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习近平讲话印证美国对中共军力评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28日,中共军委召开人才工作会议习近平讲话要求“抓好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新型作战力量人才、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高水平战略管理人才培养”。他的话印证了美国对中共军力弱点的评估。

美国点出中共军队的人员弱点

11月17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向国会提交了2021年度报告(2021 REPORT TO CONGRESS of 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报告认为,中共军队已经或即将拥有入侵台湾所需的初始能力,并对美军造成越来越多的威胁,但中共军队仍然存在联合作战和人员素质方面的弱点。

报告评估,中共军队尚未有效培训指挥官和人员,以胜任计划、协调和实施必要的联合行动入侵台湾。指挥官需要负责空中控制、海上控制和两栖作战部队的协调,以及面临通信中断时的处置,如何调动后续部队等。这些操作需要高度适应性,由能够做出战场决策的指挥官领导,中共领导人恰恰反复强调中共军队缺乏这些品质。

习近平中共军委人才会议上确实强调,“精准高效配置军事人力资源,确保人才得到最佳配置、发挥最大效能”;“推动军事人员能力素质、结构布局、开发管理全面转型升级”,“关键领域人才发展取得重大突破”;“抓好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新型作战力量人才、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高水平战略管理人才培养使用”。

这段话表明,中共军队不仅缺乏各类人才,即便有限的人才还并未“精准高效配置”,也未“发挥最大效能”。

美国报告描述,十多年来,中共领导人不断指出某些中共军事人员的能力低下,抗拒新作战理念,中共军队在训练方面面临持续挑战。

中共党媒报导习近平讲话的题目是“聚焦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 深入实施新时代人才强军战略”。看来中共军队离所谓的“强军”差距不小,不仅是装备的差距,更是从上到下的人员素质差距。

中共军网报导的“多兵种”训练

中共军网迅速总结了习近平“重要讲话要点”,但网站上的军队训练报导却继续不给力。

中共军网11月25日在《铁流滚滚 合成突击 ——第72集团军某合成旅实战化战术演练掠影》的报导中描述,“皖东山区,夜色如墨”,“多路装甲突击群发起突击……枪炮声、爆炸声不绝于耳……就在装甲突击群冲击受阻时,炮兵射击阵地上战炮怒吼……榴弹炮、火箭炮多轮打击过后,坦克、步战车交替协同,从不同方向对多个目标实施火力打击,演练进入白热化”。

文章描述似乎热闹,但没有解释为什么“装甲突击群冲击受阻”,需要炮兵支援轰击。坦克、装甲车部队受阻,可能有几种情况:一是敌方有强大的反坦克武器体系,无法突破;二是遭遇敌方坦克群;三是遭受敌方武装直升机、甚至高空飞机的空中打击;还有可能是上述的组合。

这段演习描述的更像是第一种情况,在敌方的反坦克武器面前,“装甲突击群冲击受阻”,表明敌方火力相当强大,能打穿坦克装甲,坦克本身的火力无法压制,应该至少先头部队的部分坦克被击毁,后续坦克、装甲车不敢再贸然前进,于是请求后方炮兵火力支援。

不过,文章描述的训练一开始,却没有先用炮兵进行轰击,而是装甲部队直接冲击。装甲部队发起冲击,表明了解敌方阵地位置,为什么“装甲突击群冲击受阻”后,炮兵才轰击呢?这样的逻辑不通。战斗应该由炮兵先打响才对,这属于基本常识。

中共第72集团军隶属东部战区,应驻浙江湖州,6个一线作战旅中,有两栖合成旅2个,中型合成旅2个,重型和轻型合成旅各1个。此次演习的应该是重型或中型合成旅。第72集团军和驻扎福建的第73集团军,各有两个两栖合成旅,应该是准备攻台的首批部队,这次演练或许在模拟成功登陆台湾后的纵深攻击。美国报告评估中共具备了攻台的初始作战能力,大概中共非要展示一下全面作战能力。

