的有效手段。

如今,美国军令系统的最高指挥官米利重提“斯普特尼克时刻”,说明美军真实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核威胁。米利讲过“斯普特尼克时刻”之后不久,又再次强调了这个危险。据《华盛顿观察家报》报道,米利11月12日在杜克大学发表讲话时又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军事威胁,在导弹和核能力方面也取得了进展。米利强调,美国需要密切关注中国,“这对我们未来几十年无疑是一个警示信号”。米利又再度提及,今年夏天共军试射的“这一武器”速度极快,美国将无力防御。

接着,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11月16日播出了对美军的2号人物、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滕(John Hyten)的专访视频。在专访中海滕又一次提到了“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试验以及中国“建造导弹发射井”。他说:“他们发射了1枚远程导弹,它环绕地球一周并释放出高超音速滑翔器,一路滑翔飞回中国,并击中了境内的一处目标。”除了“高超音速武器”,他还在节目中提到中国“正在新建数百个导弹发射井”的消息。海滕进一步明确警告,中国的这些行动意味着,“中国有一天可能有机会对美国发动突然的核打击。他们为什么要发展这些能力?它们看起来就是发动先发制人打击的武器。在我看来,那些武器就是这样的”。

这两人的权威性讲话意味着,直接负责作战的美军最高指挥官反复多次地表明,美军对中共的军事威胁已经非常警觉,认为彼此确实可能发生冲突,这样的冲突甚至可能是核攻击。

三、美国双管齐下,应对中共的核威胁

美国并不是只发出警告而已,同时还双管齐下,针对中共的核威胁,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在军事层面,主要是恢复研发超音速飞行器以及加紧研制对这类新型运载工具的防御系统;在外交层面,是对中共施加压力,要求它与美国合作,建立防止冲突的“护栏”。

美国以前一直不太担心中共的核威胁,因为美国的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已使用了几十年,完备而有效。但中共点燃中美冷战之后,短短20个月里,就把中美冷战推到了“斯普特尼克时刻”。中共的高超音速武器意味着其远程核威胁手段领先美国了,美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安全,目前军事上要采取两大应对措施:其一是研发同类武器,在太空军备竞赛中取得与中共的均势;其二是研发对这种武器的防御系统,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国家在防御方面取得进展。美国并非完全不掌握高超音速飞行器的技术,早在2011年美国就造出了高超音速样机,但这项技术当时被搁置了。而中共却抓住这个时间窗口期,赶了上来。这就迫使美国重新恢复对这项技术如何武器化的研发。

今年9月27日五角大楼宣布,国防部属下的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与美国空军完成了对空射吸气式高超音速武器(HAWC)的飞行测试取得成功。国防部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部主任麦克·怀特(Mike White)今年6月在华盛顿一个智库主办的讨论会上说,美军正推进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目标是2025年前后测试在空中、地面和海上发射高超音速武器,并制造出这些武器。他还说,除了攻击性高超音速武器之外,国防部也在积极研发能防御中共等潜在对手的高超音速武器的攻击,包括在发射、滑翔和终段拦截敌方的武器。

然后法新社于11月19日报道,美国国防部已宣布,国防工业巨头雷神、洛克希德·马丁和诺斯洛普·格拉曼等3家公司已获得总价值超过6千万美元的飞弹拦截器研发合约,以便开发滑翔阶段拦截器(Glide Phase Interceptor, GPI),以保护美国免受极音速飞弹攻击。

而另一方面,11月16日由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安排的拜登-习近平视频会谈,把重点放在如何避免武力冲突,其中包括两个方面。其一,据《华尔街日报》11月19日报道,美国正在推动与中共的核军备管控谈判,目的是让双方扩军备战升级过程中各自的核武库和投射工具某种程度上透明化,此外还包括限制海军规模的谈判。这种谈判不一定能取得成效,但谈判本身把中美关系纳入了美苏冷战那样的冲突防范轨道。

其二是,双方军方最高决策层要建立直接通话的管道,以便危机征兆出现时能迅速而直接地沟通,了解对方意图,避免误判而陷入冲突。过去中美军方之间名义上有高层对话机制,但中共或者是拒绝接电话,或者是故意派出不掌握真实军事动态的高层军官应付一番。习拜视频对话之后,在美国的强烈要求下,据《日经亚洲》11月26日报道,中共已经同意安排双方军方高层年底前开视频或电话会议,由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与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会谈。

四、台湾的安全成为西太平洋地域安全的首要关注点

目前,中共正对台湾不断从各方面施压,试图为夺取台湾创造条件。正是中共暴露出来的全球野心,把台湾的安全问题从中共宣称的“内政”,变成了一个国际瞩目的区域安全问题。

从中美冷战和国家战略格局的角度来看,中共对台湾的野心,只不过是它一连串军事企图的第一步。我曾经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台北节目中讲过,在中共军事上对外扩张的战略目标里,台湾只是第一步,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步。

台湾位于美国防卫中共对外扩张的第一岛链部署的枢要位置。万一中共占领台湾,美国将无法再有效维护第一岛链上台湾以北的日本、韩国的安全;同时,美军在日本、韩国的军事基地也面临中共的威胁;更进一步看,中共可能把台湾当作军事上的前进基地,加强对美军在第二岛链上唯一的关岛基地的压力,而菲律宾乃至澳大利亚的安全也将受到中共的进一步威胁。

因此,在中美冷战的背景下,中共的对台威胁再也不单纯是所谓的“统一”,而是中美军事对抗的一个关键环节和组成部分。美国的对台战略则是维持台湾的稳定和安全;对美军来说,中共的对台军事威胁与对美军事威胁是一回事,必须一体化应对。这也是为什么最近习拜视频会议花了大量时间来讨论双方的台湾问题立场,美方明确表示,不允许动摇台湾的安全。

据《美国之音》11月18日报道,最近率团访问台湾的美国联邦参议员柯宁回到美国之后表示,外界不应把台湾视为中共的终极目标,而是北京称霸区域与全球的第一块骨牌。他警告,若台湾倒下,“这不会是结局,而是开端”。他的这个说法和我在台湾的《政经最前线》节目中一再提出的判断相同。

柯宁11月17日在参议院院会分享访台心得时表示,这次出访有机会聆听美国军事领导阶层、重要区域伙伴的意见,对区域面临的威胁与挑战有进一步的了解,这些安全威胁主要来自中国。访问团成员在印度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及内阁成员会面,讨论了中国威胁,其中一项重点就是中国犯台时程表。柯宁引述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的话说,台湾不只是台湾问题,“攸关的远远不仅是一个国家的未来,而是北京在区域的整体实力与野心。”柯宁指出,若中共夺下台湾,恐不会就此止步;因此,外界不应把台湾视为中共的终极目标,而是中国试图称霸区域与全球的“第一块骨牌”。他警告:“若台湾倒下,这不会是结局,而是开端。”

现在,台湾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中美冷战中的一个主要关注点,美国和周边国家都意识到,台湾的安危就是亚洲的安危,而亚洲的安危关系到世界的安危。如果说,上个世纪的美苏冷战,欧洲是可能爆发热战的前线,而西德首当其冲,那么,这次中美冷战,可能爆发热战的前线在亚洲,是台湾首当其冲。也就是说,在中美冷战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台湾问题被纳入了中美冷战的全球格局之后,台湾问题就不再是两岸关系问题了,它已经变成了中美冷战的前线安危问题。

美苏冷战期间,西德的对面是东德和苏联集团的军事威胁,东德与西德处于冷战前线的对立和对抗之中。那时,从来没人把这种对抗视为东德和西德的内政问题,西德也几乎没有人因为老家在东德,就强调“血浓于水”、主张“和为贵”;相反,全世界都明确地知道,西德就是美苏冷战中西方的前线,前线崩塌,后果不堪设想。从这个角度来思考,也许可以说,台湾问题已经被中共钉在中美冷战的框架内,相关国家正在学会从这个角度来认识台湾的安全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