文章引用某炮兵营长的话说,“让多型作战力量在动中实施打击,有效促进了多兵种战术融合”。该旅领导还介绍说,锤炼了“实战能力,检验了部队年度军事训练水平”。

仅仅是装甲部队和炮兵协同的一次打击演练,就成了“多兵种战术融合”,但打击顺序不符合逻辑。此外,演习没有模拟战场上很可能出现的坦克大战;也没有看到现代化陆战中的直升机攻防;还未见到无人机侦察、以及防空等项目;更没有空军、火箭军的协同;离“多兵种战术融合”相差尚远,但这大概就是目前中共军队的“实战能力”和“训练水平”了。

美国报告点中了要害,习近平和中共军委也清楚,但似乎并无有效的改进办法。

更多报导透露的尴尬

中共军网同时还在《摩步连长变身“合成指挥员”,一场“跨界之变”》一文中描述,80集团军某旅合成三营摩步七连连长刘志立称,“多想想怎么用好炮兵、工兵、陆航等配属力量,眼睛不能只盯着自己手上的兵力”。文章称他“每天都在向‘合成指挥员’奋力奔跑”,还被称作“全旅官兵转型蜕变的一个缩影”。

可见,中共自己也承认,部队一线官兵还没有完全掌握合成兵种战术。报导还称,该旅“先后邀请10余名院校专家进行专题授课辅导”,“将官兵引向未来战场”。

中共军队没有多兵种合成的经验,从哪里冒出来的“专家”?这些院校的“专家”恐怕只有书本理论,实作经验很可能还不如一线部队。中共军队若真有多兵种合成的“专家”,也就不会成为长期弱点了。

文章最后称,“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召开后,全军各部队立即掀起学习热潮,通过学公报决议、读新闻报刊、听军营广播、谈心得体会等多种形式,坚定官兵铁心向党的政治信念”。

这些政治学习和人人需要表忠心活动,应该比训练抓得更紧,各级军官恐怕谁也不敢怠慢。

中共军网还在《专业交叉、岗位互换,一批能打赢的复合型指挥员来了》的文章描述,“初冬时节,第72集团军某旅组织对抗演练。刚从炮兵排长转岗未满3个月的侦察排长王强……带领侦察小组成功对‘敌’实施渗透侦察,精准引导后方火力打击‘敌’炮阵地”。

这类“跨专业交叉任职”,被宣传为“复合型指挥人才培养方案”,还称“缩短能力生成周期”,“自身军事素养和指挥水平得到明显提升”。

这再次表明,中共军队的合成训练,根本没有真正的“专家”或老师,一线部队仍然只能靠自己摸索,却称“一批能打赢的复合型指挥员来了”,欺上瞒下的造假功夫倒是做到了家。

习近平在讲话中也说,“要坚持走好人才自主培养之路,坚持军队培养为主、多种方式相结合”,“加快建设一流军事院校、培养一流军事人才”。

看来,中共军队还只能继续摸索。

政治忠诚始终摆在第一位

习近平还说,“必须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贯彻到人才工作各方面和全过程”,“政治标准是我军人才第一位的标准,政治要求是对我军人才最根本的要求。要牢牢把住政治关”,“确保培养和使用的人才政治上绝对过硬”。

这意味着,即便有些军事才能的人,若不会搞中共政治的那一套,去违心表忠,阿谀奉承、左右逢源,说些冠冕堂皇的官场话,也难以获得重用,这样的人往往又不大懂中共的官场陋习,应该也没有时间、甚至不屑于顾及中共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相反,那些善于钻营、投机取巧、不务正业的人,却可能不断升迁、占据高位;这样的人一旦掌权,又必然会打压专业强于自己的人才,特别是敢于说真话、指出问题的人。

所谓的政治标准,实际是中共军队人员素质无法提高的根本原因;中共领导人害怕政变,因此历来首先强调忠诚,而不是专业素质,这也是中共党军的死结。

11月28日,中共军网同时刊登《全军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宣讲团赴国防科大宣讲》一文。中共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专家”,也就不难想像了。

11月23日,中共还召开了全军后勤工作会议,习近平当时讲话称,要“聚力创新转型,突出规范集约,注重自身过硬,扭住现代军事物流体系和军队现代资产管理体系建设不放松,加紧破解后勤保障短板弱项”。

美国报告评价,中共军队工业和后勤系统的弱点,可能也会危及部署或维持大规模军事行动;中共联合后勤保障部队尚未证明超出中国边界或处于战争压力之下的能力。

美国对中共军队弱点的评价,基本上都被习近平的最新讲话证实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